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濟南、泉州、南通、西安、東莞向萬億GDP衝刺
2019年12月29日15:29

原標題:佛山、濟南、泉州、南通、西安、東莞向萬億GDP衝刺

作者:西部菌

來源:西部城事

2019年即將結束,馬上又到了年度GDP核算時間。

去年,寧波和鄭州經濟總量破萬億,GDP萬億俱樂部城市增加到16個;今年前三季度,上海、北京、深圳等12個城市GDP超萬億。

今年還會有哪些城市入圍萬億俱樂部?有哪些城市未來有衝擊的希望?GDP破萬億意味著什麼?

01

單純以GDP來衡量一座城市的發展水平,當然不夠全面,但總體來講,它仍然是城市經濟實力最直觀的參照。

去年隨著寧波和鄭州加入,GDP萬億俱樂部城市增加到16個,分別是上海、北京、深圳、廣州、重慶、天津、蘇州、成都、武漢、杭州、南京、青島、無錫、長沙、寧波和鄭州。

其中鄭州在GDP破萬億的同時,常住人口破千萬。包括鄭州在內,16個城市中,常住人口同樣破千萬的有11個,而南京、青島、無錫、長沙、寧波的人口還不到千萬。

從16個城市的構成來看,GDP破萬億其實並不容易。比如首先得有足夠的人口,同時城市規格等級不能太低。

像16城中,真正的地級市只有蘇州和無錫。其他城市,要麼是直轄市或者省會,要麼是計劃單列市。

行政級別更高,意味著資源調動能力更強。蘇州近幾年陷入瓶頸,在強省會的趨勢下多少有些吃了級別低的虧。

16城的地域分佈,還顯示出兩大規律:第一,南多北少。北方城市只有北京、天津、青島和鄭州。

之前曾位居全國前十強的瀋陽、大連和哈爾濱,以及二十強的長春,都掉到了二十強外,2018年排名最高的大連,也在第26位。

第二,四大城市群包攬了12個席位。只有武漢、青島、長沙、鄭州不在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和成渝城市群內。可見,頭部城市群孕育頂級城市,頂級城市成就頭部城市群。

02

在上述16城之外,還有哪些後備城市呢?

截止到2018年年底,GDP不到萬億但突破了8000億的城市共6個,分別是佛山(9935.88億)、濟南(8856億)、泉州(8467.98億)、南通(8427億)、西安(8349.86億)、東莞(8278.59億)。

來源:第一財經

突破7000億的城市也有7個,分別是福州、煙台、合肥、大連、長春、唐山和常州。不過除了福州、煙台、合肥3個7800億以上的城市外,其他城市兩三年內想破萬億,難度不小。

在上述6個GDP8000億+城市中,濟南相對特殊一些。8856億是合併萊蕪後的數據,而萊蕪去年的經濟總量為1005.65億元。

而從前三季度的數據看,佛山今年破萬億已經沒有懸念。佛山之後,最接近的是濟南,前三季度為7189億,全年應該在9500億以上,明年年底破萬億也是板上釘釘。

泉州、南通和西安3個城市,如果明年能夠維持比較可觀的增速,那麼在2020年年底完成衝擊萬億俱樂部的目標,有不小的希望。相對來說,東莞可能會困難一些。

來源:城市GDP

站在城市能級的提升角度看,邁入萬億俱樂部,對濟南和西安的意義會尤為重要。

對濟南來說,通過區劃調整合併萊蕪,就是要做大做強省會濟南。GDP破萬億,無疑會提升爭奪國家中心城市門票的競爭力。

對西安而言,作為九大國家中心城市中經濟體量最小的城市,西安去年常住人口破千萬,如果GDP能夠邁上新的門檻,區域影響力會再上一個台階。

03

佛山、濟南、泉州、南通、西安和東莞,這6個GDP8000億+的城市,除了濟南和西安是省會城市外,其他4個都是普通的地級市。

但這些城市幾乎都有自己獨特的產業特色。

比如佛山,作為廣東省內僅次於深圳和廣州的城市,它憑藉著良好的區位優勢,大力發展家電製造產業,成為第一檔的製造業和家電之都,並孵化出美的、格蘭仕等知名品牌。

佛山不僅家電製造強,傢俱、陶瓷等產業同樣不俗,還誕生了碧桂園這樣的頭部房企。2018年,佛山的工業總產值超過2.5萬億,在全國排名第六。

佛山的兄弟城市東莞,製造業實力不用多說。去年進出口總額突破1.3萬億,僅次於上海、深圳、北京和蘇州,在全國排名第五。

比佛山和東莞更低調的泉州,實力同樣不容置疑。相較於省會福州,以及知名度很高的計劃單列市廈門,泉州才是福建的經濟第一城。以體育用品為代表的紡織鞋服製造,在全國都鼎鼎有名。

前面提到,對於一座城市來說,GDP破萬億,城市級別高是重要加持。但省會或首府城市那麼多,像廈門、大連還是計劃單列市,在衝擊萬億俱樂部時,它們卻敗給了這些地級市。

這當然不是說城市級別不重要,而是因為,身處頭部城市群、背靠頂級城市的地區,發展空間可能要比內地兩不靠的省會和首府更大。

佛山GDP,來源:統計公報

比如上海邊上的一個縣級市崑山,經濟規模就頂得上貴陽、呼和浩特等省會城市,儘管後者的確更全能,消費規模、資金總量、科教實力明顯勝出一截。

佛山、東莞和南通等地級市,在城市群產業鏈中的重要位置,以及上海、深圳和廣州外溢的資源紅利,讓它們能夠將憑藉產業分工配套的配角角色,將某個產業長處發揮到極致,實現單項冠軍。

論綜合實力,單項冠軍的地級市,可能輸給多項全能的省會或首府,但前者的經濟發展上限,卻被背靠的頂級城市同步拉高了。考慮到它們原本只是地級市,這無疑是種彎道超車。

04

GDP萬億俱樂部,意味著經濟實力邁上新台階,也意味著在爭取國家政策、彙聚市場資源上有了更大的資本,它還是區域實力的直觀縮影。

多個省份都提到做強省會,通過打造一個強大的中心城市,來參與區域競爭。可見。衝擊萬億俱樂部的經濟錦標賽,不只是單個城市的事,它關乎到一個城市群乃至省的發展未來。

事實上,近幾年的城鎮化,已經不再是廣撒胡椒面,優先發展大城市的邏輯逐漸清晰。

就在這兩天的經濟會議上,國家層面再次要求,“提高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綜合承載能力”,而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三大城市群,則被定位為世界級創新平台和增長極。

提高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綜合承載能力,意味著讓經濟、產業和人口,更加密集地流入到中心城市和城市群中,資源進一步集聚,規模效應繼續提高,政策進一步傾斜。

這一層區域發展邏輯,除了給中心城市帶去利好,比如人口持續流入,自然還會讓佛山、南通、東莞等毗鄰中心城市的二級城市受益。

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前中央文件在談及提高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綜合承載和資源優化配置能力時,還特別提到了“優化行政區劃設置”。

考慮到大多數地區都告別了高速增長通道,為了快速做大做強,不排除一些城市採用區劃調整的方式,彎道超車。在接下來三五年,它也會是GDP萬億俱樂部名單擴容的最大不確定因素。

不過隨著經濟不斷髮展,萬億俱樂部的含金量會不斷降低。兩萬億俱樂部,將成為下一個衝刺目標。

當然,眼下的16個萬億俱樂部城市,加上佛山、濟南、泉州、南通、西安和東莞6個後備城市,它們所代表的區域發展強弱格局,短期內將很難撼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