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攜手探路跨境養老港澳人士可獨資在粵興辦養老機構
2019年12月25日01:08

原標題:大灣區攜手探路跨境養老港澳人士可獨資在粵興辦養老機構

港澳主動在廣東探索跨境養老試驗的同時,廣東也在積極探索如何與港澳合作。而粵港澳三地要打通跨境養老的壁壘,還需要解決諸多問題。

家住橫琴的澳門老人徐士英每逢遇到頭疼腦熱,下樓不出百米就可以在當地的社區門診就醫。在橫琴參與繳納社保後,她不必再往返珠海與澳門之間看病,在這裏醫保報銷就像當地老人一樣方便快捷。

珠海市委台港澳辦主任鄒樺介紹,截至10月底,在珠海參加社保的澳門居民超過了2383人,其中越來越多的澳門老人選擇到珠海橫琴跨境養老。

在深圳鹽田養老的香港老人趙廷芳,每隔一段時間都在養老院的安排下前往香港大學深圳醫院享受體檢服務。他只需要在深圳通過一項叫醫療券的服務,便可以便捷地享受“港式”醫療。

據香港大學深圳醫院提供的數據統計,自醫療券計劃推出至今年11月底,在這裏使用醫療券的香港老人達到了4420人、18121人次。到深圳或東莞跨境養老的香港老人人數也在逐年上升。

這僅是港澳主動在廣東推出跨境養老試驗的幾個縮影,尤其是今年年初《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發佈以來,粵港澳三地開始加快探索跨境養老合作。

12月24日,廣東省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就《關於加快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若干措施》(下稱《若干措施》)舉行新聞發佈會。《若干措施》提出要深化粵港澳養老服務合作,包括加強粵港澳在養老服務人才、資金、項目、標準化等方面的合作;支援港澳服務提供者在廣東按規定以獨資、合資或合作等方式興辦養老機構,同等享受境內民辦養老機構待遇等。

港澳跨境養老試驗

跨境養老是個由來已久的話題,鄭國洪就是深入研究這一問題的住莞廣東省政協委員。

他在一份上交廣東省政協的提案中寫道,粵港澳三地人口老齡化比例正持續上升,養老問題逐漸成為焦點。“廣東預計到2050年老齡化程度達23.77%;澳門預計2020年除去居澳僱員,65歲老人所佔比重增加至15%;香港65歲以上老人所佔比重在2014年就已經達到13.65%。”

今年香港勞工及福利局公佈的數據也顯示,算上當前興建以及規劃新增的資助安老宿位,到2026-2027年度,香港仍然欠缺11567個資助宿位。

港澳巨大的老齡化壓力,遭遇逼仄狹窄的床位、日漸高漲的費用,導致其最先作出了跨境養老的探索。

香港曾在2013年及2017年分別就離港養老出台“廣東計劃”“福建計劃”,讓65歲及以上、選擇移居廣東或福建並符合申請資格的香港老人,無須每年回港也可享受高齡津貼。

2015年,香港提出對符合條件的香港老人全數報銷養老床位費用,並推出香港大學深圳醫院老人醫療券試點計劃,讓符合資格的香港老人可在深圳使用老人醫療券,以支付該醫院指定門診服務的費用。

香港大學深圳醫院院長盧寵茂此前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香港的“廣東計劃”實際上等於打破了以往的“福利不可攜”政策,而醫療券計劃更是幫助香港老人解決了跨境養老所缺乏的醫療服務問題。

事實證明,香港推出的離港跨境養老是成功的。香港大學深圳醫院在2017年對此進行的一項調查足以印證上述結論。

調查結果顯示,使用老人醫療券的香港老人中,64%的人以深圳為常居住地,逾9成受訪者滿意門診服務,老人醫療券使用人次也逐年增長,2017年較2016年增長了23.85%。

同樣在2015年,廣東自貿試驗區橫琴片區掛牌時,不少澳門老人前來珠海橫琴購房。但彼時澳門老人要享受澳門的福利,仍要往返珠海與澳門之間。

直到今年,珠海出台實施澳門居民在珠海購買醫療保險政策方案,常住橫琴的澳門居民從7月1日起可在珠海參加基本醫療保險,享受同等醫療服務。

今年年初出台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再次為澳門跨境養老貢獻了新方案,其中明確提出支援珠海和澳門在橫琴合作建設集養老、居住、教育、醫療等功能於一體的綜合民生項目,探索澳門醫療體系及社會保險直接適用並延伸覆蓋至橫琴。

打通跨境養老壁壘

港澳主動在廣東探索跨境養老試驗的同時,廣東也在積極探索如何與港澳合作。早在2012年,廣東省民政廳就與港澳多部門共同製定了《港澳服務提供者在廣東以獨資民辦非企業單位形式舉辦養老機構申請指引》(下稱《申請指引》)。

《申請指引》中明確了港澳服務提供者舉辦養老機構的申辦條件、申請審批程式,以及與內地民辦社會福利機構享受同等優惠政策的規定。

本次《若干措施》的出台,再次明確提出,支援港澳服務提供者在廣東按規定以獨資、合資或合作等方式興辦養老機構,同等享受境內民辦養老機構待遇。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已有4家香港服務機構和1名香港公民以獨資或合資合作形式在廣東興辦5所養老機構,提供養老床位逾2000張。

但當前的探索仍不能完全解決粵港澳大灣區的跨境養老問題,其深度合作仍存在法律體系與行業環境差異、社會保障製度與醫療保險體系差異、溝通機製缺乏等問題。

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教授張光南此前表示,粵港澳三地要打通跨境養老的壁壘,還需要解決諸多問題。“例如,社會保障管理體系與資金來源不同,導致三地在養老與醫療保險的合作管理上存在覆蓋面、可攜帶性、記錄累計等轉移接續問題。”

廣東民政廳養老服務處處長張東霞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廣東對於推動跨境養老非常積極,實際上還是要看港澳政策的口子開多大。大灣區要實現跨境養老的關鍵在於三方要達到共識,保障福利可攜帶過境。但目前還處在磋商階段。

盧寵茂建議,粵港澳三地接下來要在破解跨境養老社保方面發力,推動區域的醫療資源無縫對接,妥善解決跨境報銷、轉診等困難。

據澳門街坊總會橫琴綜合服務中心副主任禤紹生觀察,珠澳生活已是一體化,他工作所在的小橫琴社會居委會周圍四個居民小區中,有三分之一的購房者是澳門人。

“跨境養老無外乎是兩個東西,一個居住問題、一個醫療問題。”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廣東已經放開了港澳資本在廣東區域內設立養老機構的限製,相信住的問題會徹底解決,而醫療問題也將得到很好的解決。

“不久的將來,橫琴附近會由澳門政府興建起一座‘澳門新街坊’,實現兩地教育、醫療及社會保障體系的全方位對接。屆時,澳門人在橫琴養老就像在澳門一樣。”禤紹生說,他相信這一定是大趨勢,跨境養老不僅要在珠海覆蓋,甚至會在中山、江門鋪開。

21世紀經濟報導及其客戶端所刊載內容的知識產權均屬廣東二十一世紀環球經濟報社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詳情或獲取授權信息請點擊此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