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應對的金融參考:週期,帶走時點的恐慌
2020年02月29日07:31

原標題:疫情應對的金融參考:週期,帶走時點的恐慌

之前讀書看過張五常先生著作中提到一段故事,說他幼時正值日軍逼近,香港將淪陷前夕,當時秩序崩壞,物價飛漲,港幣的500元面值鈔票竟無商家願意接收。張先生母親將幾個孩子分送內地各處,為的是無論時局,到時孩子們應總有幾個可以活下來。另外,以低廉價格買入不少大鈔,以小鐵箱裝好埋在地下,說到香港如有光複那天,政府不會不承認舊港鈔。四年以後,日本投降,香港光複,這些港幣大鈔恢復原值,成了張五常先生家當時一份額外的經濟支援。

張五常母親當時的膽識和對未來的信心令人欽佩,在劇變的時點,如何展望和看待後續的世道情狀,如何分散風險和投資,體現的不只是應變能力,更是人生大智慧。

大事發生,令許多人當時對未來茫無所知的時點,其實也並不罕見,甚至一個月前就是類似的一個。

春節開始驟然緊張的新冠肺炎疫情,在不同的人心裡,應有不同的感受,有悲觀或樂觀的不同預期。總體對未來的擔憂也反映在資本市場上,春節後的第一個工作日——2月3日,那天A股鼠年開市,股票市場在開市後大跌,上證指數一度下跌8%,資本市場哀鴻遍野。在當時瀰漫市場的恐慌之下,卻有一句看似玩笑的話倒不無道理:“不用恐慌,疫情過去了,股票自然會漲回來;要是疫情過不去,那也就不用再擔心錢的問題了”。

金融市場充滿波動,利率、彙率、股指、石油期貨、黃金價格、經濟政策,乃至就業率和採購經理指數等等,無一日不在變動,唯一不變的可能只是“變動”本身。時點也是變化著的大趨勢的薄薄切片,大多數的日子,市場只有些微的變動,而這些微與毫釐背後,卻孕育著由無數時間的切片連接而成的循環往複,盈缺輪迴。

時點累積而為長期變動,那便是週期。比如,在投資週期領域里有座著名的虛擬“時鍾”,那就是所謂的“美林投資時鍾”。2004年,美林證券(Merrill Lynch)分析師Trevor Greetham發佈的研究報告提出了這一理論,即由經濟增長和通貨膨脹狀況,經濟的運行不斷在複蘇、過熱、滯脹與衰退中循環,而在這個鍾面一樣的圓圈上,股票、商品、現金與債券輪番上場,在不同階段扮演不同的最佳投資品角色。這一投資策略簡易若此,投資的大品類只要跟著美林鍾面的時針順時針旋轉,大概率便不會出錯。美林投資時鍾深入人心,但略微反諷的是,以其名字命名投資時鍾的“美林證券”,卻在上一場金融危機中因經營不善被美國銀行收購,從此不再作為獨立法人主體而存在。

美林時鍾覆蓋的時期短,若論更長的週期,比較著名的有近幾年才在國內開始廣為人知的“康波理論”,已逝的原中信建投證券分析師周金濤是中國康波理論研究的開拓者,他一句“人生發財靠康波”的名言讓很多人第一次聽說了“康波理論”。這一理論出自俄國經濟學家康德拉季耶夫,涵蓋的時間長達60年,可分衰退、投資、繁榮、過度建設和混亂等時期,每一時期分別長達10年或20年。近代史按照這一理論來看的話,也不過才經曆了5-6輪週期。以蒸汽機的使用為標誌的第一輪康波自1790年開始,之後,世界經濟又曆經了鐵路為標誌的第二輪,汽車製造為標誌的第三輪,電子產品的第四輪,互聯網的第五輪。到當下,有經濟學家說,我們大約站在第五輪的衰退中,也有說我們在第六輪康波的起點。以終為始,以始為終,也許他們說得都對。

金融資產價格的變動與週期及時點都休戚相關,週期對於價格的影響恢弘而無聲,不知不覺中,股票、貨幣、債券或貸款的價格已經在週期的波峰、波穀里完成了輪迴,彷彿自然界的四季交替,每一天看似變化不大,然而自有寒來暑往、冬去春來。時點則會以激烈的動盪震撼市場,在激烈的時點,價格可以一飛衝天,也可以高台跳水,無論是固定收益產品還是權益類資產,都有可能在極短時間完成財富累積,或者造成價值消滅。這短時間內的變化更像天氣劇變,風雲際會時,狂風呼號,電閃雷鳴,須臾之間,又有可能彩虹飛度,風和日麗。

在不同的週期與時點上,由於人們對未來有著不同的看法,看空者賣出,看多者買入,金融交易方始成立。

2008年9月,美國投行雷曼兄弟轟然倒地,席捲全球的金融海嘯於是達到頂點,全球金融業風聲鶴唳。當時,筆者在中資銀行海外分行工作,所負責的業務包括國際銀團貸款,恐慌稍過後,一些主流公司的銀團貸款價格依然明顯下行。如航空業的漢莎航空,鋼鐵業的米塔爾安塞勒,其銀團貸款的ALL-IN(全部)收入達到了400基點,在平時價格僅在30-40基點而已。我們認為即使歐洲經濟下行持續,這些標杆公司的償債風險應仍有限,隨後購入數億歐元,後上述貸款按時收回貸款本息。我們也因當時看法的正確而獲得高回報。利差收益這樣高的優質資產,後來多年再未有過。週期浩浩湯湯,時點風雲突變,深受影響的又何止金融資產價格而已,金融資產價格的變化可以通過“不參與”來規避,若不炒股,股價的上竄下跳又與我何干;若不在金融行業,貸款、債券的漲跌似乎也離得遙遠。但當如此次疫情這類重大事件發生時,穹頂之下,卻無人可以置身事外。

金融的時點考驗金融圈內的投資能力,社會的重大時點考驗每個人的人生態度。一念之差,往左是悲觀主義,往右是樂觀主義;坦蕩或恐慌,一念可以成佛,一念也可以成魔。這次疫情發展至今,時間雖短,但已經給了許多人檢驗自己判斷力的一個機會。捫心自問,一個月前,你是怎樣看待疫情之後的發展?你又怎麼預期未來?

時點是週期的一個個微末之處,哪怕是10年的週期,對人生來講也已漫長,更不用說一生只輪到一次的康波長週期。在每一天的當下,我們中的絕大多數跳不出“只緣身在此山中”的狹隘與偏見,我們面對的是週期的碎片,大部分時間里,日複一日的日子甚至冗長而無聊,每一天的起承轉合依靠的可能不是抉擇,而是慣性。

但同時,我們會不時遇見需要大智慧與大判斷的時刻,就像這次疫情的來臨。“沒有一個冬天不會過去,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哪怕這句話在當時聽起來有一些蒼白,但跳出時點的局限,從週期的角度來看,四季更迭,柳暗花明,是足夠硬核的道理。

當真正的大事件來臨時,但願我們能看清迷霧中的未來,有足夠的信心前行。

(作者薛鍵為某外資法人銀行總行部門總經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