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談兵|打敗湖人的不是裁判!而是這些東西
2019年12月02日14:21

輸波不算什麼大事
輸波不算什麼大事

  有不少人要我聊聊哨子。尤其是比賽第三節的那一陣“密集偏哨”。

  的確,我也覺得有些回合的吹罰可能存在著一些爭議,也在一定程度上讓球員的比賽心態出現了一些波動。

  但是,你得明白,哨子這事就是這樣的——有時候你會成為得利的那一方,有時候不會——裁判的吹罰表現如何,取決於其個人,也取決於現場突發的比賽狀況。畢竟人眼不是鷹眼,更不是精準到分毫的機器。出現爭議是可以理解的,就算不能理解,你又能怎樣?

  所以,與其把精力全都集中在這上面,倒不如看看紛爭之外的比賽本身,究竟發生了些什麼。

  就像安東尼說的那樣,別想其他的,掌控自己所能掌控的那些,就夠了。

  那…湖人到底是怎麼被獨行俠打崩潰的呢?就拿比賽形勢風雲突變的下半場來講好了。

  這是下半場剛開始時的一個比賽回合。

  當錫弧頂持球突破,上籃被麥基長臂干擾,占士做了第一步卡位,但並沒有做後續的拚搶。球就在身前不遠處,可占士還是眼看著對手收下了這個前場板,重新開始組織進攻。

  之後法烏津吉斯持球進攻,而此時的占士,卻在防守端出現了愣神,全然沒有察覺對手已經偷偷從底角溜到了籃下。雖然麥基及時地補位彌補了這一次防守中的過失,但在後續的點搶過程中,湖人還是沒能保護住籃板。

  值得注意的是,此時比賽還沒有進入到“密集爭議哨階段”,雙方的情緒相對平穩,湖人也仍舊處在一個小幅領先的位置。但在比賽積極性的對比上,獨行俠顯然要遠勝過主場作戰的洛杉磯湖人。

  而由此衍生出的問題就是,獨行俠球員能夠隨意地在場上做自己想做的事——湖人的防守不僅積極性不高,溝通上也存在著障礙。

  像這球。

  獨行俠快推反擊,當錫一個長傳就打到了湖人的禁區腹地。接著湖人就開始輪轉,占士盯芬妮-史密夫,波普協防一手,轉小哈達威,波普失位,古斯馬到中間補。

  這時候,問題就出現了。

  如果按照最好的換防操作,波普在追小哈達威失位之後,就應該立刻交代換防,把小哈達威完全交給古斯馬,自己去守底角的芬尼-史密夫,然後占士堅決地往三秒區移動,去斷哈達威跟鮑維爾的聯繫。

  但在這個回合中,我們並沒有看到這樣積極地移動。

  再比如這個回合。

  占士堵了當錫的突破,接著又挪步到了三秒區堵了克勒貝爾,顯然,當克勒貝爾突破時,並不需要多人防守的圍堵,但古斯馬這時候卻突然移動到了禁區,導致芬尼-史密夫被完全放空。類似的場面還有這個。

  在占士並沒有失位的情況下,古斯馬的突然補位導致了後續防守的輪空,獨行俠輕鬆打進兩分。

  在今天的比賽里,湖人隊在防守端出現了大量的愣神、失誤以及溝通不力的狀況。一方面,這從側面展現了獨行俠進攻的整體性,良好的運轉球,一直在撕扯著湖人的防線,但另一方面,湖人較為慵懶的比賽狀態,也為對手的進攻自信,提供了滋養生長的土壤。

  當然,這種懶散也不只是出現在了防守端——他們在處理落後局面時的進攻表現,同樣漫不經心。

  像這種所有人站定,一沒爭搶籃板的可能,二沒戰術跑位的配合,在今天下半場的比賽里,比比皆是。

  而當你看到一支球隊在比賽中長時間表現如此時,最好的選擇就是關掉電視,然後趁早睡覺。NBA從無弱旅,更何況,對手還是本賽季至今進攻火力最旺的獨行俠。

  所以,回過頭再來看這場比賽,湖人落敗的原因真的就只是“偏哨搞崩我湖心態”這麼簡單麼?有影響,但顯然也不全是。

  獨行俠在這個夜晚搶了16個前場板,比湖人多7個,二次進攻23比10,贏了13分,他們比湖人更加積極;湖人空洞的防守狀態,讓獨行俠獲得了49次三分投籃的機會,投進了17個,光在三分線外就湖人多拿了30分,他們的球員對於這場比賽的準備要比湖人更充分。

  能量感,又或者積極性,就是這麼個神奇的東西。

  你只需要在防守時,橫移能早挪一步,拚搶五五開的籃板時,能再多往前夠一點,力求把每一個容易被忽視的細節,都做到更加精細,就能改變場上許多事情。

  但顯然,在這方面,今晚的湖人做的還不夠好。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不過也就是一場12月初的常規賽罷了。湖人並不完美,路人皆知的事——你總不會告訴我,你在期待湖人能夠打出80勝2負的常規賽戰績吧?——與其執著於一場比賽的勝負,如何通過一場挫敗,來吸取經驗,找到不足,或許才是這支旨在明年6月發光發熱的球隊,眼下最該去思考的問題。

  (代號952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