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廿載|在澳青年圖鑒:珠澳穿梭變通途,融入帶來大機遇
2019年12月22日18:19

原標題:澳門廿載|在澳青年圖鑒:珠澳穿梭變通途,融入帶來大機遇

今年是澳門回歸20週年。回歸後,澳門經濟快速增長、民生持續改善、社會穩定和諧,向全世界展示了具有澳門特色的“一國兩制”成功實踐。

澎湃新聞深入澳門細部,觸摸20年間澳門各個領域的變化,解開“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澳門密碼。從澳門的實踐經驗來看,“一國兩制”“完全行得通、辦得到、得人心”。

澎湃新聞今天講述在澳門工作生活青年的故事。

今年5月,澳門科技大學澳門傳媒研究中心曾發佈一份2019澳門青年思潮調查報告。調查顯示,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內地對澳門青年的吸引力增強,綜合2017年至2019年三年的調查結果發現,澳門青年普遍看好澳門和內地的發展前景。

在此背景下,近年來,越來越多的青年人流動於澳門與內地之間,以抓住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以後所創造出的更多的機遇和可能性。

近日,三名分別來自澳門和珠海的青年接受了澎湃新聞記者採訪,他們年齡跨度從27歲到33歲,有人繼承家族企業,感知澳門回歸後的快速發展為傳統行業帶來的革新,有人徒手創業,緊跟國家發展大勢,有人勤勤懇懇,在珠澳兩地穿梭奮鬥。

不同個體的奮鬥圖鑒已在澳門與內地的緊密聯繫中徐徐展開。

許樂敏(左)與爺爺許世元。澎湃新聞記者 湯琪 圖

她繼承家業感知回歸後的革新

幹練的短髮配上休閑西裝,許樂敏用這樣的打扮讓自己顯得像一位企業家,但從眉宇間透出的青澀,還是能把她與90後青年的身份緊密聯繫起來。

1999年,當時9歲的許樂敏是培正中學的一名普通學生,她的同班同學容韻琳在這年登上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獻唱《七子之歌》。容韻琳演唱中不那麼標準的普通話,成為一代中國人的集體回憶,更是許樂敏對澳門回歸最初的記憶:“你可知macau,不是我真姓,我離開你,太久了母親……”

“什麼是回歸?”童年時的她曾把這個問題拋給爺爺許世元。

“回歸,就是兒女回到母親的懷抱里。”爺爺答道。

許世元是澳門愛國商人,曾獲澳門特區政府授予大蓮花榮譽勳章。在新中國成立初期的華南物資交流大會期間,許世元購入湖南大米、湛江碗糖,並在澳門銷售,首次打開了內地大米和食糖在澳門的市場,促進澳門與內地經貿往來。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國貨價平質優,大受澳門市民歡迎,“愛祖國、用國貨”的口號深入民心。

許樂敏小時候常常在飯桌上聽爺爺講起他的故事,也受其鼓勵,積極參加學校“慶回歸”的活動。1999年12月21日,澳門各界慶祝澳門回歸祖國暨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大型文體彙演《濠江歡歌》在澳門運動場舉行,許樂敏參與了“千人荷花舞”表演項目。經過長時間的排練和最終的成功演出,澳門回歸的特殊意義深深印刻在她腦海中。

2008年,許樂敏開始在海外留學。原本想成為一名獸醫的她,在爺爺經商的影響下,決定修讀會計、金融課程。2012年畢業後,她回到澳門,跟隨爺爺在星華貿易有限公司工作。

回歸祖國後,澳門在國家的大力支持下,確立構建“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和 “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的發展方向,令昔日小城經濟的澳門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

由於眾多國際投資者和旅客進入澳門,也迫使澳門傳統的服務業提升服務質量以迎合大量外來的消費者。十多年來,眾多世界著名的連鎖品牌酒店、餐飲集團落戶澳門,大大擴闊了澳門服務業界的視野,提升了他們的服務水平,許樂敏管理的公司業務也順勢發生變化。

許樂敏(右)參與社區活動。受訪者供圖

由於以往澳門經濟規模小,除了行家中的往來及鋪面零售外,許樂敏的公司主要是供貨給酒樓食肆,但貨量不大,還要經常提心吊膽,害怕他們因營業不佳而結業,以致貨款未能收回。但近十多年間,公司為適應市場的需要,開始引入部分意大利外國進口產品、海味乾貨和香港製造品牌的貨品,市場反應良好。

