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停371天,堅韌軍團的最亮名片終於要回歸了!
2020年01月09日16:49

奧拉迪普
奧拉迪普

  108-122,印第安納溜馬主場不敵勁敵邁阿密熱火,賽季第二次倒在了對手的腳下。

  銀行家人壽場館,上萬雙眼睛目睹了這樣一場主隊被單方面吊打的無趣比賽。不同於雙方首戰犬牙交錯的比分呈現出的焦灼,今天的溜馬早早崩盤,自始至終都在落後挨打的困境里掙扎。第四節開始之前兩隊分差甚至多達28分,若不是最後一節溜馬追回些許比分挽回顏面,一場慘敗在所難免。

  潰敗不僅拉低了觀眾的體驗,也無形中干擾著球員的情緒。在第三節的一個回合,心態失衡的TJ-沃倫同占美-畢拿發生衝突,二人頂牛,口吐芬芳,各豎中指,互不相讓。這場鬧劇最終以沃倫被驅逐出場宣告終結,但解決這支球隊的問題顯然不會像解決衝突這麼輕鬆。

  近四戰三負,2020年溜馬的開局並不順利,而縱觀整個賽季,23勝15負的他們雖然仍舊保持著很強的競爭力,卻與東岸最好的球隊有不小的差距。當補充多位有實力且低調的球員後,溜馬曾被視為休賽期里悶聲發大財的最大贏家之一,具備問鼎東岸的實力,然而此時現實與理想卻相距過遠。

  往往這樣的時刻,溜馬和它的球迷們才會真正想念那個缺陣已久的球隊核心——維克托-奧拉迪普。

  奧拉迪普因傷遠離賽場已久,近來與他有關的籃球新聞著實不多。除了日常為球隊助威打氣,幾乎只剩下他被下放到發展聯盟在魚塘局炸魚找尋比賽狀態這些有些喜感的消息。但在籃球之外,奧拉迪普卻邁出了對他而言意義非凡的一步。

  上個月,奧拉迪普參加了《蒙面歌王》,以卡通人物裝扮出場的他一開口便驚豔到了評委和現場觀眾,令他們直呼為“天籟之聲”。事實上,早在自己單曲《One Day》中,文體兩開花的奧拉迪普就展現了令人驚歎的音色以及不遜於專業歌手的細膩唱功。暫別球場之後,他似乎也有更多的時間同熱愛的音樂相互依偎。

  看到此時心態樂觀、享受生活的奧拉迪普,我想大多數人都應該感到欣慰。重傷沒有將他擊倒,生活還在繼續,奧拉迪普選擇以這樣的方式重新走進大眾的視野。當然,總會有嚴以待人的網民以“不務正業”四個大字去質疑他的職業精神。

  參加《蒙面歌王》節目時,奧拉迪普還未確定復出的具體日期。職業球員在球場外過分高調註定會招致不滿,然而對於奧拉迪普而言不選擇復出理由足夠充分——這不僅取決於身體沒有做好準備,更在於彼時溜馬銳意進取、勢頭正盛,還沒到迫切需要他的時候。

  然而由於溜馬近況不佳,奧拉迪普的復出已經提上日程。今天早些時候根據The Athletic記者Shams Charania報導:維克托-奧拉迪普表示,他計劃在1月30日球隊主場迎戰公牛的比賽中復出,迎來本賽季個人首戰。

  隨後接受採訪時,奧拉迪普信心滿滿:“這是漫長的12個月,一個漫長的征程,但是我更瞭解自己了,我會因此繼續進步,我期待著再次上場在你們面前打球,期待著與隊友們一起打球。”

  選擇1月30日復出,奧拉迪普似乎另有深意。一年之前的那天,他接受了右膝膝蓋撕裂的四頭肌腱修復手術。傷痛承載著陰翳的記憶,但同時也是一個男人最強硬的勳章,或許這就是他所理解的值得紀念的時刻。

  2019年1月24日,在同速龍的比賽中奧拉迪普滑倒後右膝肌腱撕裂,賽季報銷。受傷前的上個賽季的季後賽中奧拉迪普打出了生涯的代表作,他帶領溜馬同克利夫蘭騎士苦戰七場,最終毫釐之差遺憾落敗。

  那輪系列賽,世界見證了勒邦占士在34歲的年紀卻違背歲月定律打出了更卓越的季後賽表現。然而壯舉背後不僅得益於占士的天賦和自律,也應該感謝是溜馬逼出了最強的自己——因為對手,往往成就自身的高度。

  印第安納溜馬的堅韌值得歌頌,而奧拉迪普正是那個團隊里最出色的名片。場均22.7分8.3籃板6助攻以及2.4偷球,以40%的命中率場均投中3.3記三分,這便是奧拉迪普交出的數據。TieBreak生死戰,出戰41分鐘的奧拉迪普更是貢獻30分12籃板6助攻3偷球的全面表現,在不複明日的死戰里絕命一搏。

  對於奧拉迪普,那就是他最光榮的時刻。

  漫長的複健之路分外難熬。重傷過後到重返賽場之前,無論溜馬還是奧拉迪普本人,那都不是一段容易走過的路。

  失去奧拉迪普後的溜馬沒有迅速沉淪,博揚-波格達諾維奇在領袖受傷後場均砍下21分扛起球隊,帶領溜馬連續第二年殺入季後賽。可季後賽終究是球星的舞台,失去奧拉迪普的溜馬遭到塞爾特人細緻針對,場均僅能得到墊底於16支季後賽球隊的91.8分,慘遭橫掃,首輪出局。

  這是可以預料到的結局,再次呈現不屈氣質的溜馬已經超額完成了任務。可對於在生涯最好時刻被重傷擊倒的奧拉迪普,這又是怎樣的情緒寫照呢?

  奧拉迪普的生涯並不平坦。這位2013年的榜眼秀曾是魔術的明日之子,然而從寵兒到棄兒也不過三年時間。魔術生涯他或許沒有足夠大的進步幅度,但在這樣的弱旅中,努力確實很容易被糟糕戰績以及魚腩標籤所掩蓋。

  在時隔多年去感慨曾遭受的不公已然沒有意義,歷史進程只記下了奧拉迪普被魔術放棄送往雷霆,然後在人生第一次季後賽里場均僅僅交出10.8分5.8個籃板2次助攻三分球命中率跌至24.0%。這樣糟糕的表現卻身背平均一年超過2100萬美元的薪水,他讓大部分球隊望而卻步。

  溜馬最終成為了奧拉迪普的下家,對於溜馬而言得到奧拉迪普的初衷既是止損也是賭博。帶著刮彩票的性質,溜馬驚喜的刮出了大獎,化身苦曼巴的奧拉迪普用努力改寫氣質,帶領著一群從未被人重視的隊友打破偏見、一路高歌,直接淌過失去佐治後的重建期拿到了季後賽的席位,他也眾望所歸的成為了最快進步球員。

  奧拉迪普的故事並不是久遠的記憶,卻在挫折坎坷中強調人從不只有一個面孔。他是歌手,也是球星;他曾是奧蘭多寄予厚望的寵兒,也淪為溢價的合同被棄之如敝履;他在高峰處被傷病推下深穀,也在穀底處重新攀登。

  此時此刻,經歷漫長的等待後,帶著“變成更好的自己”承諾的維克托-奧拉迪普回來了,他要提筆續寫他球員生涯的下半場。踏上久違的球場,他是否真的能夠無視重傷的摧殘變得更強?

  那註定是21天后的銀行家人壽場館里,無數目光最渴望見證的奇蹟。

  (薑子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