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 盜號背後產業的過去、現在和將來
2020年02月21日18:28

  2020 年 1 月,Reddit 有玩家發現遊戲《CS: GO》中某款 PP 野牛皮膚市場價格暴漲,從不值一文驟升到 60 歐元以上,比特幣波動都沒這麼刺激。

  有人說這是某些用戶在轉移 Steam 錢包資金到新賬號上,畢竟沒有官方轉賬途徑,只能付出 15% 手續費的代價;

  有人說這屬於誤入洗錢現場,交易背後可能有一個被盜的賬號,或一張被盜用的信用卡,及一筆套現得來亟待處理的資金

  不管真相如何,該現象說明在 Steam 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確實存在不少別有用心的現金流,交織出一些不為普通玩家所知的晦暗產業。

  本以為與這些灰色產業永無交集,但有一次我 慘遭盜號,找回賬號過程中做了些調查,才發現圍繞著一個單純的遊戲平台,竟存在不少檯面下的湧動暗流。

  過去——被染上菠菜色的飾品交易

  丟號細節不再贅述,總之極端傻缺。為了申訴,我去請教了資深 Steam 飾品玩家 B 哥。

  拿《魔獸世界》的話來說,B 哥就是所謂的“地精玩家”,只不過他更愛“刀塔”和“反恐”,於是早早轉移到 Steam 平台,玩遊戲之餘,順帶倒騰飾品,慢慢做起了生意,還有了穩定的回頭客。

  總之 B 哥可能是最熟悉 Steam 諸般門道的人物。當他聽說我被盜號,第一句就問:“你的號里有飾品什麼的嗎?”

  “還真沒啥貴的飾品,最好的《CS: GO》槍皮膚也就十文錢的樣子。但是庫里的遊戲挺多,按購入價算應該上千。”

  “那你這號對盜號者而言沒啥價值,你堅持申訴就能找回來。”

  “啊?”在我看來,攢了大量遊戲的 Steam 賬號可是我重要的虛擬財產。

  “只是 Steam 庫存遊戲多,盜號者看來真沒啥大用”,B哥解釋說,“他們主要惦記那最重要的兩個 Steam 遊戲——《Dota 2》、《CS: GO》——裡頭的珍貴飾品。”

  B 哥的判斷確實有道理。

  總所周知,如今人們說 G 胖躺著賺錢,不僅因為他建立了以“減價騙錢”聞名的 Steam 平台,更因為他在《Dota 2》、《CS: GO》等火爆全球的多人遊戲里,實裝了一套飾品交易玩法:

  玩家通過爆肝升級、花錢開箱,可以入手英雄飾品、槍械皮膚;這類虛擬商品能與好友以物換物,或者掛到 Steam 社區市場中公開售賣;而 Steam 會從每一筆交易中抽成 15%。

  可能 G 胖自己也沒有想到,這套“飾品經濟”會成長為 PC 平台上唯一被大範圍認可的虛擬物品交易體系,帶來了源源不絕的利潤……和意料之外的問題。

  G 胖的微笑不只是減價騙錢、永不數3的微笑,還是從飾品、皮膚交易中抽油水的微笑

  一開始,玩家只是單純通過平台交易互通有無;後來 B 哥這類“地精玩家”入駐,炒股投資一般倒賣飾品,但也不超出玩票的範疇;直到博彩入場,事情就變得複雜與晦暗起來。

  如大家所知,賭博是個不好的事情,被幾乎所有政府限製。也許是為了逃避監管,博彩網站便選用 Steam 市場中價格相對恒定的飾品皮膚充當等價物,而知情人士也開始用“菠菜”一詞指代有關賭局。

  找到方法掩人耳目,飾品博彩業就慢慢發展起來。2016 年有報告顯示,飾品博彩網站中有 45% 提供電競博彩業務,45% 主營輪盤賭、猜硬幣等賭博項目,10% 則專攻模擬開箱;單電競博彩,就牽涉了約 800 萬美元的資金流動 [1]。

  在 2016 年,使用皮膚、飾品參與電競博彩已然成為行規,所占份額達九成以上

  蓬勃增長的博彩業催生了對飾品、尤其是珍惜飾品的巨大需求。玩家手裡的珍貴虛擬道具,比如龍狙,比如熾炎戰斧,除了炫酷好看,除了物以稀為貴,更在賭場上意味真金白銀,怎麼能不招賊惦記?

