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賭博小故事:皮雅斯KG雷阿倫打牌壓勞斯萊斯
2019年10月22日08:27

NBA的大佬都好賭兩手
NBA的大佬都好賭兩手

  本週是美國最高法院終止1992年出台的《職業和業餘體育保護法》一週年紀念日,該法案禁止除了內華達州外的所有州進行體育博彩。現在,美國已經有八個州將體育博彩合法化,而這個數字還將繼續增加。

  雖然NBA允許球員對比賽進行下注,不允許操縱比賽或者通過別人下注,如果有類似行為,將遭遇罰款、停賽、甚至開除出聯盟的嚴厲處罰。但實際上,博彩,或者說類似賭博的遊戲在NBA是非常常見的。球員們可以在一些與NBA比賽無關的事情上賭博,比如撲克牌、投籃比賽、電子遊戲、NCAA比賽等。

  撲克遊戲

  撲克牌是最流行的賭博遊戲。NBA最常見的打法是BOORAY(一種法國移民早年傳到路易斯安那的紙牌賭博遊戲),如果一支NBA球隊正在乘專機飛行,那飛機上一定有人在打BOORAY。

  一名不願透露名字的NBA球員說,“飛機上至少涉及30萬美元(用於賭博),這是瘋狂的。”

  “一名球員能輸多少,主要取決於飛行的距離,”一名NBA球員說,“在一次長途飛行中,我看到一個人輸了1.5萬美元!一次飛行而已!”

  艾利拿斯告訴記者,當塞爾特人擁有皮雅斯、加納特和雷-阿倫這三巨頭的時候,他們甚至會在打牌時押上勞斯萊斯。

  “我有一次看到一個人在季前賽時輸了4萬美元,這甚至在我們拿到第一份薪水之前!”一名球員說,“而且他還是拿底薪的,他居然也玩這個。”

  “如果我把一些隊友輸掉的錢加起來,都能買一輛賓利了,”一名前NBA球員說,“除了那些拿頂薪的球員,他們可以隨意投入金錢,但是大部分人都害怕輸這麼多。”

  當然,其中也有大贏家,據說朗度就精於此道,而泰-羅臣更是曾在短時間內贏得超過100萬美元。此前羅臣在網上發文章時,加連拿利留言開玩笑說“這是有史以來玩BOORAY最差的球員”,而羅臣回覆道:“看一下分數,我用贏的錢買了一輛賓利。

  此外,很多NBA老將喜歡引誘新秀們打牌,很多新秀或者發展聯盟被徵召的球員幾局就輸掉了所有的錢,然後他們在之後的比賽中也是鬱鬱寡歡。但大部分時間,打牌的都是老將,因為新秀還需要在飛機上為老將們準備食物。

  在NBA,因為BOORAY而發生的衝突比任何事情都多,甚至比女人都多。艾利拿斯和克里坦頓在更衣室拔槍相向的原因就是打牌,東尼-阿倫和OJ-梅奧的衝突也源自BOORAY。

  也有一些球員不喜歡BOORAY,他們喜歡玩別的。比如厄爾-博伊金斯,他就極端討厭BOORAY,他喜歡打德州撲克。至於水平——有人評價說,博伊金斯在飛機上又簽了一份合同。他有一個筆記本專門記別人欠他的賭資,因為贏得太多,筆記本都記不下了。

  奴域斯基也是德州撲克愛好者,他組織獨行俠的隊員和工作人員進行比賽,報名費只需要20美元。

  投籃比賽

  除了撲克外,投籃比賽也是賭博的一項重頭戲。訓練結束後,大個子往往喜歡留下來比賽三分,後衛們則比拚半場投籃。和撲克比起來,投籃比賽的賭注小了很多。但有時候也會有極端,比如賭1萬美元誰先投進半場球,但這種行為通常會被認為很蠢。

  還有一些賭注是長期的,比如投進一個半場球就是100美元,累積到全賽季結束後再結賬,這樣賭注就會比較大。

  還有教練也會挑戰球員。比如拜倫-史葛(Byron Scott),他有一條規定,誰遲到了就要繳納每分鐘50美元的罰款。但是你也可以與他拚投籃,贏了就不用付款,但輸了罰款就翻倍。

  電子遊戲

  電子遊戲是最近幾年才興起的玩法。常見的遊戲包括NBA 2K系列、FIFA、《皇室戰爭》、《堡壘之夜》、《絕地求生》之類的。但這在NBA中還不是主流。

  非NBA的比賽

  非NBA比賽中,NCAA的瘋狂三月是最常見的賭博載體,尤其是球員們遇到自己母校的比賽時,就會更加瘋狂。

  NCAA的博彩特點是廣泛性,但是投入不大,一般球隊里從球員到員工人人都會參加,但是投注比較小,一般就20-100美元。

  此外,也有兩名球員對賭的情況,這一版是比拚自己的母校成績。輸掉的一方除了輸錢,往往還要在公眾場合穿對方母校的球衣。占士和韋迪就賭過2016年的職業棒球比賽,最終占士輸了,他穿上了小熊隊的球衣。

  比賽中的押注

  一些球員會通過押注來激勵自己的表現。比如單場投多少個三分,單場送出幾個封籃,一個封籃就是XX美元之類的。

  還有押注一些比賽細節,比如邁克-康利和基斯保羅,他們能入樽,但是他們很少入樽,所以康利和保羅誰先在比賽中完成入樽,也會成為一項下注的賽事。

  (咕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