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法烏:德國隊奧運目標很高 2022前不會退役
2019年12月24日14:57

法烏
法烏

  對關注乒乓球的球迷來說,談起當前乒壇的頂尖選手必然是如數家珍。而對那些並不特意留心乒乓球的人來說,這位選手的名字也必定不會陌生。征戰數十載,他仍然屹立在世界第一梯隊;他不單單作為一名選手而存在,也代表了一種乒乓精神,陪伴、根植於不少人的乒乓記憶。

  他,就是德國戰車蒂姆·法烏。

  2019賽季,步入38歲的法烏雄風不減當年。2019歐運會,法烏率領德國男團一舉奪魁,成功拿下2020東京奧運團體資格;歐運會單打賽場,他也站上了最高領獎台,早早鎖定奧運單打參賽資格。

  洲際賽場王者地位不可撼動,國際賽場,本賽季法烏也貢獻了不少經典之戰。捷克公開賽,法烏先是在1-3落後的情況下,連勝3局逆轉李尚洙;又在與18歲的新生代新星林昀儒的比賽中,在1比3落後的不利局面下將對手逼入決勝局。德國公開賽,主場作戰的法烏再度讓世界看到了他的風采。與水穀隼戰至決勝局,他在3-9落後之後連續追分,逆轉取勝。奧地利公開賽,法烏狀態神勇,一度將狀態回歸的樊振東逼入絕境,最終僅以2分憾負。

  日前,國際乒聯對法烏進行獨家深度採訪,聽這位德國名宿講述他的乒乓故事。

  國際乒聯:你是如何走上乒乓球道路的?

  法烏:小時候我一直比較好動,嚐試了很多不同的運動項目像網球、足球,當然也有乒乓球。我直到10歲的時候還在一家足球球會裡踢球。5、6歲的時候我開始在一傢俱樂部里打乒乓球,但在那之前我已經開始在家裡打球了。我父親是一位乒乓球愛好者,這也是我最初想打乒乓球的原因。他在家裡放了乒乓球檯,我就是在那張檯子上開始打球的。他曾經也想在家附近建一個網球場,因為我在網球方面也很有天分,但是沒有拿到市政府的批準,所以我和網球就“無緣”了。

  我足球踢得也不錯,我想我可能單賽季就進了90球,但我還是在單項體育中表現更好,當時我已經是赫森球會最出色的球員了,可能也是全國最有天賦的選手之一。

  國際乒聯:正式開始全身心投入乒乓球中是什麼時候?

  法烏:直到十歲開始,我才全身心地專注到乒乓球當中。因為各種比賽安排得很緊,所以我必須選定一個項目。當時我已經在乒乓球上投入了很多,每週5次,開一個小時左右的車去法蘭克福練球,我的父母也付出了很多心血,但完全放棄足球選擇乒乓球還是比較困難,因為足球在德國非常受歡迎,我的朋友們也都在一支球隊。不過最終,時間證明選擇乒乓球還是正確的決定。

  國際乒聯:因為乒乓球,有犧牲一些別的生活嗎?

  法烏:對我來說,週末錯過一些派對不是很大的問題。我有自己要做的事情,比如參加比賽之類的。我也有幾次參加派對的機會,所以對我來說也更加特別。最終我還是選擇了體育相關的事業,我很滿意自己的生活。

  國際乒聯:你有乒壇偶像嗎?

  法烏:我的偶像是羅斯科夫,他和我來自德國的同一個地區,我們有同一位教練,他也是左手。我們之前共同點還是蠻多的。他是我崇拜的運動員,之後也給了我很多鼓勵和啟發,特別是在我認識他、看到他是如何刻苦訓練之後更是如此。之前我可能只是他的球迷,那之後從他那裡感受到了很大鼓勵。他也教給我很多有關乒乓球的知識。

  國際乒聯:哪場比賽讓你記憶最深?

  法烏:2015世乒賽8強對樊振東,那場比賽讓我“起雞皮疙瘩”了。那屆世乒賽是在中國,又是8強,所以是很重大的比賽。當時很多人都在為我加油,尤其我的對手還是中國選手,這種情況真的不太“正常”,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平時不管是對對手還是對球迷,我都很客氣,會花一點時間跟球迷在一起,給他們簽名,跟他們合照,回報他們的支持。我很喜歡在中國比賽,很有意思。

  國際乒聯:你有特意學習過中文嗎?

