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壇故事】大衛斯——作風硬朗的傳奇獸腰
2019年11月04日01:37

大衛斯
大衛斯

  積極的拚搶、凶狠的鏟斷,為他行走江湖提供了足夠的資本;火爆的脾氣、桀驁的個性,使他變成世界球壇名副其實的BAD BOY;與眾不同的運動眼鏡、常年不變的小辮髮型,讓他成為球場上最具辨識度的球星。本期的球壇掌故,為你帶來的就是這位先後輾轉荷、意、西、英頂級球會的荷蘭中場艾達馬田斯加-大衛斯。

  基本資料

  姓名:艾達馬田斯加-斯蒂文-大衛斯(Edgar Steven Davids)

  年齡:46歲(生於1973年3月13日)

  國籍:蘇里南、荷蘭雙重國籍

  出生地:帕拉馬里博(蘇里南首都)

  青訓球隊:阿積士球會

  位置:進攻中場、防守中場、左中場

  身高:169cm

  體重:68kg

  慣用腳:左腳

  綽號:野豬、鬥牛犬

  主要效力球隊:阿積士、AC米蘭、祖雲達斯、巴塞隆拿、國際米蘭、熱刺

  技術特點:身材不高但身體強壯,場上作風頑強硬朗,拚搶積極,技術全面,攻守均衡,巔峰時期對持球者的纏鬥能力堪稱世界頂級。

  艾達馬田斯加-大衛斯FM2007截圖

  蘇里南男孩的黃金時代

  1973年3月,艾達馬田斯加-大衛斯出生於蘇里南首都帕拉馬里博。作為曾經荷蘭的殖民地,這個不起眼的南美小國卻為荷蘭足球孕育了列卡特、古烈治、施多夫、古華特等世界頂級球星。同他們一樣,雖然擁有雙重國籍的大衛斯很小的時候便和家人來到阿姆斯特丹生活,但他的父母卻都是那種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從事體力勞動的工人。大衛斯極其尊重他的母親,因為在母親辛苦耕耘的背影中,他學到了人生最重要的一課——如果你想得到尊重,就要永不厭倦的付出努力。這種精神始終支撐著大衛斯職業生涯,從他13歲加盟阿積士青年隊開始,大衛斯便一直在用不留餘力的奔跑完成著一次次的攻防轉換。

  阿積士時期精彩入球

  1991年9月8日,年僅18歲的大衛斯在阿積士主場對陣瓦爾韋克的荷甲聯賽中正選出戰,完成了自己職業生涯的首戰。雖然日後逐漸成長為世界頂級防守中場,但剛剛出道的他,位置卻更加靠近球門。球場上,大衛斯憑藉著寬廣的視野和出色的傳控能力,從容的梳理著球隊的進攻。但當球隊處於防守狀態時,奔跑積極、鏟斷精準的大衛斯依然能為球隊帶來巨大的幫助,其對持球者的纏鬥能力不亞於任何一名防守型防守中場。這種極富侵略性的踢法也為其贏得了「野豬」「鬥牛犬」等無比彪悍的綽號。

  91/92賽季,大衛斯各項賽事共為阿積士出場16次,攻入2球,在自己第一個職業賽季就跟隊捧起了歐洲足協盃冠軍的獎盃。92/93賽季,球風愈加成熟他更是練就了極強的遠射能力,進一步豐富了自己的進攻手段。1993年3月31日,在荷蘭杯4強阿積士對陣飛燕諾的比賽中,大衛斯上演職業生涯第一個帽子戲法,幫助球隊5比0大勝死敵。而在隨後的決賽中,大衛斯在比賽第7分鐘便為球隊首開紀錄,幫助阿積士以6比2的比數戰勝海倫芬奪得冠軍。93/94賽季,雖然大衛斯因膝蓋傷勢缺陣近4個月,但復出後的他卻迅速找回狀態,在21場比賽中攻入5球,幫助球隊時隔三年再次捧起荷甲聯賽冠軍的獎盃。

