在B站做互動遊戲的UP主:另類的崛起,半年漲粉70萬
2020年03月02日15:48

  一位互Activision頻UP主的崛起。

  筆者在 bilibili(B站)上見證了一次非常誇張的漲粉。

  我於去年9月關注了一個名叫‘打泥泥’的UP主。那時,他在平台上算是個無名之輩,粉絲也就千百人而已。兩個月過後,UP主更新動態,慶祝自己的關注量破萬——但這沒什麼叫人在意的地方。然而時間僅僅又過去三個月,此人的粉絲,居然轉眼暴漲至70多萬。

  在打泥泥發表自己粉絲過萬的那條動態里,不少人以留言方式記錄著UP主粉絲增長的過程。其中有人說到,‘粉絲數每天增長以千計’,‘親眼看見漲粉速度飛快。’

今年2月25日,UP主粉絲量突破70萬
今年2月25日,UP主粉絲量突破70萬

  這太誇張了。短短數月,無名UP主成了眾人追捧的新星。筆者曾結識一位主做‘吃雞’的UP主,他告訴我,自己全職做主播兩年多,粉絲量一直卡在20萬出頭。

  他能有20萬粉,還得拜‘吃雞’熱所賜。而那位打泥泥的迅速走紅又是靠什麼呢?舞蹈,鬼畜,搞笑,遊戲解說,數碼測評,還是發福利?

  其實,這位朋友是在視頻平台上做‘遊戲’的。

  在B站上做互動遊戲

  B站還能做遊戲?是的。從2019年7月8日起,該平台就已上線‘互Activision頻’功能。利用這一功能,UP主們可以創作內置互動選項,並且擁有多個劇情走向的視頻內容。將這種創作加以遊戲化之後,視頻也就給觀眾帶來了玩 AVG 文字冒險的體驗。

觀眾通過選擇,主動參與故事的走向
觀眾通過選擇,主動參與故事的走向

  打泥泥就是一位創作‘互動遊戲’的UP主。打開他的個人主頁,你會發現此君從去年9月至今,接連投稿28條視頻,其中27條視頻的標題,前綴著‘互動遊戲’或‘互Activision頻’的標籤。

  其中影響力較大的,要屬其‘互動遊戲’系列。該系列迄今有十部作品,每部作品以恐怖懸疑為劇情內核,玩家在其故事中大多扮演著偵探角色,通過在一些關鍵行為上的選擇,來推理和破解殺人懸案或神秘事件。

  比如在打泥泥2月17日發佈的《超自然事件》這部作品中,其主線內容,由小鎮居民遭遇離奇截肢的現象展開。玩家在遊戲里經曆的選擇,便是一步步偵破這個離奇事件的遊戲過程。

《超自然事件》
《超自然事件》

  聽起來,這些遊戲的玩法和互動結構比較老套單一,似乎沒什麼出新出奇的地方。但在打泥泥的這些作品中,少則有四、五十萬的點播,多則達到了三百多萬的播放量級——這個數據意味著相關作品可是要登上B站平台全站排行榜前列。

  打泥泥有兩部作品最受歡迎,一部《灰太狼之死》最高到達單日全站排名第五,一部《比奇堡連環殺人事件》最高單日全站排名第三。還有2月初發佈的《白雪公主殺人事件》,也曾躋身Top 20。

  UP主瘋狂漲粉至70萬的背後,就是這些標題看起來聳人聽聞的互動遊戲。說個數據,2月17日此人發表新作,之後連續七天每日漲粉超過5千。

  一位無名UP主的反超

  筆者為什麼要在意打泥泥的崛起?B站上在互動遊戲領域做出成績的UP主,又不止他一人。

  但要知道,這是一名起初並不起眼的互Activision頻創作者:B站曾在去年秋天組織過一場互動遊戲開發大賽,打泥泥的參賽作品沒有入圍決賽圈;此後,UP主被評為第五屆B站新星,不過沒有進入頭部推薦名單之內。

  誰也不會想到,這樣一名小角色實現了大反超,並且被人奉為‘互Activision頻大佬’。看一個影響力對比:B站互動遊戲大賽金牌得主,大偵探任天狗的粉絲量目前是14.7萬;打泥泥截至今日的粉絲數量則是71.9萬。

一名知乎用戶對於打泥泥的評價
一名知乎用戶對於打泥泥的評價

  結合互Activision頻的創作環境來看,這名UP主的突圍顯得別有深意。

  首先,‘互Activision頻’或者是‘互動遊戲’四個字,目前已經不是熱詞了。現在的背景是,《隱形守護者》受人追捧已經過去一年;B站全力推廣互Activision頻也已經過大半年;行業里關於‘互Activision頻’的風口論,也有小半年時間沒聽人提起了;騰訊、優酷、愛奇藝在此領域的佈局,目前也沒有太大的聲勢了。

騰訊視頻在年初推出了《拳拳四重奏》互動劇
騰訊視頻在年初推出了《拳拳四重奏》互動劇

  其次,用戶對互Activision頻逐漸冷淡之後,創作者本身,也很難持續保持對新領域的關注和熱情。

  拿B站平台來說,其互Activision頻的井噴階段,是在去年9到11月份。彼時,B站互Activision頻負責人李超然在接受 InfoQ 採訪時表示,截至到19年11月,‘互Activision頻的頻道內,有超過3億次的視頻播放量,1萬多個用戶自製稿件。’

