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上訴機構剩一法官 爭端解決功能瓦解
2019年12月09日03:00

【星島日報報道】(星島日報報道)調解國際紛爭一直是世界貿易組織(WTO)二十五年歷史中的核心功能,但這個角色近來卻因美國不斷反對而瀕臨瓦解。被形容為「世貿最高法院」的世貿上訴機構「爭端解決機構」(DSB),因美國阻撓任命上訴法官而後繼無人,本周二兩位法官退休後,將只餘下一名中國籍女法官。人手不足令此上訴機構即將於周三起停止運作,爭端解決機制癱瘓。

正常狀況下,爭端解決機構有七位法官,每位任期四年,可以連任一次。中國籍女法官趙宏在二○一六年上任時,機構有七位法官。二○一七年先後有三人任期屆滿或辭職,其中兩個空缺完全沒有提名接任人選,一個提名接任人遭歐盟反對。去年九月,來自毛里裘斯的塞爾萬辛任期屆滿,因美國反對其連任而卸任走人,餘下審理上訴所需最低要求的三名法官。印度籍的巴蒂亞和美國的格雷厄姆將於明日午夜完成第二任期,雙雙退休,之後只剩下趙宏一位法官,人手不足之下無法再審理案件。若幾天內沒有突破性進展,爭端解決機構將於周三起停止運作。

美國擔心世貿裁決違反其利益,從奧巴馬年代開始逼使世貿改革,其中一項手段就是阻撓世貿任命上訴法官,間接使世貿重要職能作廢。特朗普上任後,其貿易團隊延續此政策,甚至加強對抗力度。世貿成員國多次提議展開聘請新法官的程序,截至十一月底有超過一百個成員國贊成,但由於世貿原則上採取全部成員協商一致的原則,美國反對令此事膠着。

美國對世貿上訴組織的指控,包括司法範圍過大、延誤裁決和法官薪水過高。美國認為上訴機制的本質是解釋世貿規則,但其裁決卻為世貿組織成員帶來了新的義務,實際上是在制定新的法律。美國高級貿易官員堅持,美國憲法不允許外國法院取代美國的法院。另外,美國也不滿上訴機構沒有盡快作出裁決,有法官在任內做不完自己的案件,甚至要在任期結束後繼續聆訊。該上訴機構並於今年七月,裁定奧巴馬年代對中國貨品的反傾銷措施,違反世貿規定,引起美方不滿。

華府早前曾威脅阻止世貿組織二○二○年預算案通過,令世貿面臨在明年一月一日起停擺,但最終在上周四支持一項臨時預算妥協方案,內容包括大副削減上訴機構的預算。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貿易專家奧爾登說:「毫無疑問,特朗普政府已經殺死了上訴機構。那就是它的意圖,而它成功了。」

世貿組織成立二十五年來,調解國際紛爭一直是其核心功能。世貿前總幹事拉米曾形容,此機制是世貿「皇冠上的明珠」。爭端解決機制包含兩步程序,當有國家提出申訴,會先由不同國籍專家組成的小組審查證據並決定誰是誰非。如果有國家不滿而提出上訴,將由爭端解決機構作出裁決。上訴機構癱瘓將使國際貿易爭端陷入困境,若有國家不滿專家小組的意見,只要向無法運作的爭端解決機構提出上訴,即可拖延執行裁決。

世貿秘書長阿茲維多上周五警告,世貿正面臨嚴峻選擇。他說:「你可以重拾公正、有效、高效率的兩階段複審,那是多數會員想要的。你也可以做出其他選擇,對更多不確定性、不受限制的單方面報復打開大門,帶來更少投資、更少增長和減少創造就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