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啟蒙者」舒拉寶娃:當顏值成第一生產力
2020年02月28日09:15

舒拉寶娃
舒拉寶娃

  瑪利亞·舒拉寶娃通過一篇《Vogue》的文章來宣佈結束自己的職業生涯。這個選擇很突然、很時尚,總而言之,這就是她,是一個大女主在轉身告別時會有的姿態和派頭。

  從2001年轉入職業,到2020年轉身告別,19年來這位美豔、高冷的俄羅斯女郎留給世界太多太多不可磨滅的印記。

  毫無疑問,這是她作為球員的成功,也是她作為WTA劃時代偶像的成功。從少女時期就被WTA、賽事以及贊助商認真包裝的她順應了時代潮流,從一名被開發者變成了企業家,從被啟蒙者變成了啟蒙者。

  在瑪利亞·舒拉寶娃之後,網球開始變得不同:球員們的目標不再只是冠軍和獎金,她們努力地從多個維度開發自己,既是資產又是老闆,形成一個無論內在還是外在都更加完整的自我。

  美貌成為生產力

  在女子網壇,從面容到身材,從服飾到姿態,這種「美」一直都是天生的、自然的、從有比賽的那一天就存在的。

  例如蘇珊·朗格倫輕盈的紗裙下裸露的小腿,加布里埃拉·薩巴迪高尼濃密的黑髮和濃鬱的拉丁風情,以及庫爾尼科娃在球場內外所呈現出的健康和性感……

  不過,一直到舒拉寶娃出現之後,這種美才真正被重視起來,成為網球經濟中一種可以和球技並重的生產力。

  一切都要從2004年說起,那時的舒拉寶娃還只是一位17歲的小女生。當她來到溫布頓參賽時,除了她和她的父親,沒有人相信她會在那裡創造奇蹟。然而她愣是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以「黑馬」的身份一輪又一輪不斷獲勝,最終來到了莎蓮娜·威廉斯的面前。

  面對年長自己6歲的衛冕冠軍,年輕的俄羅斯女生進入狀態很快,她一上來就把對手打得沒脾氣。現場觀眾和美國人一樣都還沒來得及做出什麼反應,首盤的比數就變成了6比1。

  接下來儘管韋舒亞奮起直追,可舒拉寶娃還是以6比4鎖定勝局。全英草地球會一片歡騰,人們在錯愕、驚歎、讚美當中迎來了新的冠軍——一個溫網歷史上僅次於辛吉斯後第二年輕的女單冠軍。更關鍵的是,她比歷史上所有冠軍都要美貌,身材也更好。

  和一些「花瓶」相比,舒拉寶娃擁有絕對強大的實力。

  一夜之間,金髮長腿的舒拉寶娃成了人們眼中的「黃金寶貝」,贊助商也揮舞著支票蜂擁而來。除了原有的服裝贊助,她一口氣接下了手機、相機、手錶、洗髮水、香水、皮具等涵蓋不同領域的大單。

  她在IMG的經理人馬克斯·埃森巴德透露:「當時,我的郵箱里全都是希望她代言的郵件,手機也總是響個不停。」

  贊助商都是逐利的,他們看重的是她的商業潛力,這種潛力包括成績,也包括美貌。儘管把後者單獨拎出來有政治不正確的嫌疑,但它的確是商業社會顯而易見的影響價值的因素之一。

  在庫爾尼科娃因為遲遲拿不到冠軍而無法獲得更大的合約時,舒拉寶娃的橫空出世讓所有人意識到——他們將要迎來一個新的網球經濟時代了。

  WTA和賽事方自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無論走到哪裡,俄羅斯女生都是拿來宣傳的頭牌:拍攝海報、舉辦簽名會、為主辦方站台,她的人氣從來沒有讓人失望過。

  「美」名正言順地被討論、被變現了,它成為了生產力,也成為推動網球項目在世界範圍內繼續發展的因素之一。和她一起,同時代以及稍晚時候的安娜·伊雲諾域治、瑪利亞·基里蓮科、安娜·查克維塔澤、妮可爾·瓦伊迪索娃受到人們更多的青睞。

  跨界產生影響力

  美成為網球經濟不可或缺的因素,是時代推進的結果和需求,舒拉寶娃剛好站在了那個時代的最高峰。

  她就在那裡,以五屆大滿貫冠軍暨全滿貫得主的身份,成為女子網壇和韋舒亞廉姆斯並列的偶像級人物——她們都從不同的層面改變了這項運動,也改變了這項運動所依存的世界。

  對於舒拉寶娃本人來說,球場上的戰鬥精神、面對傷病的頑強不屈、越是不擅長的事情越要把它做好的執著,是她能夠不斷攀升的原動力。

  當她把WTA的「Strong is beautiful」的口號寫在身上時,外在和內在、自我和集體都變得統一起來,她是網球世界的頭號招牌,也是頭號大使。

  除了網球本身,這位大使還吸引了其他領域的目光。在她的成長過程中,她不斷結識著體育界、娛樂界、時尚界、文化界、商業界以及政治界的人物。

  美國版《Vogue》主編安娜·溫圖爾、美籍韓裔設計師鄭杜里、時裝設計師Vera Wang、建築大師科蘭克·蓋里以及著名演員米歇爾·崔切伯格都是她的好友,他們出席她的生日晚宴,和她一起設計服裝、首飾,邀請她以不同的裝束登上各類雜誌的封面……

