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後,給Apple Watch做遊戲的人們怎麼樣了
2019年11月27日16:24

  還記得Apple Watch剛發售的時候,大家對手錶遊戲的暢想嗎?

  4年前,蘋果發佈新的智能設備,很多人談到了為之設計遊戲的可能性。新的平台也吸引了不少開發者。但智能手錶的硬件特性、生態畢竟不比手機。沒有獲得足夠關注和收益之後,很多人選擇了離開。

  當然,4年過去,也仍然還有一些開發者在嚐試不同的可能性。現在的Apple Watch還是一個適合遊戲的平台嗎?

  GamesBeat的記者採訪了幾位曾經或仍舊為Apple Watch做遊戲的開發者,他們對此各執一詞。

  葡萄君編譯了文章,以下為GamesBeat原文(略有刪節),原題為Apple Watch game developers see hope and heartbreak on platform’s future

  距離第一代Apple Watch發售已經過去了4年。手錶平台的遊戲正在不斷進步,持續地拔高技術以及遊戲設計的極限。儘管如此,對Apple Watch平台的遊戲前景,關於“這是不是一個適合遊戲的平台”,遊戲開發者們依然各執一詞。

  一切的開始

  “表盤上的遊戲”並不是一個全新的概念。Apple Watch於2015年發佈之時就有許多開發者嚐試在手錶上運行遊戲。但在那時,遊戲的運行都是在iPhone上面完成的。通過特殊的軟件,iPhone完成了遊戲程序的運算,然後將數據傳輸到手錶上顯示出來。雖然整個過程相當複雜和緩慢,依然有開發者們願意在這個全新的平台上設計遊戲。

  Will Luton就是他們中的一員。Luton和他的朋友Paul Virapen建立了WearGa工作室,主要為當時相當流行的Pebble智能手錶設計遊戲。兩人最早期的作品之一是一款名為《像素礦工》的放置類遊戲,成本5000美元。這款遊戲一經推出就獲得了玩家們的好評,成為了Pebble Watch平台最受用戶喜愛的遊戲,也是第4受歡迎的手錶app。

  Luton回憶說,“有一段時間,超過十分之一的Pebble手錶安裝了《像素礦工》。這款遊戲的成功告訴我們,我們抓到了在只能手錶上做遊戲的精髓。隨後,我們將產品的重心轉移到了Apple Watch上。蘋果提前讓我們接觸了第一代Apple Watch,然後我們為它專門設計了《Cupcake Dungeon》,跟Apple Watch正式發售的日期同步。”

  這款遊戲被推薦上了Apple Watch App Store的首頁。但問題是,當時手錶的App Store是iPhone的一部分。隨之而來的,是《Cupcake Dungeon》的潰敗。

  “那天大概只有300份下載,”Luton說,“手錶app store的入口實在是太隱蔽了。”

  這款遊戲的成績實在慘不忍睹,讓兩個人投入的時間、資金全都白費了,也最終導致工作室解散。這次嚐試的失敗給了Luton一個堅定的想法:Apple Watch不適合做遊戲。

  “我認為Apple Watch上從來就沒有成功的app範例。”Luton說,“人們不會把app放在他們的智能手錶上,也不知道怎樣做,這和手機完全不同。”

  Luton從此以後便再也沒有關注過Apple Watch的後續了。

  屬於自己的App Store

  2016年蘋果在Apple Watch上加入了對原生軟件的支持;隨後最重大的更新來自於WatchOS 6。那年9月,Apple Watch終於迎來了屬於自己的App Store。用戶們能直接在手錶上下載和安裝應用了。

  隨著WatchOS 6的更新,開發者們對Apple Watch重拾了信心。這個有潛力的平台吸引了Abylight工作室。工作室的CEO Eva Gaspar和創意總監Miguel Corchero表示他們已經關注Apple Watch很久了,並一直在設想如何為它設計遊戲。“在蘋果宣佈獨立的App Store之後,我們終於下定了決心。在我們看來,WatchOS 6是一次很重大的更新。儘管Apple Watch並不是為遊戲而生的,但正依然是個很適合嚐試創意的平台。”

  Abylight開始製作一款能夠發掘Apple Watch潛能的遊戲,也就是後來的《Mind Keeper: The Lurking Fear》。但製作的過程並不是一帆風順的。

  首先,他們需要製作自己的遊戲引擎。同時,Apple Watch的屏幕在交互體驗上始終無法達到工作室的要求。他們在測試中意識到,手錶屏幕的大小限製了常見交互方式的可行性;所以,Abylight決定用表冠來完成遊戲的核心交互。