  彼時,阿積士隊內青年才俊輩出,大衛斯與施多夫、利特曼寧組成的中場組合則成為球隊攻防轉換的絕對樞紐,既能在防守端為以法蘭迪保亞領銜的防線提供可靠保障,又能在進攻端不斷為奧華馬斯、古華特等鋒線殺手送出精妙助攻。隨後的94/95、95/96賽季,阿積士不但在國內賽場實現了聯賽三連冠的偉業,更在歐聯賽場颳起一陣青春風暴。1995年的初夏,在雲高爾的帶領下,阿積士憑藉著全攻全守的戰術打法,成為歐洲球壇火力最猛的球隊,近乎以摧枯拉朽之勢橫掃各路豪強並最終捧起了歐聯冠軍的獎盃。

  巔峰時期的大衛斯協防意識極佳

  1996年夏天,表現優異的大衛斯順理成章進入荷蘭隊國家隊,並隨隊出征在英格蘭舉辦的歐國盃。那屆盃賽,大衛斯在前兩場比賽中獲得了1次正選和1次後備出場的機會,卻並沒有什麼太亮眼的表現。小組賽第三戰,當被告知自己仍將無法進入正選陣容後,脾氣火爆的大衛斯竟對荷蘭國家隊時任教練希丁克破口大罵起來,他的這一舉動使其直接遭到了國家隊的除名。

  其實,大衛斯自小到大便極具個性,他最崇拜的明星是芝加哥公牛隊的丹尼斯-洛文,甚至能把後者的自傳《壞小子》背下來。當他走出的荷蘭隊訓練營時,只留了一臉懵逼的希丁克一句話——「別讓我在其他球員的背影下生活」,而這句話正是引用自洛文。

  儘管飽受爭議,但沒有人會否認,那些宛如夢之隊一般的阿積士橫掃歐洲賽場的日子,無疑也是艾達馬田斯加-大衛斯職業生涯的黃金時代——在初登職業球壇的五年里,他的榮譽簿上已寫有一個歐洲超級盃冠軍、一個歐洲歐聯冠軍、一個歐洲足協盃冠軍、三個荷蘭甲級聯賽冠軍和一個荷蘭杯冠軍,而那時,他才僅僅23歲而已。

  亞平寧半島的獸腰之路

  大賽歸來後,大衛斯決定離開荷蘭,在眾多球隊的邀請中,最終選擇自由加盟意甲豪門AC米蘭。和他一起去的,還有他的阿積士隊友古華特和列斯加,他們三人被球隊寄予厚望,並被球迷和媒體譽為「新荷蘭三劍客」。然而,初入亞平寧的大衛斯卻始終無法融入球隊的戰術體系,雖然能夠進入輪換陣容,但多數時間只能以後備身份代表球隊出戰。1997年3月,大衛斯意外遭遇腿部骨折,提前結束了96/97賽季的征程,這無疑又為其在米蘭的日子蒙上一層厚厚的陰影。當大衛斯在97/98賽季初期傷癒歸隊時,卻痛苦的發現球隊中已經沒有自己的位置了。那個賽季,他僅在意甲聯賽中獲得4次後備出場機會,便在冬季轉會窗口開啟後被球隊以800萬英鎊的白菜價賣到了祖雲達斯。在AC米蘭的一年半時間里,大衛斯僅在意甲出戰19場比賽,這其中必然有融入球隊較慢的原因,但事實上,當時球隊的中前場早已被波班、艾拉妮奧等卡比路心腹牢牢佔據,初來乍到且腳下技術並不精細的大衛斯的出場機會自然也就屈指可數了。

  祖雲達斯時期精彩助攻

  正當人們認為大衛斯的職業生涯已經窮途末路時,來到新球隊的「野豬」卻毫無預兆的用出色的表現走上了自己真正的職業巔峰。彼時的祖雲達斯,由於在進攻中場位置上已有施丹的指揮調度,大衛斯不得不被時任教練安察洛堤改造成了防守中場。在新的位置上,大衛斯卻突然開了竅,兇猛的鏟搶、令人窒息的貼身緊逼總能讓他把球從對方球員腳下搶走,將中場的主動權牢牢控制在本隊手中。在此基礎上,大衛斯依然具有為前場球員送出縱深秒傳的能力,再加上石破天驚的遠射功夫,大衛斯迅速成長為歐洲最具實力的防守中場之一。

