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王朝到廢墟僅用6場!700萬先發5虎真太慘
2019年11月03日14:17

勇士
勇士

  “在過去五年的大部分時間里,我們幾乎打敗了所有球隊。現在輪到我們挨揍了。”一天前金洲勇士與聖安東尼奧馬刺的比賽,在經歷了又一次慘敗後,特雷蒙-格連面對媒體說出了上面的話。

  看著台下遠不及往日的媒體數量,格連略微不自然的坐在那裡苦笑著。他臉上自信到張狂的囂張不複存在,言辭之間儘是無奈與酸澀。或許同所有人一樣,格連還無法接受現實的巨大落差。彷彿就在一夜之間命運交替、境況逆轉,曾經在漫長時間里睥睨聯盟的他們,此刻淪為了任人宰割的魚腩。

  不斷的潰敗不僅僅令勇士同賽季開始前設立的爭取季後賽的目標漸行漸遠,更讓用無數勝利構築起來的球隊文化一步步坍塌。居里的受傷進一步削弱了勇士的實力,球隊的前路愈發迷茫。隨後在糟糕至極的局面下,史提芬-卡爾的承諾激起了勇士失意中找尋僅存的希望之光的可能——在居里缺陣的情況下,羅素將會大量持球。

  與馬刺的比賽中獲得足夠多球權的羅素出手24次砍下了30分8次助攻,雖然無法幫助球隊取勝,但身處困境里這算得上是一份不錯的回應。人們一定程度上有了繼續追逐勇士比賽的動力——看看羅素與年輕人的磨合,也等待他與格連默契加深。

  然後?上帝把勇士最後的希望與期待也給掐滅了。

  在今天與夏洛特黃蜂的比賽前,勇士傷情進一步更新——特雷蒙-格連左手食指韌帶撕裂,將長時間休戰;丹吉洛-羅素腳踝扭傷加劇,歸期未定。克萊-湯臣極大概率賽季報銷,史提芬-居里左手骨折缺席至少三個月,奇雲-盧尼腿筋傷勢始終未癒,如今格連、羅素又接連倒下……

  佐敦-普爾、凱-鮑曼、格倫-羅賓遜三世、艾力-帕斯卡爾以及威利-考利-斯坦構成了此時金洲勇士的正選五人組,總價值不過700萬美元。這幾乎是一套標準的發展聯盟陣容,如果你不是勇士的狂熱擁躉,除去在聯盟征戰有些年頭的考利斯坦,你甚至叫不出他們當中任何一人的名字。

  多少有些諷刺,僅僅一年之前勇士還是NBA過往43年第一支擁有5個上賽季入選全明星的球員的球隊,而此刻卡爾只能無奈的在執教勇士以來第一次用三名新秀出任先發。冰冷的現實絕情到不留絲毫餘地,曾經打慣了富裕仗的他現在要為每場的人員調配傷透腦筋,他也用持球擋拆與更多的聯防替換掉了堅持多年的連續傳切與無限換防,這所有的一切都表明了卡爾的態度——他不相信隊員們的換防默契,更不相信他們的戰術素養。

  此刻圍繞這支勇士的關鍵詞是天賦平庸、命中率低下、紀律性薄弱、防守形同虛設。勇士神準成為了昔日的傳說,他們投籃命中率僅僅42.3%,聯盟倒數;三分命中率勉強超過30%,聯盟下遊。而相較進攻端,勇士的防守更加令人不忍直視。他們場均失分高達聯盟第二的126.4分;防守效率120.2,則墊底於聯盟。

  即便痛苦如此,生活也得照常下去。平均年齡不足23歲的一群年輕人開啟了他們對青春的詮釋,面對同為弱旅的黃蜂,全隊竭盡全力打出了令人欽佩的表現可最終還是在比賽的最後與勝利失之交臂。

