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把策劃趕跑後,明日之後一個更新,立馬就變成了一個新遊戲?
2019年11月09日08:10

雖然小弟身份卑微,且膽小,但中二的我,一直夢想成為一個拯救世界的英雄!但在這個和平年代,這個夢想很難實現,於是我把希望寄託在遊戲中。

直到那年,我遇到了《明日之後》,策劃說:“留下來,你就是守護人類文明最後的火種!”

然後給了我一畝地,讓我種田,砍樹……

我一個英雄,活得像個野人!

好不容易和另一個女野人搭起了“愛的巢穴”,也天天被人糟蹋的不成樣,讓我們無法過正常的夫妻生活。

那個女野人說我沒房,不想跟我過風餐露宿又沒有隱私的日子。

我在現實里嘲笑她,嗬,遊戲里的房子算什麼?只要我把現在住的這套市中心140平的房子賣了,我們能過一輩子的好日子!

可惜,房東不同意。

遊戲里當不了英雄,現實中泡不到妹子,這遊戲還有幾個意思?

想著這麼多年的單身日子,我開始反思自己,是不是:

在我思考人生的時候,我的好友大B神告訴我:

之前比我噴得還凶的大B神不知道收了什麼好處,竟然向我安利,雖然這孫子做事從來都不靠譜,但遊戲品味還是可以的。

大B神說得天花亂墜,什麼喪屍變異,更大、更猛,武器更強,什麼莊園被抄不會再有損失,可以反攻人類城市。

所以我決定……

瞭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我決定的事情,沒有人能夠改變,除非……

以我這幾年來打槍的經驗,早已熟悉各種手勢、角度,以及精準控製子彈發射時機,公司前台找我一起打槍,這選擇真是太明智了!

公司wifi不行,忍著心痛用4G流量重新下載了遊戲,登錄後前台妹子很主動的告訴我,我們兩人在戰前好好放鬆下……

比如做一些讓人身心愉快的事情。

於是她把我帶到了萊文市的購物中心……

妹子心真是大,周圍到處都是喪屍,還有心情逛街,也不怕把喪屍引來……

看到喪屍沒動靜,妹子膽子更肥了,又拉著我去公園坐纜車。一個激動,一聲“啊”的尖叫,引來了喪屍。

不僅城里的來了,連城外的喪屍也來了!

這時,我才發現,第二季的喪屍已經變了,他們已經不是以前我認識的樣子。

估計是霧霾吸多了,它們身上都是“仙氣環繞”的。話說這病毒真是厲害,得了這個病,僵死都學會排隊了。

它們不僅開始講文明,而且比以前更加的“熱情”。前台妹子剛和它們打了個“招呼”,就TM被口咬了。

很快,被咬之後妹子也變成了喪屍,並且“嗷嗷”的向我撲來……

我一緊張,把她給爆了,我是說,爆頭了。

妹子複活後很生氣,也不聽我解釋,直接就把我刪了!

此時此刻……

我知道,現在妹子正在氣頭上,不能去招惹她,任何解釋都是多餘的。

只要成為萬眾矚目的英雄,我的名字就會刻在市中心的方尖碑上,被所有人敬仰。

等到那時候,她看到我的大名高高掛在上面,一定會臣服於我。所以當務之急,必須趕在別人面前,把名字刻上去。

我先去新地圖溜躂一圈後,發現這些喪屍進化的有點誇張,這霧霾是真有毒啊,這遊戲換了策劃,果然變得不一樣,跟一個新遊戲似的……

像這隻有點眼熟的BOSS,渾身長滿了大眼睛,讓我不自覺想起了被“Resident Evil”里的大眼怪攆著跑的回憶……

只是這BOSS比起大眼怪更粗魯,扛著一根紅綠燈,一“燈”就把我給拍飛了。

等一下,打我可以,扒了紅綠燈,其他喪屍過馬路很危險的啊……

抱歉,這隻太大,小弟實在應付不過來,告辭。

一路逃到郊外,荒郊野嶺的沒有喪屍就安全了,沒想到竟然鑽出一隻坦克一樣大的老鼠!

對,就是下面一隻,這體型進化得,光看這畫面,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隔壁企鵝的妖獸獵人。

看到此情此景,小弟我特別想幫策劃想幾個新版本的名字,比如《明日之後:怪物集結》、《明日之後:怪物崛起》、或者《明日之後:怪誰啊?》……絕逼會火!

喪屍造型是一個比一個“亦可賽艇”,我在裡面還見到了“電鋸狂魔”,拿著電鋸一路追著我。

感情這已經從一個生存遊戲變成了恐怖遊戲……

看到這些變態的喪屍,就算小弟有打多年槍的經驗,心裡也犯慫,BOSS只盯著我打,完全沒有辦法輸出。

所以先找幾個靠譜隊友了,到時候把成就刷上去,再回去帶前台妹子。

好在遊戲里人多,隨便喊一嗓子,就組了隊伍。這次小弟終於有底氣去打死大BOSS“變態醫生”了。

這個變態醫生是真的變態,不僅是造型變了,取向也變了,竟然擄走了人類聯盟的美男,每天就想著給他……

打針!

經過辛苦的戰鬥,我們解救出被困的人員,看著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小弟在內心猜測他的遭遇,畢竟一路走來,這些變異者是見著人就直接從床上蹦躂起來,把人撲倒,想必他……

而他在這裏待那麼久,又無反抗之力。這畫面太殘忍,小弟已經不忍細想。

果然,不管是現實還是遊戲,醫院都是最危險的地方,在小弟幻想美男的遭遇時。變態醫生發現人被救走,直接怒了,從天花板上扯下一個風扇,朝我們撲來。

好傢伙,變態醫生一上來就揪著我腦袋把我提起來,在生死存亡之際,我掏出一塊鏡子,對著他照了照……

看到自己的模樣後,我不知道它到底是被自己帥到還是噁心到,反正在他陷入對人生與社會的大思考的時候,我們趕緊跑到醫院外,找到接應的飛機,死裡逃生……

經曆了一場艱苦的戰鬥,想我一個要當英雄的男人,卻被像小雞一樣捏在手裡,心就好累。

此刻想念起了我的小窩,回到老家後,邀請並肩作戰的隊友來參觀,畢竟我們有一起戰鬥過的情誼……

躺在床上,看著星星,開始了閑聊:

我:“誒,你說不能同甘共苦的,就算是小姐姐,又有什麼用呢?”

隊友:“誰說不是呢!

此刻小弟心裡竟然有一種莫名心動的感覺……

所以說,做大事者不拘小節,一個英雄的背後,不一定強求是女人,也可以是一個男人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