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沙文:我加盟巴塞是為了學習
2019年11月25日09:33

基沙文:加盟巴塞是為學習
基沙文:加盟巴塞是為學習

  日前基沙文(Antoine Griezmann)接受了歐洲足協官網的專訪,在此次專訪中,身為世界盃冠軍得主的法國前鋒表示,他之所以選擇加盟巴塞,就是想來學習的。除此之外,基沙文還就隊友美斯Lionel Messi、家庭和個人成長等話題給出了他的答案。

  記者:你會如何總結自己作為一名球員的進步與演變?

  基沙文:關於我的踢球風格、傳球和進攻思想,我想我在皇家蘇斯達效力時(2009年至2014年)就學會了這一切,我要感謝皇家蘇斯達球會。在此之後我成為了馬德里體育會球會的一員(2014年至2019年),我也注意到了改變。突然間我發現有一個教練一直在我背後關注著我,他就是施蒙尼Diego Simeone。在球場上,我總能聽到他的聲音、他的要求,這些都能引發我的共鳴。施蒙尼教練不僅會禁止我去做一些我在皇家蘇斯達踢球時所做過的事情,他還會要求我做一些我當時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去做的事情。在馬體會效力時,我不得不努力學會如何去為團隊付出。例如在皇家蘇斯達踢球時,有時候我也會回撤補位,以便幫助我身後的邊後衛,但是那時的頻率和強度與我在馬體會踢球時是無法相比的。在我加盟馬體會的首個賽季里,我直到12月份才逐漸適應並學會了防守和技戰術。我覺得多虧了施蒙尼教練,今天的我才能攻入更多的入球。

  記者:你現在成為了巴塞的一員。

  基沙文:在巴塞,我想要學到更多的東西。當然我所學到的、我所熱愛的這一切,我也會把它奉獻給我的球隊。我也注意到了自己在為馬體會效力的第二個賽季時所發生的變化(單賽季為馬體會攻入32粒入球),我就是想要成為這樣的球員。我在皇家蘇斯達和馬德里體育會都學到了許多東西,而這些也都助力我成為了世界盃冠軍。

  記者:雖然你進步了,但是你似乎沒有什麼改變。很多人認為你在場上不太敢於去直面對抗。

  基沙文:是的,我不太擅長一對一對抗,我不是個過人高手,所以我一直會去嘗試與隊友配合,比如在皇家蘇斯達踢球時會與隊友做二過一配合,或者是在馬體會效力時的一腳觸球、通過在對方禁區內快速落位而製造威脅。當我在球場上踢球時,我所做出的都是自然的反應。如果我覺得不舒服,或者生活中有事情讓我感到不開心,這也都會反應在我的球場表現上。

  記者:你曾隨馬體會兩次折戟歐聯決賽舞台,這是否是你決定加盟巴塞的一個重要因素?

  基沙文:我不是為了贏得歐聯冠軍或者是為了拿到更多的冠軍獎盃才離開馬體會的。我來巴塞是為了學習一種新的比賽風格,是為了適應一種新的足球哲學,並嘗試著在個人層面改進和學習一些東西,實現自我的突破。

  記者:這就是你加盟巴塞的真實原因麼?在一個新的環境中學習、在你的職業生涯中第三次接受全新的挑戰?

  基沙文:是的,我的目標真的就是要在這樣一家風格迥異的球會中學習一種全新的足球風格。我的目標就是要學習一些新東西,因為毫無疑問的是,馬體會也有能力贏得西甲和歐聯的冠軍,這支球隊的實力很強,教練員也很出色。我並不是為了有機會贏得更多的冠軍獎盃而選擇離開馬體會的。

  記者:如何去學習你所說的這些新東西?

  基沙文:你需要去看比賽、看那些得分機會、看看球隊掌控球權時該做些什麼,這就是學習。在巴塞我會踢左邊路,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新位置,我要試著去適應它。我也在努力學習和理解我的隊友是如何踢球的,他們都是我的新隊友。在球場上不是由我來調動指揮蘇亞雷斯Luis Suarez、美斯Lionel Messi、迪比利Ousmane Dembele或者中場球員及我身後的邊後衛跑動的,我需要盡快理解和融入,因為球隊也需要我。但是這也並非易事,當我得球時,我也會缺乏傳球或者射門的信心,但是這些會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改變的。

  記者:似乎你在一些比賽中也在展現著自己所學到的東西,比如10月19日巴塞3比0擊敗埃瓦爾,你在狹小空間內與隊友配合攻入的第三個入球。

  基沙文:是的,那就是我的比賽風格。大家都知道我喜歡和隊友們配合,我總會盡力讓他們處在最佳的位置上。我並不會過分追求自己破門得分,我不是那樣的球員,我更喜歡與隊友合作,去做球隊需要的事情。

  記者:在巴塞陣中有一位特別出眾的球員,他就是美斯。當你在球場上時,你也會忍不住去觀看他的表現麼?