  97/98賽季後半程,大衛斯為祖雲達斯全勤出戰並攻入一球,他與施丹在中場一前一後,相得益彰,幫助球隊順利衛冕意甲冠軍。有人曾指出,雖然出現在防守中場位置的大衛斯是整個意大利搶截能力最強的選手,但其粗野的球風卻破壞了祖雲達斯攻勢足球的美感。但大衛斯卻認為,他只是終止了一次不成功的進攻而開始了一次新的反擊,「我其實也更喜歡進攻,但作為防守中場球員必須將重心放在防守上,我只不過是表現的比其他人更積極而已吧。」

  98年世界盃16強補時絕殺

  98年世界盃4強瘋狂回追破壞朗拿度單刀球

  大衛斯出色的表現讓所有人大為驚歎,就連96年歐國盃期間與其出現裂痕的荷蘭隊教練希丁克,甚至也不計前嫌,在法國世界盃開賽前夕,將沒有參加過世界盃外圍賽的他重新召回了國家隊。1998年的法國之夏,大衛斯沒有辜負教練的信任,在6場荷蘭隊的比賽中全部正選出場並打滿全場,幫助荷蘭隊闖進世界盃四強,而他本人也並憑藉著無可挑剔的表現入選了那屆盃賽的最佳陣容。這其中,8強中面對南斯拉夫的傷停補時遠射絕殺與4強對陣巴西隊回追半場、破壞朗拿度單刀球的兩個場景,正是其職業生涯一攻一守最高光的時刻。

  賽場內外的話題球星

  世界盃歸來後,大衛斯繼續上路,從98/99賽季到02/03賽季,大衛斯每個賽季都保持20+的聯賽出場次數,並始終展現出十分穩定的高水準發揮,他幫助祖雲達斯兩次捧起了意甲聯賽的冠軍。2000年6月,大衛斯還跟隨荷蘭國家隊參加了在本土(荷蘭、比利時聯合舉辦)舉辦的歐國盃賽,整屆賽事,大衛斯5場比賽全部踢滿全場,幫助球隊殺進了4強,並入選了歐國盃的最佳陣容。

  大衛斯精彩入球

  彼時,大衛斯已逐漸成長為世界球壇的頂級防守中場,但與此同時,桀驁不馴的他在賽場內外的新聞也變得越來越多起來。

  眾所周知,大衛斯在很小的時候便患上了青光眼,雖然曾前往美國專門進行手術,但眼疾的不適卻絲毫未能減退。隨著現代科學的發展,一款專供需要從事劇烈運動的青光眼患者佩戴的眼鏡於1999年投放市場,這讓正值當打之年的大衛斯興奮不已。同年9月4日,在代表荷蘭隊對陣比利時隊的友誼賽中,大衛斯第一次戴著眼鏡出場比賽。從此,這幅眼鏡就像球鞋一樣,開始陪伴「野豬」在場上四處奔襲。

  優秀的防守選位能力

  當然,眼鏡並不能根治病患,它只是起到了矯正和防護的作用,同時還需要使用眼藥水來配合加以控制。2001年5月17日,大衛斯因癸酸南諾龍指標呈陽性遭到意大利奧委會反興奮劑委員停賽8個月,罰款9萬5千美元的處罰。 對此,大衛斯先後進行了兩輪上訴,堅稱尿檢中的違禁成分來源於自己一直使用的眼藥水。最後,在意大利足協和祖雲達斯球會的據理力爭下,大衛斯的停賽時間被減至4個月。而由於這4個月跨越了賽季的休賽期,因此,這次處罰對大衛斯並沒有產生太多實質性的影響。9月17日,大衛斯停賽結束回歸球隊,但在5天之後祖雲達斯0比0戰平萊切的意甲第四輪比賽中,大衛斯又與對方球員發生了劇烈的衝突,事後遭到了意大利足球紀律委員會停賽2場的處罰。

