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理事會售考生資料 助美院校搶收尖子
2019年11月08日03:00
加州一所大學的學生參加畢業禮。

【星島日報報道】商業機構以用戶個人資料牟利的問題廣受社會關注,美國有媒體揭發主辦SAT入學試的大學理事會同樣以此斂財,每名考生的姓名、種族、父母教育程度以及PSAT或SAT成績,均會售予各大院校,而每個學生的資料僅售四十七美分(約三點七港元)。

《華爾街日報》報道,大學理事會銷售SAT考生資料的目的,不是協助考生入讀心儀院校,而是方便各所大學宣傳申請人數及拒絕率,從而凸顯院校收生嚴格的形象,繼而促使學生投入更多時間和金錢,備考大學理事會的考試。

以紐約大學二十一歲女生約翰遜為例,她早年在芝加哥應考SAT後,不久即收到范德比爾德大學、史丹福大學、西北大學和芝加哥大學等院校的招生指南,她以為自己成績不俗並申請報讀後,事隔數月後一天內遭到全部院校拒絕,使得她失望大哭。

根據全美院校排名條件,如果大學收到大量入讀申請,校方又篩掉大量考生,院校的聲譽和全國名次都會上升,在這樣的遊戲規則下,考生成了大學理事會的搖錢樹,也成了學府刷排名的犧牲品。

根據聯邦數據分析,范德比爾德大學二〇〇二年的錄取率達百分之四十六,到了二〇一七年卻驟降至百分之十一,同一時期申請入讀的考生大增超過三倍。一線名校的競爭更加激烈,哈佛大學二〇〇六年畢業班的申請人數不足二萬,二〇二一年畢業班的報讀人數卻飆升至近四萬人,西北大學在同一時期的申請人數,也由不足一萬四千人急升逾倍至三萬七千人。

大學理事會拒絕透露售出的考生資料總數,僅表示每年有一千九百所院校和獎學金計畫,購買二百萬至二百五十萬個考生的資料,院校主要關注考生所在州份、家庭所屬的社會階層、學術興趣等,有些院校搜購資料的條件相當具體,比如要求考生會踢足球、對工程學科有興趣、父母沒上過大學,以及PSAT分數在一千二百至一千三百分的女生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