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維斯盃ATP世界盃為何不能合併? 比基動了誰的乳酪
2019年11月29日13:44

比基觀戰台維斯盃
比基觀戰台維斯盃

  長久以來,世界男子網壇都是由ITF(國際網球聯合會)和ATP(國際職業網球聯合會)兩大組織所管理。前者手握四大滿貫和奧運會等賽事,而後者則負責組織和管理職業選手的積分、排名、獎金分配等。

  兩大組織原本各司其職,但如今卻為男子團體賽事爭得不可開交。當ITF和足球明星比基主導的台維斯盃於11月底落幕後,ATP主辦的世界盃又將在明年1月舉辦。

  面對如此密集的賽程,費達拿等高排位選手自然有選擇不參加的權利,而對那些低排名的球員來說,他們在僅僅1個多月的調整後,不得不拿起球拍奔赴新的賽場。甚至有的球員,連參賽資格都無奈失去了……

  新台維斯盃究竟動了誰的乳酪?

  幾乎是在拿度稱霸網壇200周的同一天,瑞士天王費達拿攜手小茲維列夫在墨西哥的一場表演賽中,創造了網球比賽歷史最高上座紀錄(42517名觀眾)。

  一邊是拿度激動得躺倒在地,隨後與隊伍一起高舉獎盃,甚至還高興小酌一杯;而另一邊是,費達拿在南美地區播撒網球的希望,同時還輕鬆地賺得盆滿缽滿。

  費達拿缺席台維斯盃去參加表演賽,這令他成了被口誅筆伐的對象。雖然瑞士人對這項比基主導的賽事留有質疑,但他沒來參賽是因為瑞士隊壓根兒沒能躋身11月的決賽圈。

  毫無疑問的是,作為職業化程度很高的網球運動,選擇參加哪一項比賽都是球員自己的權利,尤其是對於那些精簡賽程的老將,選擇本身也是對自己的保護。

  但在比基看來,費達拿一直對新台維斯盃頗有微詞,無非就是這項賽事觸及了瑞士人的利益——後者曾公開反對激進的賽制改革,還告誡大家不要將台維斯盃辦成“比基杯”。

  所謂激進的改革,其實就是新台維斯盃取消了主作客製,而採用了足球賽場常用的賽會製;同時,將原先一整年的比賽壓縮到一週進行,並在比賽中將5盤3勝製改為3盤2勝。

  “我知道他這麼做是在保護拉沃爾杯。”比基直言不諱地說。比基口中的“利益”就是費達拿主導的拉沃爾杯——這項以澳州名宿羅德·拉沃爾命名的賽事是一項表演性質團體賽,由世界頂尖男網選手組成歐洲隊和世界隊進行比賽。

  “我們的拉沃爾杯剛剛三週歲,而台維斯盃已經快要120年了。”對於比基的質疑,費達拿反駁道,“如果有人質疑我們之間是在競爭,那我只能笑笑。”

  而新台維斯盃在改革上的確是在朝著更商業化道路行進,但是比賽現場卻依舊只有在本土的西班牙隊比賽時才能夠坐滿……

  ATP世界盃是什麼?

  在看到了ITF對於台維斯盃的改革後,ATP去年宣佈將從2020年1月在澳州舉辦一項新的男子網球團體賽事——ATP杯。

  作存在超過百年的網球團體賽事,老台維斯盃在過去因為賽季賽程過長、頂尖球員常常缺席等問題飽受詬病,但即便如此,ATP也沒有想過用一項新賽事去與之競爭。

  那麼,為何在巴塞隆拿球星比基決定改革台維斯盃後,ATP也開始舉辦自己的團體賽事了呢?

  答案也有很多,但有一項毋庸置疑——改革真正觸碰到了ATP的利益。當ITF借助比基的公司提高獎金甚至期待盈利時,ATP的世界影響力和對選手的積分、獎金管理等方面必然受到衝擊,呼之慾出的ATP世界盃就不足為奇了。

  其實,這些年兩大組織常在暗中角力——比如只有參加了台維斯盃的才有機會去奧運會,而參加台維斯盃和奧運不會獲得ATP積分,也因此不會反映在球員的世界排名上……

  既然已經撕破臉皮,那麼為了讓比賽更具可看性,ATP世界盃就要吸取台維斯盃的教訓:每一個國家排名是按照各國ATP單打排名最高的球員進行排名,並吸取各個國家世界排名前兩名的選手參賽。

  因此,在全新的ATP世界盃中,西西帕斯、蒂姆等名將不會再因為自己的隊伍沒有獲得資格而缺席。相應的,高人氣的球員不僅可以為國而戰,還可以獲得最高750分的積分。

  不過,對於ITF和ATP的這兩項團體賽,費達拿可一點也不“偏心”。他之前就宣佈將不參加ATP世界盃,根據這項賽事的規則,本來已經入圍的瑞士隊也因此無緣這項比賽。

  多方利益博弈,誰來保障球員利益?

  ITF和ATP互相競爭的結果是,2020年的新賽季將出現三個男子網球團體賽。其中,拉沃爾杯和ATP世界盃都隸屬於ATP管轄範圍內,他們聯手對抗來自另一個組織的台維斯盃。

  除了拉沃爾杯,ATP世界盃和台維斯盃的賽程均在一週左右。老將或是高排名選手可以選擇精簡賽程,有選擇地參賽,甚至像費達拿那樣僅僅是參加表演賽就可以輕鬆賺錢。

  據西班牙媒體《Punto de Break》報導,費達拿在南美一共參加了5場表演賽,每場比賽出場費高達200萬美元,總共可以掙得1000萬美元。此外,他還將在12月底來到杭州繼續參加表演賽……

  但對於低排位的選手來說,他們在前一年年底參加完台維斯盃決賽,第二年1月就要參加ATP世界盃,緊接著就是澳網的熱身和比賽,而2月他們又要開始全新一年的台維斯盃資格賽……

  根據ATP公佈的數據,世界排名前三的拿度、德約和費達拿全年都參加了17項賽事。而世界排名在50名開外的球員,大多參賽數量在25-30項。

  儘管嘴裡吐槽不斷,但低排名選手不得不在各個國家和地區之間疲於奔命,賺並不多的積分和獎金,但像ATP世界盃這樣的新賽事,甚至沒能給這些低排名選手參賽的機會:

  僅僅因為費達拿的缺席,瑞士隊整支隊伍喪失了參賽資格;而因為每支隊伍僅取前兩名參賽,這個國家排名在第三位之後的選手也就失去了為團隊而戰的機會。

  諸多問題的出現,比基和網球界的大佬們又開始商討合併的可能。比基透露,自己其實一直在與ATP探討將亮相賽事合併成一個“超級賽”的可能。德約和拿度也認為,一個賽季存在兩個團體賽也是不應該的。

  那是什麼阻止了合併的進行呢?說來說去還是利益——“ITF和ATP是兩個不同的組織,所以這很複雜,要想做出任何改變是不容易的。”德約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