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ivate every drop of wine】Yangarra酒莊釀造大師.締造非凡酒液
2019年12月05日12:30

然不同的歷史載體。有人說新世界的自由釀造個性,引發酒液的光茫出眾,另一邊廂,卻有人堅守舊世界的規範準則,認為這是王道。總言之,就是各有喜好,新舊世界同樣有閃爍「巨星」。

若論到新世界中的好酒,筆者會想到來自澳洲的Grenache。今年八月, Yangarra 2016 High Sands Grenache被澳洲葡萄酒主導權威 James Halliday,於 2020 年度的 Halliday Wine Companion 大獎上,評選為今年的「年度佳釀」。而該酒所屬的Yangarra酒莊釀酒大師Peter Fraser, 同時被評為「年度釀酒師」。其實不止一次,Peter的大名享譽酒界;他所策動的有機與生物動力法,更讓Yangarra酒莊的出品層次更豐,屢有佳作。

位於南澳麥克拉倫谷(McLaren Vale)地區的Yangarra,是擁有有機和生物動力農法認證的葡萄園酒莊。

「年度」的吸引力

「年度佳釀」和「年度釀酒師」的出現,有時是互相牽引,彼此帶動。在被James Halliday稱為澳洲葡萄酒之「王」前,Yangarra酒莊出品的 High Sands Grenache葡萄酒,早在過去數年氣勢如虹。如在2016年,James Halliday 已將 Peter評為「年度釀酒師」,而 2015年的High Sands Grenache亦於去年被 Halliday選為「其他紅酒」類別中的頂級葡萄酒之一。此外,他亦於2018年被美國知名葡萄酒雜誌《Wine Enthusiast》一年一度的Wine Star Awards中被提名為「年度釀酒師」。

隨著種種讚譽,High Sands Grenache 成功與其他知名得獎葡萄酒齊名,當中包括 Henschke Hill of Grace Shiraz 及 Bass Phillip Reserve Pinot Noir。這份認可,證明了全球對 Grenache 葡萄酒有著越來越深厚的興趣,同時鞏固了它於世界舞台上的地位,昂首於一系列經典國際葡萄酒種類之中,得到業界賞識。

釀酒大師 Peter Fraser,為釀造過程注入原動力。

釀酒大師激發品牌原動力

成功非僥倖,Grenache 葡萄酒的成功,Peter在背後居功不少。自2001年起加入Yangarra的他,負責葡萄酒釀製工作之餘,亦漸漸成為品牌背後重要的原動力。在數年之後,品牌已在2005年及2006年贏得 Wine & Spirits 年度最佳酒莊的殊榮。

「由我第一年加入Yangarra開始,這區域的Grenache葡萄就已經展現非常出眾的個性。我們於2005年推出首批High Sands年份葡萄酒,至今我仍認為它非常出色。而Grenache 葡萄亦在葡萄酒界越來越備受注目,全因在釀酒過程中,充分展現地方獨有的風味質感與細微之處。」

他這番獨有見解,很大程度源於對釀酒懷有不一樣的熱情。在此之前,他特別遊歷法國、美國以及西班牙等多地酒廊,醉心鑽研釀酒技藝,心中早已儲有一套自家對釀酒方法的「讀心術」。當成為Yangarra一分子後,更與葡萄栽培學家 Michael Lane 一同合作,積極發展適合當地的釀造葡萄酒大法,將當地的風土人情與釀造技藝融為一體。

Yangarra 2016 High Sands Grenache。

經過二人的合力打造,莊園全部採用有機及生物動力農法種植。有機認證是指釀酒過程中會採用人工化學合成的殺蟲劑、殺菌劑、肥料或除草劑等非天然製品,釀造過程中,完全不會添加二氧化硫(Preservative Free)。加上生物動力法來釀造紅酒,耕作時更需要遵循一套神秘的「生物動力日曆」,即自製各種動植物土壤保養劑和肥料,並於耕種葡萄期間,對所有生物一視同仁,保持生物的多樣性,讓葡萄園營造成一個自給自足的健康小天地。

話說回來,High Sands Grenache 除是農莊的其中一個代表作,也是展現​Yangarra隆河谷南部風情的頂級佳釀。酒液風味濃郁出色,呈現緊緻卻和諧、恬靜的氣息,散發複雜、帶有濃郁黑色水果辛香的氣味。其釀造葡萄是來自莊園中最高處一個佔地4.2英畝的老藤區。這種粗糙的灌木藤早於1946年種植,並一直於擁有超過5,000萬年歷史的北馬斯林白沙上,以乾燥的地理環境生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