現今澳門市場規模日益變大,各項營運要求非常嚴謹、正規,直接推動傳統食品行業提升管理質量和工作人員素質,嚴把貨品質量關,以適應客觀市場的需要。許樂敏發現,現今公司規模擴大了,設備更完善了,公司的製度化亦逐步建立起來,可以說是得益於回歸祖國後澳門快速發展。

如今,內地與澳門的往來越來越緊密,和澳門不少企業一樣,許樂敏的公司里也有不少內地僱員,他們往返於澳門和珠海兩座城市之間,其中不乏和她一樣的90後青年。

“70後、80後這一輩對一份工作的專注度更加穩定,而90後工作一兩年可能就會跳槽。”觀望90後一代青年的變化,許樂敏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無論是澳門還是內地青年,往往不會安於現狀,願意去更多的地方闖蕩尋找機會,現在內地經濟快速發展,也為澳門青年帶來了更多發展空間和平台。

林綺雯 受訪者供圖

她放棄公職創業緊跟大時代

土生土長的澳門85後青年林綺雯,近年的事業看起來跳出了澳門的圈子。

2015年6月,林綺雯所主導的“藍海智艇”項目因符合澳門產業多元發展的方向,而在200個申請項目中脫穎而出,成為首批入駐珠海橫琴澳門青年創業穀的項目團隊。他們致力於把全世界的海洋文化愛好者吸引過來,並和海洋文化活動結合,提供智能化、個性化的多元海上服務,把握好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帶來的機遇。

澳門與大海有著天然的聯繫,在林綺雯成長的過程中,大海也時刻伴隨著她。在林綺雯看來,曆史上早期的澳門就是一個小小的漁村,她的很多朋友更是漁民出身。但隨著時代發展,澳門的製船業漸漸凋敝,老船廠一個個變成回憶,如何用一種新的形態去連接海洋,成為許多對海洋充滿感情的澳門人思考的問題。

大學畢業後,林綺雯加入了澳門公務員的行列。五年的公職生涯期間,她參加了一次公務海洋活動,從此慢慢成為了海洋文化愛好者,更在際遇的驅使下和誌同道合的夥伴們一起推廣海洋文化,嚐試做過各類型文化推廣項目、參加青年社團等。

創業對她來說,起初是比較艱難的。“一開始家人並不理解為什麼要去做這些,因為曾經是公務員,各方面的生活也都很不錯,後來有家有室,一切都是穩定而有序的。”林綺雯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創業打破了這種穩定,需要的是一種“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勇氣。

在創業過程中,林綺雯漸漸發現,過去公職生涯的經驗讓她在與不同地區的政府機構接洽時都發揮了意想不到的作用,讓她更有信心去追尋夢想,也是因為曾經的公務員身份,讓她對國家及地區政策異常敏感。

2015年,《廣東自貿試驗區粵港澳遊艇自由行實施方案》對外徵求意見,此後又迎來了國家“一帶一路”倡議和粵港澳大灣區的相應政策,在海洋經濟得到高度重視的大背景下,林綺雯順勢選擇了遊艇和大海作為創業方向。

林綺雯認為,自古以來,澳門一直是“海上絲綢之路”重要一站,四百多年的中西文化交融曆史及獨特的地理優勢,使澳門成為“一帶一路”及粵港澳大灣區中最具魅力、最富競爭力的優勢及資源地區。她希望,遊艇行業與海洋經濟得到更多人的關注,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也更好服務國家所需,讓中國遊艇走向世界,服務全球市場。

珠海橫琴澳門青年創業穀為林綺雯初期的創業提供了大量的資源整合機會,橫琴新區對澳門創業者有許多優惠政策扶持,優越的創業環境和人才政策讓初創企業得到了非常順利的起步。

今年11月,橫琴新區出台《關於進一步支持澳門青年在橫琴創新創業的暫行辦法》,共計32條優惠政策,覆蓋青年實習、就業、創業、企業發展、人才引進等每個階段,為澳門青年在橫琴創新創業提供更多機遇,創造更好條件。