  到今天,B站沒有對外公佈新數據,但部分曾在去年秋天嚐鮮創作過互Activision頻的UP主,已經很久沒有推出新作了。如果進行關鍵詞搜索,你會發現熱播視頻大多是在去年11月份發佈。

  UP主創作熱情消散的原因也很好理解:互Activision頻的製作成本太高了,你要花超過製作普通視頻的時間,來創作一條互Activision頻,但是所能獲得的回報,卻未必與投入相匹配,甚至回報還很不明朗。

  最近,一位在知乎上參與討論B站互Activision頻話題的UP主說,他已經寫了萬字劇情,但‘看了一圈回答,我感覺自己已經涼了。’

  如此環境之下,打泥泥,一個草根,他在B站互Activision頻頻道內的活躍表現,就顯得很另類了。他做到了持續創作,高產不停,日增千粉。他的相關互動遊戲被討論,被解讀,被模仿,甚至於成了其他UP主二次創作的對象。

UP主Cohiro的致敬作品:《打泥泥之死》
UP主Cohiro的致敬作品:《打泥泥之死》

  自成一派的創作模式

  這名UP主在創作上到底抓準了什麼?除了UP主本身有不錯的劇本創作能力之外,筆者覺得還有3點值得說道。

  首先是題材的獵奇化。他的系列視頻總是繞不開駭人聽聞的恐怖殺人事件。而在這些獵奇故事中,還有一部分是以我們熟悉的經典動畫、童話作為背景。比如說,《灰太狼之死》之於《喜羊羊》,《比奇堡連環殺人世界》之於《海綿寶寶》,《野比大雄的心臟》之於《多啦A夢》。

《灰太狼之死》
《灰太狼之死》

  灰太狼死於非命,喜羊羊宣告它是被自己殘忍殺害,而沒有了天敵之後,在一群善良的羊羔當中,慘劇還是接連發生,到底誰在幕後作惡,是狼還是羊?把我們熟悉的動畫角色按照懸疑邏輯重新解構之後,其中的故事還是很吸引眼球的。

  況且,‘兒童鞋墊’這樣的反類型的同人創作,可以說是B站這些年的新寵兒。但在打泥泥之前,少有UP主把此類創作構思化用於互動遊戲當中。UP主也有完全原創的作品,不過在其所有創作當中,這類遊走於侵權邊緣的作品目前是最受歡迎的。

相關作品被人稱之為‘毀童年’系列
相關作品被人稱之為‘毀童年’系列

  其次,打泥泥的系列視頻在視聽風格上,與其獵奇題材保持著調性統一。他的相關作品談不上畫工精美,甚至說有種‘肮髒’的觀感;但其風格化突出,營造了一種童話與恐怖的反差。

  比如在《比奇堡連環殺人事件》這部互動遊戲中,原本我們印象里繽紛的海底世界變得恐怖陰森,蠢萌可愛的海綿寶寶變得凶神惡煞。在多數時候,作者還會把血腥場面,用很稚嫩的繪畫表現出來。這反倒強化了‘邪典’的意味,製造出不錯的觀賞性。

  最後,創作者找到了一種平衡創作成本的模式。打泥泥平均兩週出一部互動遊戲作品,每部作品的總時長一般在15分鍾到20分鍾左右。早期作品多是在經典 ACG 上的再創作,效率快容易理解;而目前的作品則具有較高原創深度,作者依然高產。

  如果打泥泥是個人作者,那麼他創作效率的實現,主要得益於儘可能地做減法。就像《隱形守護者》一樣,打泥泥的系列創作接近於‘有聲圖片劇’的形態。它沒有實景拍攝,同時也很少有動畫場景。作者是用繪製好的圖片加上各種濾鏡和蒙太奇手法來表現劇情發展。

  與此同時,這些互動遊戲還有旁白。儘管是使用AI配音的方式來完成,卻也實現了不錯的劇情代入感。通過這些省成本的操作,互動遊戲製作體量就已被控製到相對理想的程度了。

  B站上採用如此模式的懸疑類互動遊戲不在少數。而我們也不難發現,這種滿足用戶探秘、獵奇心理的懸疑互動遊戲,在創作上更具可持續性。畢竟,人人都有好奇心。

  互Activision頻還沒走到頭

  B站互Activision頻推出之時,相關投稿曾百花齊放。有做問卷測試的,有做模擬抽卡的,也有做劇情互動與狼人殺的,還有做戀愛模擬的。B站自己還將這個功能應用於營銷環節,比如在《雙生視界》公測前夕,它就邀請知名UP主製作了遊戲的互Activision頻,來幫助推廣。

《雙生視界》互Activision頻
《雙生視界》互Activision頻

  把時間線拉長至半年,我們現在會發現,互Activision頻可能離B站主流偏好又遠離了一些。觀眾熱情有所減退,UP主的創作陷入倦怠。這些情況免不了讓觀望者體會到互Activision頻的一絲‘涼意’。

  但我們仍然無法否認它的潛力。你瞧,鮮有人再提互Activision頻的時節里,B站上其實還有相關互動遊戲創作已經走得十分長遠了。

  而打泥泥系列視頻的意外躥紅,反映了一種情況:互Activision頻雖有些‘退燒’了,但其潛力還沒有被充分挖掘出來。互Activision頻的玩法肯定不止局限於文字冒險,如果加深互動性,創作者是否還能實現其他腦洞呢?

  這就像互Activision頻的核心玩法本身:多一種可能,多一種走向。

  來源:遊戲葡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