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鼠、肉鴿、牛蛙還能吃嗎?最嚴野生動物“禁食令”出台,養殖餐飲業迎來洗牌
2020年02月27日18:53

原標題:竹鼠、肉鴿、牛蛙還能吃嗎?最嚴野生動物“禁食令”出台,養殖餐飲業迎來洗牌

最嚴野生動物管控措施已箭在弦上,養殖餐飲業該何去何從?

養殖竹鼠成名於Bilibili的華農兄弟,最新發佈的15個視頻里都沒有竹鼠露面了。1月19日,華農兄弟上傳了“第一屆鼠來寶賽跑大賽”,他們沒想到的是,這或許是他們最後一個以竹鼠為題材的作品。

1月20日晚間,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視連線時表示,根據流行病學分析,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很大可能是野生動物,“比如竹鼠、獾等。”

2月27日上午的廣州市疫情發佈會上,鍾南山院士再次提醒公眾,近幾十年來,近80%的急性傳染病都是從野生動物而來。

“吃野生動物本來就是人類的陋習,野生動物常常攜帶冠狀病毒。本世紀短短20年就已經發生三次冠狀病毒感染人類的情況,第1次是SARS,第2次MERS,第3次就是COVID19。所以製定相關政策,對以後突發性的傳染病,特別控製不明原因的冠狀病毒的傳播有重要意義。”

從最近的官方態度看,最嚴野生動物管控措施已經箭在弦上。隨之而來的問題是,養殖餐飲業該何去何從?

史上最嚴“禁食令”出台

2月24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關於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全面禁止食用國家保護的“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以及其他陸生野生動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飼養的陸生野生動物。

與以往不同,此次出台的《決定》堪稱史上最嚴“禁令”。

“原有的《野生動物保護法》重點保護範圍限定於瀕危、珍貴野生動物,主要是從延續物種的角度考慮。而《決定》既著眼於保護野生動物,更多的是從保護人的角度出發。” 廣州市律師協會副會長畢亞林表示。

需要注意的是,《決定》極大拓寬了野生動物的保護範圍。“所有地上走的、天上飛的陸生野生動物都禁止食用,列入畜牧法規定的豬、牛、羊、雞、鴨、鵝等‘畜禽遺傳資源目錄’的家畜家禽類動物除外。”廣州市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辦公室主任徐偉強告訴記者。

2月27日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製發佈會上,國家林草局野生動植物保護司副司長王維勝透露,目前領導小組已成立,明確要求各地對所有的野生動物人工繁育場所實施封控隔離,停止一切野生動物上市交易等活動。

白名單待完善,行業仍有變數

“禁食令”之下,養殖餐飲行業正迎來新一輪洗牌。竹鼠作為被點名的典型案例,兩湖、兩廣、雲貴、川渝、贛閩等地區的養殖和銷售已近停擺。

近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相關負責人在答記者問時也曾表態,“全面禁止食用決定的出台實施,可能會給部分飼養動物的農戶帶來一些經濟損失,有關地方人民政府應當支援、指導、幫助受影響的農戶調整、轉變生產經營活動,根據實際情況給予一定補償。” 現如今,大量的竹鼠養殖戶正在等待政策出台。

除此以外,還有大量難以界定能否食用的動物,正遊走在黑白名單之間。據農業農村部漁業漁政管理局副局長韓旭介紹,目前該部門正在和國家林草局協商,調整完善相關的目錄和配套規定,進一步明確禁食的範圍。

“在新的目錄出台之前,對於已經列入《國家重點保護經濟水生動植物資源目錄》或《人工繁育國家重點保護水生野生動物名錄》的物種,我們將通過文件的形式盡快予以明確。” 韓旭說。

肉鴿就是一例,雖不在2014年的《中國國家級畜禽遺傳資源保護名錄》內,但屬於《廣東省家禽經營管理辦法》的家禽範疇,也出現在深圳近日公佈的《深圳經濟特區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動物條例(草案徵求意見稿)》的“白名單”上。

大鴿飯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目前飯店運營並未受到影響,養殖場的供貨也正常。“我們屬於‘豬牛羊雞鴨鵝等’這個’等’字的範圍,屬於家禽。”該負責人解釋道。

牛蛙雖然不在“白名單“上,但餐飲經營暫未到受波及。記者在大眾點評上看到,廣州、成都等地的多家牛蛙飯店還在營業中,在截止發稿時的幾個小時內,點評內容仍在更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