  基沙文:不,完全不會。但正如你所說,像美斯這樣的球員,可能未來40年內你都無法再見到第二位。無論你是教練員、球迷還是隊友,我們只能去欣賞和享受美斯的足球,因為他的球技真的非常出色,出神入化。能夠在美斯的身邊踢球、看著他踢球,這真的是令人興奮和快樂的一件事。

  記者:在你與蘇亞雷斯和美斯交流足球的時候,分享一杯馬黛茶是關鍵麼?

  基沙文:是的,我是很害羞的那種人,所以我很難加入到別人的話題中。我不是那種能夠開啟對話的人,我真的太靦腆了。蘇亞雷斯、美斯和我,我們三個人已經有過相互瞭解了,我們也在一起共進過晚餐了,我覺得我們的默契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加深,當然球場上發生的事情也會幫助我們在踢球時更加適應彼此。

  記者:年少時你的才華並未在法國被發現,後來你在西班牙取得了成功,你是如何看待這樣的經歷?

  基沙文:這是事實,身材對我來說一直都是一個問題,那時候我總是被告知自己太瘦小了,所以我不得不繼續等待機會。我當時甚至去拍了X光片,以便去瞭解自己成年後身材會長成什麼樣。那段時間對我來說確實是非常困難的時刻,但是每當我和隊友們踏入更衣室或者球場草坪時,我就會忘記這一切。我總是在努力做我最喜歡的事情,去踢球,享受足球帶來的樂趣。我也很幸運,我的家人都在我的身後支持著我,讓我一直保持著微笑。當你面對困境時,你必須去努力拚搏和戰鬥。我對足球的熱愛很深,雖然我也曾經面對過一些艱難的時刻,但是我從未放棄過它。

  記者:家庭在你的職業生涯中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基沙文:家庭的角色對我來說很重要,我的父親也曾是我的啟蒙教練,我很幸運,因為我的父親非常瞭解足球這項運動,他也給了我很多的建議。每場比賽打完,父親總會告訴我踢得好不好。我的父親經常會通過電視觀看足球比賽,我和他的關係非常親密。雖然我不會和我的母親談論足球,但是我們的關係也很親密,我們會聊聊生活和其他快樂的事情。

  記者:如今你加盟了一家對你來說很理想的球會,一家更青睞球員身材瘦小(如恩尼斯達Andres Iniesta、沙維(Xavi和美斯)的球會。

  基沙文:是的,但是我認為皇家蘇斯達球會與巴塞也很像。在那裡,他們並不關心你的身材和速度。唯一重要的,就是你在球場上的表現、你的天賦和你能否走得更遠。我認為在皇家蘇斯達球會的經歷對我來說是積極的,我學到了許多關於控球和攻勢足球方面的知識。

  記者:那個時候,你還是里昂隊的球迷,是這樣的麼?

  基沙文:是的,那個時候我會經常去熱爾蘭球場,我會和我的父親一起去。通常我們會在開球前一個小時到達那裡,以便觀看賽前球員們的熱身活動。我們會在球場周邊買一個土耳其烤肉卷,然後去觀看比賽。在球賽結束回家的路上,我們會一直討論著比賽中的所見所聞。對我來說,那就是像是一場盛宴,我也曾夢想著自己能夠成為其中的一名球員。巴西球星索尼-安達臣(Sonny Anderson)曾是我最喜歡的里昂球員,之後還有小祖連奴,他是里昂隊史最偉大的球星之一,他也實現了一些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小祖連奴的自由球簡直太神奇了。

  記者:說實話,當時你也會在熱爾蘭球場的看台上高唱球迷歌曲或者大聲尖叫?

  基沙文:是的,我還記得一場里昂與聖伊天的羅訥河打比戰,為了這場比賽我還讓父親買了一張死忠球迷看台的球票,這樣我也能在裡面隨著他們一起唱歌。但是那天我完全看不到比賽,因為大家都站著看比賽,而我太矮了,我什麼都看不見。後來在回家的路上,我告訴父親說我再也不想這麼做了,因為雖然氣氛很棒,但是比賽我一眼都看不到。

  記者:離開你的祖國、離開你的家庭,獨自一人在外踢球,這一定很艱難。是什麼讓你堅定決心一直堅持下來的?

  基沙文:讓我堅持下來的人是奧爾赫特斯(Éric Olhats),當初這位出色的球探幫助我加盟了皇家蘇斯達,他還照顧了我五年之久。當時奧爾赫特斯每天都會開車45分鐘,帶我去訓練。當我遇到煩心事時,他會一直在我身邊,給我很好的建議。當我進入皇家蘇斯達一線隊後,我要感謝巴禾Claudio Bravo、里華斯(Diego Rivas)和布安奧(Carlos Bueno)。進入職業的一線隊就意味著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這幾位球員對我的幫助極大,對我來說很重要,他們當時也都是球隊更衣室內的核心球員。當然我也要感謝拉沙亞特(Martín Lasarte)教練,是他給予了我信任,讓我出任球隊的正選。

(來自 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