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慘案陰影誰能救?哥迪奧拿這題錯足7年...
2020年01月14日15:54

華維迪留下的問題,不好治啊
華維迪留下的問題,不好治啊

  最終,華維迪(Ernesto Valverde)教練還是遭到了巴塞的解僱。

  雖然時機和方式略顯意外,倒也基本是意料之中的結果。保守、平庸、缺乏殺伐決斷的氣質和通盤考慮的戰略眼光,對球員的調教和使用也不理想,更留下歐聯連續兩年遭遇大逆轉的隊史恥辱。以至於到最後哪怕輸給馬體會難免有偶然因素影響,巴塞球迷對華維迪也是忍無可忍,賴不賴他,也都得賴他了。

歐冠盃連續兩年遭到大逆轉
歐冠盃連續兩年遭到大逆轉

  雖然足球可以被比作沒有硝煙的戰爭,球會之間的較量也像是「綜合國力」的比拚,但在歐聯這樣頂尖球隊水平接近,偶然因素影響又大的比賽中,你不得不承認「氣質」的存在。看看施丹Zinedine Zidane,在皇馬就能逢決賽必冠。當今球壇知名教頭氣質方面的人設,坊間點評也是七七八八。華維迪最遭人詬病的,自然就是留下了「歐聯慘案隊」這樣揮之不去的陰影。

噩夢重現
噩夢重現

  這種心理陰影,在對陣利物浦的次回合就已經顯現無疑——「羅馬陰影」已經找上了巴塞。按說3-0的優勢比4-1還大,巴塞做了大輪換,利物浦又缺兵少將;但半場結束時的0-1,幾乎就讓紅藍將士們陷入崩潰,更衣室的氣氛極其凝重。球員們絕非不拚,但完全沒有拚到點子上,全隊一片混亂,羅馬的陰影瘋狂籠罩……然後就是悲劇的疊加。

大巴黎也屢屢遭到逆轉
大巴黎也屢屢遭到逆轉

  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大巴黎的身上。崛起以來,這支法甲豪強數年之內都被視為歐聯獎盃的爭奪者,然而關於他們氣質不行的質疑卻在逐年累加。在被巴塞大逆轉之後兩年,再碰上曼聯,巴黎實在是崩到了飲口水都塞牙:特意搞來保方(Gianluigi Buffon),偏偏就是老門將失誤;機會有的是,入球愣是不夠;越提醒自己別犯錯別犯錯,越接近完賽,偏偏還是犯了錯……

  你越來越發現,看歐聯的時候,你我這些普通球迷也能清晰地感覺到形勢的反轉,甚至能果斷地預測:越落後的那邊越能反勝,你越看著巴塞巴黎覺得頂不住,他們就真頂不住。

哥迪奧拿:巧了,我也正研究呢
哥迪奧拿:巧了,我也正研究呢

  其實這個問題,哥迪奧拿Pep Guardiola的個人助手埃斯蒂亞特在2014年就提到過。在精英層面的體育比賽中,球隊本身的傑出實際上反倒可能成為他們的阿喀琉斯之踵。球隊越強,在場上遇到意外情況的時候反而有可能越陌生,進而造成下一步的崩潰,因此近年來的強強對話屢屢出現出人意料的大比數。這話當年能舉出例子,近兩三年反而還更多了。

  傳奇拳擊手喬-路斯(Joe Louis)曾說:「每個人都有個比賽計劃,直到被人一拳打中時。」你本應該是更強的一方,這場比賽甚至你本應該早早領先的,結果人家就那麼一兩次機會出拳,你就意想不到地落後了,可能是運氣不好,乃至遭遇了不公平的判罰。那你怎麼辦?

被羅馬打崩
被羅馬打崩

  就像對陣羅馬時的巴塞,或許賽前他們認為次回合只是走過場,羅馬垂死掙扎也就那麼幾招。可是迪施高Edin Dzeko一開場就入球,羅馬最有把握的一點點優勢立刻就帶來了巴塞心理上的「意外」,情況一下子就變了。在埃斯蒂亞特看來,此時需要的是拳擊手式的撕咬,先和對手在泥潭裡打滾,拖住並且恢復冷靜之後再一點點扳回來。

  相反,如果你還是按照一切如常去踢,倒是對手開始真正打擊你的時候。因為在這種完全陌生的心理設定下(怎麼會落後呢?),其實面前是一片空白,根本想不起計劃在哪。

哥迪奧拿的秒崩
哥迪奧拿的秒崩

  而在執教拜仁和曼城的歷程中,哥迪奧拿對球隊節奏和形勢的掌控就有待提高,在歐聯數次出現過短時間內連續失球的狀況。在哥迪奧拿看來,這和他帶隊的踢球方式有關,這個問題他也花了很多個小時想要去解決。「在比賽的熱度下,要做改變是難以置信地困難的。我怎麼能告訴球隊停下高壓,不去上前猛攻對手呢?還就在我們需要扳平的時候!」

這咋整啊
這咋整啊

  「在對手攻入一個漂亮球,甚至可能是偶然入球的時候,我們太頻繁地失去穩定了。穩定性指的是一切如常地組織好防線,連續傳上20腳,讓一切冷靜下來。但因為想要立刻追平,結果就漫無目的地追著球跑。我們需要的是‘中場的精神’,讓對手的熱度和能量降下來;但你要向前衝,那就會丟失球權,然後又追著跑,對手有的是機會又逮著你。」

  同樣一個問題,埃斯蒂亞特說要首先拿出泥地打滾的精神先撕咬住,一切如常要壞事;哥迪奧拿則說要一切如常組織好防線,不能上頭,要拿出冷靜的‘中場精神’,只是實際上執行起來的難度很大。而陰影一旦形成乃至累積,想要解決就更加困難。

美斯能做的也有限
美斯能做的也有限

  不過哥迪奧拿有一點說得非常到位,那就是這與球隊習慣的踢球方式是相關的。具體到華維迪的巴塞和王牌美斯,他們的出色運轉是需要建立在一定的熟悉感和整體運轉良好的感覺下的,換言之不能像施丹的皇馬那樣,怎麼做都能打出一種為贏波服務的高效狀態。這也是為什麼在全隊發揮不佳的時候,美斯的個人亮度往往容易比C.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打更大的折扣。

  這也就是施蒙尼Diego Simeone所說的:「如果一支球隊沒有多少解決比賽的選擇和辦法,那C.朗拿度更合適。而如果一支球隊有打法有理念,那美斯合適得多。」

兩人講求的風格無疑不同
兩人講求的風格無疑不同

  再想想華維迪、施丹、高普Jurgen Klopp和哥迪奧拿在帶隊打法和講求風格上的不同,你就能感受到他們在抗壓局下會有怎樣的具體呈現。這未必與球員的精神屬性有多大聯繫,就像你不能說巴塞球員不拚;但這與球隊的作戰方式、「撕咬精神」和對場上態勢的習慣程度是有關聯的。高普和施丹倡導的球風,面對變數的時候更容易讓球員有適應性和抵抗力。

  因此不管是施迪安還是未來的巴塞新帥,不論追求怎樣的風格,遲早都要直面這個揮之不去的所謂「歐聯陰影」。一個美斯當然不是解決所有問題的答案,更重要的是結合自身的風格,在這個問題的調教上花工夫。很顯然,這是極其考驗綜合能力的。

  畢竟強如哥迪奧拿,在這道題上殫精竭慮修煉了7年多,目前在這方面可能還得打上一個「有待繼續提高」的評級呢。

  (新浪體育 華迪維亞 專欄)

(責編:布伊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