  Abylight的團隊設計了一套自動化移動系統,然後玩家需要實時轉動表冠來控製角色移動的方向。這種遊戲玩法產生了一種“焦慮感”,讓玩家在不斷地移動的過程中快速決定移動的方向。同時,遊戲物件的互動也非常直接:移動到指定區域來觸發使用鑰匙,打開開關,撿起物品。

  Abylight是一家運營了15年的工作室,足夠的產品設計經驗使他們製作出了一款出色的遊戲。

  “Abylight已經15年了。”Gaspar說,“我們開始做遊戲的時候,硬件的尺寸比現在的Apple Watch還要小,也沒有這麼智能。”

  根據這兩位開發者的說法,遊戲表現得好,以至於很多人看到遊戲的預告片的時候,還以為是假的、誇大了效果的。

  支持與質疑

  Abylight不是唯一一家試圖挑戰Apple Watch平台極限的工作室。John Passfield是一位資深遊戲製作人,而他的目標是將街機遊戲帶到Apple Watch上。

  Passfield的第一款產品《Snappy Word》與Apple Watch同步發售,並取得了不錯的成績。而最近,他正在製作了多款包含經典街機元素的表盤遊戲。《Kepler Attack》致敬了經典街機遊戲《Gyruss》,製作《Star Warp》的靈感來自於由日本南夢宮設計的街機遊戲《Galaxian》。《Asteroids Commando》則是一款基於《Asteroids》的表盤遊戲。

  因為這些遊戲的成功,Passfield能夠繼續開發基於Apple Watch的遊戲。他希望,完全獨立的手錶App Store能帶來更多的關注度:“我認為,撐過了那段艱難時期的開發者們,開始看到希望了。這個開發生態會不斷髮展,最終讓基於手錶的軟件開發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產業。”

  儘管Passfield對手錶遊戲產業的未來感到樂觀,行業內依然有許多質疑的聲音。Mars Jokela是3 Minute Games工作室的主創設計師。他設計的遊戲《生命線》登陸Apple Watch平台後獲得了巨大成功;有著上百萬的下載量的同時,工作室還為《生命線》推出了多部續集。

  雖然做出了成功的遊戲,Jokela並不認為Apple Watch的生態已經成熟到了能夠獨立支持軟件開發的程度。

  “我真的很愛Apple Watch。在它發售的時候,我對它抱有很高的期望。但我逐漸發現我用的最多的功能是查看消息,健身計步,和Apple Pay。我認為,第三方軟件在手錶上的用戶粘性很低。智能手錶能夠使我現有的工作流程變得更高效,但無法承擔更複雜的任務了。我覺得許多用戶跟我的想法是一致的。”

  “合適的軟件從iOS向手錶端整合是有益的,但我不認為完全獨立存在於Apple Watch的應用能發展下去。假設我們現在嚐試為Apple Watch開發一款軟件,哪怕它的功能與手錶完美契合,它後續的市場發展依然會困難重重。老實說,我連試都不會試。”Jokela繼續說道。

  表盤上的遊戲

  儘管,許多開發者在早期離開了Apple Watch平台,依然有開發者們堅信它的未來一片光明。Passfield, Seele Games和Abylight Studios這些開發者、工作室都是如此。

  基於Apple Watch的遊戲因為其體積小,簡單好上手的特點,能夠讓玩家們隨時隨地享受遊戲的樂趣。Abylight的總監Corchero認為這種“即時性”是Apple Watch遊戲的最大賣點。他說道,“如果你玩一款手機遊戲,你啟動遊戲之後得先更新,要聯網,做每日任務,花錢內購,要麼就是看廣告。。。太複雜了。假如你正在等公交車,然後有兩分鍾的空閑時間,你會怎麼做?抬起手腕,打開遊戲,然後。。。沒有然後了。立刻開始玩——簡單的很,沒有那些有的沒的。”

  “我堅信手錶是一個獨立的遊戲平台。現在我們做的都是表面,未來將會有更多機會去完善和建造這個平台。”

  Passfield的想法與Corchero相似,他表示 “如果你想要賺大錢,或是創造更複雜的遊戲體驗,那PC、主機和手機是更好的選擇。但手錶上那些簡單有趣的遊戲也有存在的價值。世界上有幾千萬塊智能手錶,我覺得總有人會像我們一樣享受隨時隨地玩一局的快樂。”

  來源:遊戲葡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