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安倍好友」強姦 日女記者獲賠23萬
2019年12月19日03:00
伊藤詩織在東京法院外激動落淚。 

【星島日報報道】日本女記者伊藤詩織控告電視台男高層山口敬之強姦的民事訴訟,東京地方法院周三早上裁決,下令山口賠償三百三十萬日圓(約二十三萬七千港元)給伊藤。在強姦案女受害人極少報案的日本,伊藤成為該國MeToo反性侵運動的象徵。山口與首相安倍晉三關係密切,被形容為安倍的「御用記者」或「安倍好友」。他聞判後決定上訴。

三十歲的伊藤詩織原索償一千一百萬日圓(大約八十萬港元),雖然法庭裁定的金額與她的要求相差很大,但她知道裁決結果後在法庭外向記者發表談話,說十分感恩。二〇一五年案發時,伊藤詩織是東京一間通訊社的實習生,當時實習期快將結束。現年五十三歲的山口敬之當時則是東京廣播公司(TBS)駐華盛頓分社社長。他與安倍晉三關係密切,曾為安倍寫傳記。

伊藤於二〇一七年公開指控山口,稱山口於二〇一五年藉談論工作機會,與她共進晚餐,事後卻趁她失去意識時將她強姦。伊藤說:「我記得的最後一件事,是我走到壽司料理店的洗手間。」她懷疑山口在飲料中對她下藥,警方沒有檢驗出來。伊藤說:「當我恢復意識,一陣劇痛,我躺在酒店房間里,他騎在我身上。我雖然知道發生甚麼事,但已經不能思考。」她之後報警指控山口把她強姦。

伊藤指她報案後,警方強逼她用一個人體大小的人形公仔重組案情,其間有男性警員在場觀看。她說:「三名男性警員將公仔放在我身上,詢問案發時確實發生怎麼事。」她憶述:「我躺在地板上,他們把娃娃放在我身上,開始擺動,他們一直問:是像這樣嗎?然後拍下照片。感覺像二度強暴。」她又說:「我當時只能將此事歸類為一宗(新聞)個案,我是一個正在尋找真相的記者,保持客觀及冷靜。」警方調查後,認為證據不足,遂停止調查。伊藤其後循民事入稟法院,但山口一直否認強姦,反控伊藤誹謗及損害其名譽,向她索償一億三千萬日圓(約九百四十萬港元)。不過,法庭周三裁定他敗訴。

這宗案件轟動海內外,因為一向以來,在父權社會下,日本強姦案女受害人極少向警方報案。根據政府於二〇一七年公布的調查報告,只有百分之四女受害人報案。伊藤勇於站出來公開事件及提出控告,受到各方讚許,令她成為日本MeToo反性侵運動的代表人物。

法庭早上作出裁決之前,伊藤接受訪問,說自己受到各方的支持:「今早起來,收到數個來自不同地方的訊息,說無論結果如何,他們都和我在一起,因為我的行動很有意義。」法庭宣判後,伊藤在法院外手持上面寫有大大的「勝訴」字牌說:「我們贏了。反訴遭到駁回。」這宗案件在日本帶來深遠影響,促使國會一致通過修改法例,加重性罪犯的懲罰,並授權執法部門更容易起訴性罪犯。

不過,伊藤打破沉默的行為曾在網上遭到欺凌,甚至收到死亡威脅。二〇一七年十月,伊藤以本名在日本出書《黑箱: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記錄事件與心路歷程,把只有當事人知曉的密室對話,及她提出起訴後遇到的司法及媒體高牆,全記述在書中。她現為獨立記者,主要在《經濟學人》、半島電視台、路透社等外國媒體發布影像新聞和紀錄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