  和時尚以及娛樂界的良好關係讓她成為電影首映禮以及秀場上的常客。她多次現身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舉行的Met Gala慈善晚會,2016年一襲高開叉紅裙搭配優雅的回眸一笑讓人印象深刻。

  本月初,奧斯卡頒獎典禮後的「名利場」晚宴上,也可以看到她身著黃色透視曳地長裙的身影——她的照片依然是一個美好的背影,但和之前不同的是她的身邊多了一位護花使者亞歷山大·吉爾克斯。

  不只是在攝影記者的鏡頭下留下靜態記憶,她還客串了辛特拉·布洛克、凱特·布蘭切特、安妮·海瑟薇、海倫娜·伯翰·卡特、Rihanna等人主演的電影《Ocean‘s 8》,背景就是Met Gala。

  在詹妮弗·安妮絲頓、瑞茜·威瑟斯彭主演的美劇《Morning News》里,她也以畫中畫的形式出現,在「早間新聞」里接受兩位女主持人的採訪。

  此外,俄羅斯總統普京也是她「Friends list」上的人物,他曾經公開發文為其慶生——2014年2月的索契冬奧會開幕禮上,她又作為主會場的第一棒火炬手出現。

  對於舒拉寶娃來說,人生不只是那一塊網球場,它充滿著各種挑戰和各種可能。

  就像南非前總統尼爾森·曼德拉所說的那樣,「每當你爬完一座高山,你會發現有更多的山在等著你」。從球場到秀場,從一個領域到更多領域,長袖善舞的俄羅斯人不斷嘗試,不斷把網球的外延擴大,不斷地完成著個人的蛻變。

  在她的影響下,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網球,願意瞭解並且投身其中;穆古魯紮、姬維杜娃等越來越多的選手登上雜誌封面、大小屏幕,去展現這項運動的力與美,講述自己和網球的故事。

  資源整合向心力

  從2001年到2020年,舒拉寶娃覺得自己在職業網壇待的時間已經足夠長了。如今,32歲的她決定放過自己,不再和承載著各種傷病的身體較勁。

  憑藉著最初的執念,她把曾經遙不可及的東西變成日常,在這個過程中她不斷成長,從WTA、贊助商、經紀公司、傳媒機構、各界好友以及所有合作者的身上汲取營養。

  她的社交能力越來越好,對自己的商業能力也越來越有信心——「我希望人們不止注意到我的臉,我可以打球,也可以做很多不一樣的嘗試。」她一邊說著,一邊在2012年盛夏將籌備了很久的個人糖果品牌「Sugarpova」正式推向市場。

  「Sugar」是糖果,而「pova」則來自於她的姓氏「Sharapova」。這種每小袋售價5.99美元的糖果很快就風靡全球,紐約、東京、墨爾本、倫敦等地都開設了櫃檯,銷售業績相當搶眼。

  從那以後,出席WTA推廣活動或者參加巡迴賽時她時常會順帶推廣一下自己的糖果,甚至在賽後新聞記者會上讓記者們進行「消費體驗」。

  2014年,她在巴黎蘇伊士公開賽就帶著「Sugarpova」出席了記者會:「我說過如果我拿了冠軍就請你們吃糖,但現在我就想帶點糖來和大家分享。不過,不好意思的是他們就只給了我一包。」

  不要小看這一小包糖果,這是舒拉寶娃商業帝國的基石。邁出第一步之後,她還成為了護膚品公司「Supergoop」、社交軟件Charly的合夥人,投資了UFC終極格鬥冠軍賽,與知名建築師丹·梅斯合作設計酒店健身房……

  為了打造「舒拉寶娃商業帝國」,2016年她前往哈佛商學院進修商務課程,學習如何組建和管理團隊。此外,她還前往NBA總部實習,在3天的時間內參加了多場運營會議。

  在她的帶動下,越來越多的球員意識到除了打球他們還可以做更多的事情——賀拿普擁有多家渡假酒店,同時還資助了一支羅馬尼亞女子冰球隊;莫菲斯是某數字貨幣交易社交投資平台的全球大使,他自己會在數字貨幣上做長線投資。

  終於,在把自己毫無保留地奉獻給了網球,並且從網球中獲得了她想要的一切之後,32歲的舒拉寶娃要像曼德拉所說的那樣,去爬另外一座山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