  法烏:2013年的時候我大概跟私人老師學了半年時間的中文。但之後我的主要精力還是放在了備戰奧運會上,每一分每一秒都用在訓練上面,所以就暫時“放棄”了學中文,之後也沒再撿起來。但現在我還是很想學習中文,這個奧運週期結束之後我大應該會再次開始學習吧。

  國際乒聯:一般比賽開始的時候你會給自己設定目標嗎?

  法烏:賽前我通常不會定很高的目標,但比賽當中我能立刻感知到我在場上是不是占上風,或者我有沒有可能去挑戰對手。大多數時候我都覺得自己可以去挑戰對方,在比賽中有這種信念很重要。賽前賽後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在比賽當中保持信心。

  國際乒聯:奧運團體賽場,德國男隊有什麼目標?

  法烏:目前我們隊的配置很棒。我還在繼續打球,奧恰可能正處在他的黃金年齡,弗朗西斯卡也達到了一個相當的水準,可以為團隊出不少力。我和弗朗西斯卡的雙打配合也不錯,賽制對我們來說也比較友好,我們對東京奧運還是有蠻高目標的。

  團體世界盃我們打得不好,對我們來說就是敲響了警鍾。不是輸給中國隊,而是輸給了別的球隊,對我們來說這種情況也不常見,警醒我們接下來應該要更加努力了。

  國際乒聯:關於“換手操作”,是專門練習的嗎?

  法烏:我記得在我小的時候,參加一些訓練營,大家會換手打著玩,我一直是右手最差的那一個。現在的話可能是因為自己移動速度不夠了,所以換手接來不及移動的球。

  國際乒聯:平時你還會進行別的運動嗎?

  法烏:之前還沒有成家的時候我會打打高爾夫,但現在我有自己的家庭了,沒法像以前那樣出門5、6個小時打高爾夫。我的空餘時間也不多,所以我發展了一些別的愛好,可以在出國比賽間隙進行。在家的時候我就專心陪家人,聽他們的安排。

  國際乒聯:是什麼樣的愛好呢?

  法烏:我很喜歡咖啡,但也不是一開始就開始喜歡的。25歲之後我才開始愛上咖啡,最開始我喝類似焦糖瑪奇朵這種比較甜的。後面經常出國我就會找當地最好的咖啡館,然後慢慢的就不需要加糖或者牛奶了。我自己也有專門的咖啡裝備,我有自己的咖啡機,咖啡豆。我特別喜歡跟別人討論各種咖啡話題。這對乒乓球員來說是個不錯的愛好,因為我們經常去不同的國家可以品嚐各種咖啡。

  國際乒聯:以後會讓自己的小孩打乒乓球嗎?

  法烏:我父親從來沒有要求我打球,所以我也不會去要求我的孩子。想要練體育或者做別的還是根據孩子自己的想法,他們想做的事我也會支持他們。目前來看,他們的興趣不是乒乓球,不過我都沒問題,每個人都有自己感興趣的事情。

  國際乒聯:到目前為止有想過退役的事嗎?

  法烏:我和我聯賽的球會有合約,直到2022年。我想把那份合約打完,這是我的主要目標。乒乓球在我的生命中佔據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很難想像沒有乒乓球,我的生活會是什麼樣。2021年世乒賽將在休斯頓舉行,我很期待這屆賽事。很多時候我們都在亞洲比賽,在美國舉行乒乓球賽事還不常見,這對於乒乓球來說是全新的市場,我希望自己可以將乒乓帶去美國,助力乒乓在美國的發展。

  國際乒聯:很長一段時間,你都處在職業生涯的巔峰時期,你是怎麼保持的?

  法烏:首先最重要的是享受運動,享受每一分每一球,感受好壞。這是我的秘訣。現階段我的訓練時間已經不太多,但每打一球,我都會去分析哪裡做得好哪裡可以繼續提高,這是很重要。

  (國際乒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