  沒有能力與戰術素養的支撐,單純依靠拚勁與熱血終究換不來勝利,大通中心裡花費著高昂票價的觀眾要在每一個主場感受著“發展聯盟大隊”的表演,失望之情可想而知。

  噓聲漸起,熱愛就這樣在尷尬的氣氛里一點點的被消磨。不管是否願意承認,縱然賽季剛剛開始,可屬於金洲勇士的2019-2020,在外界的嘲笑、惋惜、侮辱甚至狂歡這含義各異的態度中已經遺憾的早早落下了帷幕。

  這便是王朝坍塌後的蕭條景象,速度快到不可思議,令人悲慼但無比真實。在對陣鳳凰城太陽之前的六場比賽,傷病摧毀了金洲勇士重要的兩位球星,這彷彿一下又一下的割斷王朝的命脈,直至居里的倒下,美夢成碎片將一切掩埋。

  “當華美的葉片落盡,生命的脈絡才曆曆可見”,聶魯達的詩似乎描述了勇士舔舐傷口的慘象,也讓他們去看清絕境里自己千瘡百孔的樣子。告別了甲骨文中心,告別了那段被榮耀與遺憾、暢快與不甘所填滿的舊日記憶,五年夢幻旅途之後勇士全新故事的開篇儼然狼狽至極。

  五年,對於我們絕大多數人其實並不漫長,在無數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日夜交替中時間往往一晃而過,難覓影蹤。但對於這個競爭慘烈的聯盟而言,當有一支球隊的打法被不斷的分析與效仿,各個位置被不斷的針對與研究,還要面對數個有實力的對手撕咬與衝擊而最終依然能在聯盟叱吒五年,卻是漫長到極度不真實的畫面。

  可無端的懷舊沒有任何意義,時光不會倒流,關於勇士的問題是他們的未來在哪兒?

  金洲勇士崛起的根基源自於7年前受腳踝傷勢困擾的居里的那份“童工合同”,也得益於他們趕在薪資大漲前完成了對湯臣與格連的續約,主隊培養的三名球星擁有性價比極高的合同,利用這優良的空間結構,他們順利的招攬了奇雲-杜蘭特的加盟,構成了那支只要健康便無敵於天下的宇宙戰艦。

  曾幾何時,薪資結構是決定勇士飛躍的根本也是他們引以為傲的地方,只是如今它已經成為了夢魘,居里、格連、湯臣以及羅素的超過1.2億美元的合同鎖死了金洲勇士的未來,他們沒有任何補強的空間。

  這才是最令勇士以及熱愛這支球隊的球迷們絕望的,不在於醜陋的當下,而在於迷霧重重的前路。

  當然,你可以說服自己等待主力從擺脫傷病恢復後繼續發掘自身的能量再回到夢開始的起點,就像居里曾經歷經艱難困苦,淌過黑暗泥沼,最終玉汝於成那樣神奇;你也可以說服自己等待這些二輪秀甚至落選秀在某一天突然開竅成為被雕琢後的璞玉,複製特雷蒙-格連一樣的逆襲童話……

  只是更為現實與接近的所有,似乎都指向了“擺爛”這一條路。

  事實上,金洲勇士是否選擇擺爛已經不出自他們的主觀意願。擺爛只存在於一支有能力獲勝卻選擇放棄的球隊,而此時實力蕩然無存的勇士早已無力左右一場比賽的勝負,他們是真真正正的爛的徹底。

  過往五年,勇士的意氣風發似乎讓很多人忘記了人生的真諦——痛苦才是里程,幸福只是僅有的幾個驛站。曾經甜蜜的驛站已經遠去,奔跑在里程里的勇士的未來霧靄深沉、而不斷輸掉比賽的痛更是會延續很久很久,但正是這樣的煎熬,才恰恰是考驗一支球隊是否堅韌的標誌。

  金洲勇士應該堅定自己的信念。畢竟,如果連他們都開始自我懷疑,勇士就真的與“勇士”徹底告別了。

  (薑子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