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孩子的祝福 劉馬露明X陳慧兒
2019年12月19日19:39

給孩子的祝福 Wishes for children

孩子因我而生,而我亦因孩子而經歷、成長。沒有我的孩子,也沒有今天的我。除了是三個女兒的母親,《旭茉JESSICA》成立二十年,是我的孩子,亦因為這孩子讓我經歷,建立了許多珍貴的友誼。

在新一年的第一期,我請來兩位在兒童工作上作出貢獻的成功女性,分別是2018年成功女性得獎者劉馬露明(Christine),以及2018年的Women of Excellence陳慧兒(Ois)。兩位同路人因《旭茉JESSICA》而相遇,今天我們三個媽媽聚首一堂,談的是香港的孩子,以及對他們的想望。

Text: CT

Photography:Sze Chuen

Special thanks for the perfect location: 問月酒店 Mira Moon Hotel

J:Jessica Ng

C:Christine Ma-Lau

O:Ois Chan

Christine是我中學時的師妹,相識超過三十年。2018年時,她以教育工作者的身份當選《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由師妹變成校長,她帶領香港品格教育的發展,真是引以為傲!在同一屆的成功女性頒獎典禮,Ois是Women of Excellence的得獎者,因兒子患上白血病而令她立志幫助病童及其家人,後來更當上生命小戰士會主席--一個為癌病兒童服務的互助組織。Christine碰巧是願望成真基金「童願.同享」委員會主席,為身患重病的孩童實現願望。

J:兩位都是2018年的得獎者,還記得獲獎時的心情和當晚的盛況嗎?

C:當然記得,仍然很深刻。記得我全程看著不同的女性得獎,覺得自己有些不配,因為每一位女性都很成功,不單是自己公司的發展,還有貢獻社會。

J:我的印象都很深刻,你daddy mommy真的很開心,好像比你結婚那天更加開心!

C:哈哈,我很感恩,可以在公眾場合去多謝我的父母。十幾年前開始這個教育工作,當年是戰戰兢兢地告訴家人,因為當時他們對我有很大的期望,想我做一些別的東西,例如律師、銀行家或傳媒。但我想做教育,幸好他們都很支持我。十幾年後,我做的事情能夠幫助別人,所以真的很感激他們這些年來的支持,亦很多謝Jessica給我這個機會,在公眾場合感謝他們。

J:Ois那麼你呢?

O:我當然記得!當晚我們的小朋友在頒獎禮上表演。我記得當時接受這個獎項時,都覺得有一些尷尬,因為每一個人都在講成功之道,而我因為孩子病了而放棄了自己的事業,跟很多病童的媽媽一樣,覺得很難回到職場上。幸好,在頒獎禮後的數個月,竟然獲得工作機會,更可以做老本行,真的很開心。這是一個對自己的肯定,而我的經歷亦鼓勵了病童的家長。

J: 兩位在這幾年的工作順利嗎?有新的發展嗎?

O:兒童醫院已經正式營運,生命小戰士會的小朋友是第一批癌病的小朋友入兒童醫院,我們的會址亦會由威爾斯親王醫院搬到兒童醫院附近,所以在營運上和服務上將會有新的方向,並且正逐步實行中,其他的服務會一直繼續。

C:我在推廣品德教育的這十多年,曾經跟許多家長合作,很開心看到小朋友的得著和改變。但我想將這一套理念帶給更多家庭,我深信品格教育可以令整個家庭都有得著,於是成立了品格教育協會。現時已經跟約二百間教育機構合作,培訓老師。平日我只能接觸一小部分的孩子,但要是訓練了五十個老師,讓整間學校實行,相信學校的文化都會變得不一樣。假如每個人在每間學校裡,都帶著同理心,尊重別人,整個社會都會變得更加好。此外,還會做更多關於老師的培訓和家長的講座,希望可以幫到更多人。

J:知識可以往google裡找,但愛心、責任心、毅力,是不可以google的,真的要慢慢學,而現在更是越來越需要這些東西。

跟孩子打交道,是兩位的日常事務。孩子各有故事,交織在一起,就是各種各樣不同經驗的累積。從這些許許多多的成長經歷之中,必然讓自己的人生更加豐盛。他們被這些故事圍繞著,必然有許多發人深省的領悟。

J:兩位從事與兒童相關的工作那麼久,有沒有一些難忘的故事可以分享?

