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抑鬱+吸大麻+街頭流浪 他又慘遭暴打
2020年01月21日15:31

  “慘遭毆打,赤裸上身,被戴手銬,坐在街邊,爆著粗口”,這是前NBA球星迪朗蒂-韋斯的近照。

  在網上爆料出來的影片里,可以看到在華盛頓的街頭,一名男子正對倒在地上的韋斯一頓暴打,甚至還用腳踩在對方的身上。而韋特斯卻毫無還手之力,只能躺在地上。

  看過這一段影片之後,不少球迷都對韋斯的近況唏噓不已,前NBA全明星後衛尼爾遜也是發文呼籲求助,並稱韋斯在退役之後患有嚴重的精神疾病:“今天我看到韋斯的相關影片我整個人真的格外難受反胃,我接到了很多詢問他情況的消息,我們所能夠做的一切就是為他和他的家人祈禱,希望他可以尋求適當的幫助。精神上的問題是很多人都在面對但自己卻不知道的,直到意識到,都已經太遲了。”

  要知道,作為2004年NBA的首輪24號新秀,韋斯曾在NBA征戰8個賽季,也曾效力過CBA的福建男籃和上海男籃,他的生涯總薪金超過1623萬美元。然而,如今的韋斯誰能夠想得到會遭遇這樣的情景呢?

  實際上,翻開韋斯的職業生涯履曆,從高中起,他就展現了自己的籃球天賦。在華盛頓地區,他就讀於馬里蘭州格連貝爾特的埃利諾路斯福學校,他帶領球隊第一次打入州錦標賽雖然最終落敗,但是在那個賽季里,他場均以20.2分6.5個籃板3.9次助攻以及3.1次偷球的成績當選該年《華盛頓郵報》華盛頓特區大都會區域年度最佳球員。

  隨後,進入到聖約瑟夫大學之後,韋斯在自己的大三時期幫助球隊獲得30勝2負的戰績,其中常規賽取得27連勝。球隊在全美排名中高居榜首,有史以來首次在NCAA複賽中成為頭號種子。

  就這樣,韋斯度過了自己順風順水的高中+大學籃球職業生涯,並且在2004年參加NBA的選秀。被塞爾特人選中之後,韋斯曾為塞爾特人效力了三個賽季,並且在2006年3月4日迎戰木狼的比賽中,他砍下了31分,送出10次助攻。在那一年11月8日迎戰山貓的比賽中,他在終場0.9秒的時候完成了絕殺。

  在塞爾特人的三個賽季,韋斯意氣風發,即使在自己的新秀賽季並沒有獲得太多的機會,只出場了39次,場均13分鐘的出場時間里只有4.5分。但是在第二個賽季開始,上賽季的正選控衛加里-佩頓離隊,韋斯被扶正,坐上正選的韋斯場均得分也提升到了11.8分,三分球命中率達到了38%。

  不過,好景不長,當時的塞爾特人為了能夠組建三巨頭將韋斯送到了超音速,去到超音速之後,迪朗蒂的場均得分驟降到只有6.8分。

  此後,他又被送到了騎士,在騎士的時候,韋斯與占士做了隊友,在2008-09賽季,他還能夠場均得到10.3分。然而到了2009-10賽季,他飽受傷病的困擾,淪為後備。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在東岸準決賽對陣塞爾特人的第三場比賽中,騎士作客大勝綠衫軍29分,那一場比賽,韋斯再次打出高光表現,7投5中得到14分。

  一切都是那麼的猝不及防,一段關於韋斯“友媽門”的醜聞傳開。有媒體爆料韋斯與占士的母親有過一段不可描述的關係,甚至還有球迷戲稱韋斯是“太上皇”。

  儘管勒邦占士和律師堅稱,自己的母親與韋斯的關係只是謠傳,沒有發生任何的事情,但是前火箭元老、名人堂球員卡爾文-梅菲聲稱確有其事。這件事情也被很多人看成占士要離開騎士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當這段關係被曝出來之後,韋斯也離開了騎士。當時甚至有媒體稱韋斯患上了憂鬱症,他還因為非法持槍被捕,在更衣室里與隊友不睦。在這之後,他曾流浪過很多支球隊,包括去到木狼卻被裁掉,再回到塞爾特人,在綠衫軍中,韋斯與隊友韋弗爆發了內訌,大打出手。

  最後,獨行俠成為了韋斯NBA職業生涯的最後一站,在以老將底薪去到小牛之後,韋斯的怪異脾氣讓球隊管理層忍無可忍,在2012-2013賽季,球隊運營總裁唐-尼爾遜宣佈對迪朗蒂-韋斯無限期禁賽。

  這樣的決定對當時的韋斯打擊很大,這也被看成韋斯NBA職業生涯終結的一個信號。

  此後,韋斯來到CBA球隊打球,但是在輾轉了福建隊和上海隊之後,他沒能夠打出名堂最後被裁掉,加入了NBA發展聯盟卻因為傷病而再次被裁。接二連三的打擊讓曾經風光無限的韋斯倍感焦慮,關於他酗酒和吸食大麻的消息流傳開來,如今竟到這步田地。

  非法持槍、吸食毒品、和隊友難以相處,在當年的NBA賽場上,韋斯逐漸成為了球隊更衣室的大問題,在那個時候,韋斯就已經患上了抑鬱症,只是病情沒能夠得到控制。

  如今,當球迷們再次在街頭認出他來的時候,他卻一臉憔悴地說:“我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韋斯了,那個韋斯已經與我沒有任何關係。”

  這句話,讓多少人唏噓不已啊。

  (Emily)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