  大衛斯精彩鏟斷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02年2月,大衛斯又被媒體曝出了家暴醜聞。彼時,「野豬」正與一位名叫莎拉-哈根斯的女孩交往,兩人在2000年育有一子,但自此之後,莎拉-哈根斯便多次遭受到大衛斯的拳打腳踢。雖然最終大衛斯的傷害罪指控因為證據不足而被駁回,但這起事件依然對他的職業生涯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因為賽場外的麻煩不斷,球隊已經開始擔心大衛斯能否能夠將注意力百分之百集中在球場之上。而到了03/04賽季,大衛斯又與祖雲達斯時任主教練馬爾切洛-納比關係惡化,再加上不斷的傷病,整個賽季前半程,大衛斯竟只代表祖雲達斯在意甲賽場中出戰4次,這也直接導致了祖雲達斯停止了與荷蘭人的續約談判。冬窗開啟後,大衛斯離隊已不可避免。

  巴塞隆拿的最後巔峰

  2004年1月,大衛斯在冬季轉會窗口被祖雲達斯租借到了巴塞隆拿球會。

  彼時的巴塞隆拿正處於重建期,球隊中場乏力,比賽場面沉悶,在西甲賽場已被皇家馬德里和華倫西亞壓制多年。大衛斯的到來瞬間為球隊的中後場增加了足夠硬度,已經31歲的「野豬」依然滿場飛奔,防守意識和積極性並沒有因為年齡的增長而出現下降。 那個賽季,大衛斯共代表巴塞隆拿在西甲聯賽中出場18次,攻入1球、助攻1次,幫助巴塞隆拿從上半賽季積分榜中遊的位置搖身一變成為了當季的西甲亞軍,這也是巴塞隆拿新世紀以來的最佳聯賽戰績。更重要的是,大衛斯穩定的發揮,得以讓球隊時任教練列卡特放心的將「野豬」擺在單防守中場的位置上,這使得沙維得到了極大的解放,可以與朗拿甸奴一起更多的參與到球隊的進攻當中。賽季末期,列卡特又大膽的將球隊陣型改為4-3-3,這也成為了日後巴塞隆拿「夢二王朝」的基本雛形。

  雖然在賽季結束後,由於沒能和球隊談攏薪水的問題,大衛斯在租借期滿後便離開了球隊,但在此後幾年橫掃歐洲球壇的巴塞隆拿的戰術打法中,依然可以或多或少看到些「野豬」當年在球隊打下的深深烙印。

  此後,由於年齡的增長,大衛斯的職業生涯逐漸走起了下坡路。2004年7月,大衛斯以自由球員的身份加盟當時被稱為「球星黑洞」的國際米蘭。但在隨後的一個賽季中,因踢球風格不受時任教練文仙尼賞識,大衛斯並沒有得到重用,兩人隨即產生矛盾。雖然代表國際米蘭在各項賽事中出場23次,並幫助球隊奪得了意大利盃的冠軍。但在賽季結束後,大衛斯依然被國際米蘭列入了清洗名單。

  2005年7月,大衛斯再次以自由球員的身份加盟熱刺,在此後的一個半賽季中共在英超出場40次,攻入1球。2007年1月,大衛斯在冬季轉會窗口回到了自己的母隊阿積士,在幫助球隊獲得了06/07賽季荷蘭杯冠軍後,卻慘遭腿部骨折重傷,從此遠離了球隊的陣容。2010年8月,大衛斯加盟當時還在英冠聯賽的水晶宮,雙方簽署了一份pay-as-you-play(根據上場的次數來付工資)的合約,最終因為狀態不佳和暴躁的性格,在僅代表球隊出戰7場比賽後便遭到球會節約。

  低級別聯賽肘擊對手

  2012年10月,已經39歲「高齡」的大衛斯頗為意外的以球員兼教練的身份加盟英格蘭第四級別球隊巴尼特球會,卻沒能幫助球隊逃脫降班噩運。2013年12月,大衛斯在8場比賽中吃到了3張紅牌,之後憤然宣佈退役,就這樣結束了自己傳奇般的職業生涯。

  (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