  於是什麼“戰隊缺人來加好友”、“喜歡你的飾品想要交易”、“點擊鏈接贈送免費皮膚”的花樣套路就在 Steam 上層出不窮,不管受害者有沒有珍惜飾品,總之先把號騙到手再說。“圖飾品不圖遊戲”的說法,由此而來。

  參與者需要授權博彩網站訪問自己的 steam 庫存,用通貨(皮膚、飾品、或乾脆就是美刀)交易給網站換取籌碼,再下注賭輸贏,事後再兌換回皮膚。但因為賠率設置等規則存在貓膩,最後贏的只能是莊家

  博彩反過來也影響了正常的飾品交易,在 B 哥的顧客里,就有買飾品拿去下注的。不過 B 哥始終對博彩這事不敢完全苟同,與之伴生的盜號會給做生意帶來風險不說,更關鍵的是:“菠菜就是個賭嘛,千萬別玩。有人說小賭怡情,但一旦玩上,80% 的人就會變成大賭。”

  “我見過太多家破人亡的了。”B 哥最後感歎。

  這話我沒敢接。

  現在——式微的博彩和新興的租號

  2019 年 12 月,學者 Nancy Greer 專門發了篇論文回顧飾品博彩的發展曆程。她比對數據,發現大不列顛地區青少年參與遊戲飾品博彩的比例正在下降:2017年,有 11% 的受訪青少年曾參與了電競博彩,2018年,這一比例銳減到 3% [2]。

  英國那頭飾品博彩風光不再,國內出現了類似的情況。B 哥吐槽說:“事實上,現在菠菜代幣涉及的遊戲,只剩下《Dota 2》了,而這遊戲的飾品價格似乎還在陰跌。”

  “不應該呀?電競賽事越辦越大,遊戲飾品也在推陳出新,菠菜怎麼會不景氣呢?”

  “你想,一個遊戲飾品要成為菠菜代幣,至少需要交易限製少、遊戲影響力大、飾品無綁定,缺一不可。” B 哥回答,“而同時滿足這三個條件的 Steam 遊戲越來越少了。”

  比如《CS: GO》,2018 年 3 月施行了“7 天交易冷卻”的限製措施,皮膚被買下後的 7 天內,無法再次流通。每天經手成千上萬皮膚的博彩網站被這個舉措弄得夠嗆。

  其實 Steam 與博彩網站的鬥智鬥勇從 2016 年就開始了

  《Dota 2》雖然沒有嚴苛的交易限製,但其人氣被多款 MOBA 競品大幅分流。玩家少了,看比賽的人也少了,賭局自然不複往日熱鬧。

  自 2016 年以來,《Dota 2》就在緩慢流失玩家。最近一次玩家數大幅上升是在2019年年初,原因可能是“自走棋”大火

  被稱為“刀牌”的《Artifact》一度看起來頗有前途,剛發售時,甚至出現過“一張斧王卡價格破百”的“炒股”盛況。奈何這款遊戲設計有問題,被玩家迅速拋棄,大批量的卡牌、飾品交易自然無從談起。

  而從 2017 年開始走紅的《絕地求生》(PUBG),推出飾品、開箱系統後過了一段時間,就似乎察覺某種危險的氣息,在 2018 年 5 月一刀切禁止了玩家間物品交易,用粗暴手段封堵了流通途徑,讓吃雞飾品避免淪為新興代幣。

  在 PUBG 官方插手前,遊戲里的稀有平底鍋甚至被炒到 19 萬人民幣

  就算在最近的《Dota2》賽事中,仍有疑似“博彩局”的現象出現,但從大勢來說,飾品博彩已顯頹勢,甚至 B 哥也在考慮著從中抽身。

  但哪裡想到,不給上一個灰色產業絲毫面子的 《PUBG》,卻憑一己之力意外催生了下一個灰色產業。

  當年《PUBG》火爆,許多玩家慕名吃雞,其中不少人此前並沒有接觸過 Steam,也許是懶得註冊,也許是單純嫌貴,於是選擇租用現成賬號。此外,《PUBG》還招來大量外掛“神仙”,他們為避免自己大號被封,也選擇租購小號瘋狂搞事。

  某些租號網站的業務橫跨國內網遊、Steam 爆款、熱門手遊

  網遊租號本是個曆史悠久的老行業,但疊加上爆款《PUBG》的強大話題效應,就在極短時間內吸引到異常龐大的玩家群,造就出驚人的賬號缺口。有需求就有利可圖,而涉及到錢就有人動歪腦經。