C:有一個小女孩令我印象很深刻。有一次我在班上問學生,有沒有試過欺凌別人,一個小女孩舉手,承認自己有欺凌別人,會取笑別人,會令人哭。她在我們學校上了幾個月課後,我邀請她到一個家長的講座上分享。她說來了大半年,懂得了一些道理,就是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都有自己的強項,於是她不再須要欺凌別人,亦明白自己欺凌他人只因沒有自信。小女孩的媽媽亦告訴我,老師留意到她年初時不斷欺負別人,年尾時竟然想去幫助每一個曾經被她欺負過的人!現在她已經大學畢業了,常常去不同國家進行慈善籌款,是一個很有愛心的女孩子,這例子讓我十分感動。

O:我都有很多難忘的經驗。記得我兒子在十三歲時證實患有白血病,最初的時候,真的很難正面地接受這件事。記得一次在病房裡,看到兩個穿著紅色T-Shirt的年輕人迎面走過來,說他們也曾經睡過這張床。我當時的感覺是很震撼。其中一個年輕人對我的兒子說,你有白血病,我也有,而我康復了。他們說,今天回到病房,就是想告訴病人是有希望的,這不是絕症。當時房間裡還有四個小朋友,他們一聽完便衝過去兩位哥哥那裡。我記得我的兒子當時跟我說,媽咪我現在很有信心,我會好過來,我也要回來這間房,跟新來的小朋友說同一番話。結果,他真的有回到病房,跟病了的小朋友說同一番話。後來我也成為義工,與病童的媽媽同行,渡過難關,很多病童康復後都會回來做同一件事,義工的人數一直上升。當然未必每一個小朋友都可以渡過難關,但至少在過程中,有一個正面的環境,不是只活在恐懼和死亡之中。

J:我有一個想法。Christine的學校舉行很多讓學生實習的活動,而你們兩位會不會從中找到合作的機會?

C:Jessica的idea很好。Make-a-wish(願望成真基金)在年半前成立了Kids for wish kids,一個讓小朋友幫小朋友的活動。我們雖然不可以接觸抗病中的小朋友,但可以接觸康復了的小朋友。這活動邀請小朋友與康復的小朋友合力去做一件事,例如早前與奇華餅家合作,邀請我們的小朋友跟康復的小朋友一起焗餅,他們會一起去義賣,籌款幫助抗病的小朋友。康復者的家長說,孩子因待在醫院太久,沒有機會接觸其他小朋友,這些活動讓他們有機會做好玩的事,接觸平時沒機會接觸的人。有些小朋友在患病時,覺得總是要讓別人幫,沒有機會去幫其他人,這些活動可以讓孩子empower自己,增加自信。

O:NGO之間不會有competitor。每年都有大約170個新的病症,這170個病症當然不只是我們的服務對象,也是其他團體的服務對象,包括Make-a-wish。我有主動接觸Make-a-wish,讓我們的小朋友去參加他們的活動,我的兒子也是其中一個受惠人。我知道Make-a-wish有一個難題,就是難以入學校,而我們作為病友家長的角色,會比較容易達到。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從來是雙向的,在交往的過程中除了建立了友誼,亦會獲得許多意外的收穫。教學相長,相信Christine作為教育工作者,也在自己工作中學到不少東西。而Ois也定必在鼓勵病童家長的同時,讓自己得到鼓勵。

J:兩位在幫到小朋友之餘,在小朋友的身上又學到了些甚麼?

C: 從事兒童教育多年,我發覺小朋友是透過觀察我們的行為來學習,而不是聽我們說甚麼。所以我真的要做一個好榜樣,而他們給我一種動力,讓我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要做得更好,我亦在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例如creativity、love of learning、天真和單純。我最大的經歷是because I want to be the best for them, it makes me want tobe better each day。

O:我就會用一張白紙來形容剛剛出生的小朋友。紙有好多種,不同顏色的,不同質地的,就好像小朋友本身的天性。父母就好像藝術家,無論紙張本身質素好不好,用的顏料好不好,如果父母只灌輸負面的訊息,很多挑剔,我相信這幅畫怎樣畫都不會畫得好。假如紙張本身是灰暗的,甚至有點爛,材料不怎麼好,但畫家懂得發揮,隨時都可以變成傑作。光說是沒有用的,必須身教,自己不要怨天尤人。例如在下雨天時,有些人會覺得天氣很壞,但我丈夫會說,下雨其實不錯,因為有雨水,農田就得以灌溉,只要改變想法,一切都可以變得很正面。

劉馬露明小檔案

畢業於英國倫敦大學經濟學院,主修經濟與哲學;及後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取得教育碩士,主修兒童發展。2009年時創立JEMS Learning House,並在2016年成立了非牟利機構品格教育協會(Character Education Foundation),在社會各層面宣揚品格教育的重要性。已婚的她現為三個孩子的母親。2018年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

陳慧兒小檔案

室內設計師,與英裔丈夫育有一子一女。因兒子在升讀中二時患上血癌,期間得到生命小戰士會的義工鼓勵及支持,兒子在抗病一年後康復,她遂由該會受助人變為義工,與兒子、女兒及丈夫一起參與義務工作。2014年加入生命小戰士會董事會擔任秘書一職;2016年獲選為主席,任內成功爭取生命小戰士會進入香港兒童醫院,她並繼續以過來人的身份幫助患癌病的兒童及其家屬。2018年獲頒《旭茉JESSICA》Women of Excellence獎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