如今,林綺雯時常都要往返於澳門與珠海之間,她的合夥人中也有來自內地的青年夥伴與高校專家學者,她的創業彷彿是在搭一座橋,讓內地與澳門之間的合作又多了一種可能。

人來人往的拱北口岸。 澎湃新聞記者 湯琪 圖

他是穿梭雙城的珠海青年

林振宋在珠海與澳門間的往返,要比林綺雯更加頻繁。

從珠海的家中乘坐公交車前往拱北口岸,通關進入澳門,再從口岸乘巴士快線到位於氹仔的公司。這整個過程,要經過一個半小時。在下班時間,再將這個過程倒敘一次。

這條往返3小時的珠澳通勤路,是27歲的珠海青年林振宋幾乎每天都要走的。他的家住在珠海,畢業後即前往澳門,在澳門本地的廣告公司從事設計工作,至今整整五年。

為了保證每天上午9點準時在公司打卡,他6點就要起床,6點30分之前要坐上公交車,以避開7點開始的上班高峰期塞車。進口岸,排隊通關,出關,去巴士站,再坐上開往氹仔的51路巴士快線。

“到得早的話,還可以吃個早點便當。”儘管在一個半小時之中要完成乘兩次公交車、通一次關、跨兩座城的所有步驟,但林振宋向澎湃新聞記者講述之時顯得很滿足,“這幾年拱北口岸變化還是挺大的,以前新關還沒開通的時候,不提前個半小時到口岸排隊,真的很容易遲到,那時候每天入關都是人擠人的狀態,要碰上節假日,更是要排長龍,自從新一批查驗通道開通之後,這種問題基本解決了。”

在澳門與珠海間五年穿梭拚搏,林振宋(右)經曆了事業與愛情的共同成長。受訪者供圖

林振宋說,自從本式的港澳通行證換成了卡式,加之橫琴口岸和港珠澳大橋的珠澳口岸採取了兩地一檢的方式,不僅緩解了通關流量的擁堵,通關所花費的時間也縮減了不少,“剛開始的時候,進關去澳門需要花上至少半小時,現在十幾分鍾就可以完成了。”

因為生長在珠海,對於對岸的澳門,他始終感受到一種天然的情感關聯。1999年,林振宋7歲,從未去過澳門的他只是聽父母和老師談起,澳門是與祖國分隔多年的遊子,現在終於歸來了。“那時候每天都能從電視上聽到《七子之歌》,看到五星紅旗和澳門區旗飄揚的畫面,我就開始對這座中西合璧的城市充滿了嚮往和好奇,特別想去看看。”

直到高中畢業,林振宋才有機會和同學一起去澳門看看。“那時候的澳門已經和我小時候在電視上看到的不一樣了,特別熱鬧,特別繁盛,特別多元,在這裏,能見到來自很多不同國家的人,也能學習到不同的文化和習俗。”那時他就想像著,以後會不會有機會到澳門工作。

學生時代的想像終變成了現實。2014年末,林振宋收到了澳門當地一家廣告公司的錄用通知,開啟了他珠澳兩地的通勤之路。

在澳門工作的這五年,林振宋始終沒有離開廣告行業。“我們的主要工作內容就是繪製及印刷,尤其是報紙、雜誌廣告,因為澳門人有看報紙、雜誌的習慣,我們會根據客戶的需求設計不同的款項和風格。”他說,他現在所在的公司雖然規模不大,但是業務很廣泛,“基本可以涵蓋各個方面的廣告,所以我現在的工作還是很有挑戰的,也很容易產生成就感”。

除了對行業本身的熱愛,薪資待遇也是讓林振宋堅持通勤工作的理由,“雖然每個月只有4天休息日,但我目前每個月到手收入能達到1.5萬澳門幣(編者註:約1.31萬元人民幣),有時任務量比較多的話,會收入更高一些,年底還有13薪作為獎金,而且在薪資和晉陞上還有上升空間。”

在珠海和澳門,像林振宋這樣,從事著與兩地相關的工作或交往的人是數不清的。只需要在拱北口岸的通關大廳駐足片刻,即可知曉這個結論的得來原由——只要是在口岸開放的時段,無論星期幾,無論幾點鍾,在通關通道中穿行的兩地居民始終熙來攘往。

國家移民管理局珠海邊檢總站統計數據顯示,該總站年查驗出入境人數,已從澳門回歸前的2800萬人次增長到如今的超過1.63億人次,20年累計查驗出入境人員總數近20億人次。

林振宋說,未來他還會繼續在澳門工作,如果條件寬裕時,也會考慮住在澳門。驅動他們穿梭在雙城之間的,是珠海和澳門融合發展帶來的一個個機會。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