  盜號者再一次粉末登場,這次他們不圖稀有的高價值飾品,而是謀求儘可能多的 Steam 賬號,造成了更大範圍的破壞。

  僅僅在《PUBG》遊戲內和 Steam 平台上,盜號套路就花樣翻新出無數種:惡意鏈接汙染評論區、高仿網站釣魚詐騙、遊戲外掛內置木馬……

  就在我寫這篇文章時,“PUBG社區管理”等惡意鏈接又一次汙染了 Steam 社區推薦

  這批盜號者甚至能“線下開展業務”。他們說服某些黑網吧加入產業鏈,不僅在特供操作系統、Steam、加速器里開展租號、賣號業務,還在網吧電腦里安裝些不可告人的小玩意兒,專門竊取玩家賬號信息。

  如果玩家密保措施不完備,去這類網吧約等於羊入虎口,輕則遊戲封禁,重則賬號遺失,搞不好遺失賬號還會被改造成“共享單車”,擺到網吧里供人租用……

  這還不是盜號產業的終點。打開電商平台搜索“Steam 找回”、“Steam 申訴”,就會出現一大批代理解封業務。這些店舖收費從幾塊錢到幾十塊不等,有的要求顧客先提供基本信息,再代為執行申訴流程,有的採用遠程桌面工具,直接操作用戶電腦提交申請。

  所以就存在這種可能,不法分子先竊取賬號,修改密保信息,把賬號租售出去;再裝作“老牌遊戲申訴公司”,哄失主花錢消災,然後用已經掌握的密保信息把賬號弄回來。如此來回倒騰遺失賬號,當真是“一韭兩割”乃至“一韭多割”。

  沒想到寄生在 Steam 上的灰色產業竟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租號盜號比飾品博彩還要浪!面對上述種種亂象,不少玩家甚至相信現在不僅是保有昂貴飾品才會被盯上,賬號里有個《PUBG》就足以招賊惦記,紛紛從庫中刪除《PUBG》保平安。

  未來——沒有最誇張,只有更魔幻

  壞人不可怕,就怕壞人有文化。即使已經造成過不少混亂,但 Steam 灰色產業從業者仍想著搞更多的事,甚至有本事“與時俱進”,翻新出堪稱魔幻的新套路來。

  比如在飾品博彩這條脈絡上,2018 年《CS: GO》官方採取措施打擊飾品博彩後,有些境外博彩網站眼看肉要爛在鍋裡,腦洞大開推出了 VGO 皮膚。

  什麼是 VGO 皮膚?翻譯某些網站說明如下:

  VGO 道具使用區塊鏈技術生成。每個使用智能協議產生的 VGO 道具都是獨一無二的,都能被輕鬆檢索到,交易透明度高。你可以使用 VGO 體系中的“v 鑰匙”打開“v 箱子”,獲取“v皮膚”,用於收藏、交換、售賣。

  某款 VGO 皮膚

  除此之外,不少 VGO 支持者還反複標榜這套玩意兒有“即時交易”、“無交易限製”、“庫存無限”等優點,總之比普通《CS: GO》皮膚不知高明到哪裡去了。他們的言外之意相當露骨:VGO 是更好的博彩代幣!

  當然 VGO 支持者們常常對某個事實語焉不詳,所謂 VGO 皮膚並不是傳統意義的槍械皮膚,它們並不能在《CS: GO》或任何一款遊戲中使用,換言之,VGO 壓根沒有一絲一毫的實用價值。

  沒有卵用、牽扯“區塊鏈”等高概念、目標是充當等價物,這些要素放在一起, VGO 的真面目呼之慾出:這不就假裝成遊戲道具的野雞加密貨幣嗎?

  最近有報導顯示,有台灣人偷電挖礦,收益約 2000 萬新台幣,偷電金額卻高達 8500 萬……有關加密貨幣的幻夢,早就該醒了

  我覺得構想出 VGO 的那些人真乃灰色產業界策劃鬼才,竟能從一度流行的“幣圈神話”中得到啟示,找到辦法突破《CS: GO》官方圍堵,從盜竊飾品、賭局牟利的程度,一步跨越到吹泡泡、收智商稅的境界。他們此前一直折騰飾品真是太屈才了,應該趁早進軍虛擬貨幣領域,去割幣圈大佬的韭菜去。

  所幸玩家們早就對博彩投機、“幣圈神話”有所警惕,一眼看穿了 VGO 的智商稅本質,至少在國內的《CS: GO》社群裡,VGO 沒有掀起太大波瀾。要不是查資料時讀到 Nancy Greer 的論文,其中專門說到了 VGO,我還真想不到這玩意兒在國外曾引發過關注。

  雖然 VGO 離我們很遠,但仍需要警惕未來出現類似的東西。玩家對《CSGO》飾品交易玩法的正常需求,已經間接催生出 VGO 這種怪胎;萬一有遊戲公司為了迎合市場需求,設計出類似 VGO 的虛擬物品,到時候我們該如何面對呢?

  說完飾品那邊玩弄高概念的奇葩 VGO,再來看看租號這邊的前沿迷惑操作。

  2020 年新年伊始,“波蘭蠢驢” CD PROJEKT RED 用官方微博發聲,稱有人複製了《賽博朋克 2077》的官方網站,又買了競價排名,在顯要位置公開叫賣。

  這波高仿網站惡意營銷不僅碰瓷了“波蘭蠢驢”的《賽博朋克2077》,還把牽連了一大批知名遊戲,包括而不限於《隻狼》、《Red Dead Redemption2》、《死亡擱淺》、《底特律:變人》……

  進一步調查發現,這些複製網站無一例外指向某個叫“XXX遊戲管家”的詭異平台。

  在我看來,XXX遊戲管家無疑是個流氓軟件。在測試電腦上一打開XXX遊戲管家,它就悄咪咪關閉了 Win 10 防火牆,一聲不吭地安裝了 Steam、Epic、Uplay 等遊戲平台。

  這一系列驚奇操作,讓我回憶起前些年“某數字管家”、“某禽類管家”那表面替人著想、實則反客為主的流氓神韻。

  仔細察看軟件功能,更發現XXX遊戲管家似乎在提供一站式消費服務,莫不是誌在成為租號界的戰鬥機?

  故作貼心地靜默安裝各大遊戲平台後,XXX遊戲管家開始給我推銷“共享”、“獨享”兩類賬號,均承諾“終身使用”。

  不消說,這些都是來路可疑的賬號,區別只是需不需要忍受登錄衝突的折磨;而消費者即便用上了這些賬號,也因為不持有賬號初始申請郵箱,分分鍾可能被改密碼,喪失賬號使用權。

  更騷的操作還在後面,XXX遊戲管家作為一款疑似流氓軟件,出租著沒保障的遊戲賬號,大部分遊戲標價還高得驚人,幾乎跟正版軟件的原價、減價價持平!

  這就厲害了嗷!假設 XXX遊戲管家提供的是它自己申請、自費充入遊戲的賬號,按遊戲售價出租一個號至少能做到不虧本;如果把一個賬號租給多個人,或用非常手段奪回帳號後再次出租,就能輕鬆實現一本萬利,連賣石油都沒這麼賺!

  XXX遊戲管家上某些遊戲的租用價格。雖然有不少遊戲略低於市售價格,但這樣買來的東西可不是自己的

  想想這距離《PUBG》的租號盜號狂潮才過去沒多久,就有 XXX遊戲管家這等怪胎橫空出世,自力打造軟件,惡意營銷強行推廣,意圖把所有 PC 主流遊戲平台玩家騙一起坑了……所謂“魔幻現實”,說的大概就是這種事情。

  結語

  從飾品博彩到 VGO 皮膚,從租號盜號到 XXX遊戲管家,可以發現這股圍繞 Steam 的湧動暗流中,那唯利是圖、坑蒙拐騙的惡劣基調始終一以貫之,但其思路、手段日益誇張,每隔一段時間就鼓搗出個新套路,彷彿要永遠折騰下去。

  為啥會這樣啊?

  我猜也許是每天都在壯大的 Steam 玩家群體讓不法分子嗅到了錢的味道。

  有數據顯示,2019 年是中國單機遊戲用戶暴增的一年[3],原因可能是 Steam、Epic 等平台的迅速發展。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會有更多新玩家湧入 Steam,他們搞不好就是不法分子眼中的新一茬韭菜!

  2019年中國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 [3]

  但新朋友加入社群也意味著新的希望。只要我們玩家聯手確立正確的消費觀,面對誘惑做到不為所動,確保安全措施十足到位,遇上問題找官方客服溝通解決,又怎麼會留下可趁之機呢?

  剩下的,就是堅定追求本真遊戲趣味的初心,靜候市場規範化的那天到來。儘管我們仍會與形形色色的灰色產業共存一段時間,但無論如何,未來可期。

  資料來源

  [1] Grove, C。 (2016b)。 Understanding skin gambling。 Narus Advisors。

  [2] Greer, Nancy & Rockloff, Matthew & Browne, Matthew & Hing, Nerilee & King, Daniel。 (2019)。 Esports Betting and Skin Gambling: A Brief History。 Journal of Gambling Issues。 43。

  [3] 伽馬數據:2019中國遊戲產業年度報告。

  作者:HypnosiaVX5

  來源:杉果遊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