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馬巴塞的「雙面人」!哥帥:欠他一座金球
2019年10月15日15:38

一代大師!
一代大師!

  金球獎是對一名球員來說是最好的肯定,但沒有獲得過金球獎,不代表他不是一名偉大的球員。至少在很多人看來是這樣,比如哥迪奧拿Pep Guardiola:「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員,我不敢相信他從來沒有獲得過金球獎。」

  哥迪奧拿所指的這個人就是他在夢一時的搭檔——米高-勞特立(Michael Laudrup)。人們對這個名字肯定不陌生,至少知道球壇有一對著名的勞特立兄弟。從場上位置來講,哥哥米高勞特立是組織型核心,而弟弟拜仁-勞特立(Brian Laudrup)是個人能力很強的前鋒。

  相比來說,弟弟小勞特立的鏡頭似乎更多,這或許是得益於1992年歐國盃的丹麥童話。那屆盃賽裡,大勞特立由於和主教練尼爾遜之間的矛盾,沒有代表國家隊出戰,而小勞則作為領軍人物風光一時。

  1998年世界盃上,勞特立兄弟又帶領丹麥隊創造了歷史最好成績,在8強戰中2-3憾負巴西。這屆大賽之後,大勞特立也宣佈退役,結束了自己的職業生涯。

夢一時期
夢一時期

  勞特立的球會生涯中,最著名的經歷就是作為夢一巴塞的核心,又直接轉投皇家馬德里。登陸西甲之前,他在19歲時加盟了祖雲達斯。但由於意甲隊外籍球員的限制,他被祖記外租給了拉素2個賽季,回到祖記之後,他跟隨球隊獲得了意甲冠軍,而在意甲的最後3個賽季,他飽受傷病困擾。

  在難言輝煌的意甲生涯後,大勞特立在1989年加盟了告魯夫執教的巴塞。在這支夢一隊中,大勞逐漸成為了球隊的核心人物,在巴塞效力的5年時間,他共獲得了4個西甲冠軍,1個西班牙盃冠軍,2個西班牙超級盃冠軍,1個歐冠盃冠軍,1個歐洲超級盃冠軍。

  1994年,勞特立從巴塞直接轉會到了皇馬。而他來到皇馬的第一個賽季,就幫助球隊打破了巴塞對西甲冠軍4年的壟斷。在大勞轉會之前的1993-94賽季,巴塞在國家打比中5-0痛擊皇馬,而在轉會之後的1994-95賽季,比數反了過來,5-0大勝的變成了皇馬。

  即便有這樣的經歷,大勞特立也依然受到兩傢俱樂部球迷的喜愛,雖然也有很多巴塞球迷恨他,但巴塞官方認可他是球會的名宿。

  看大勞特立踢球,很難不為他著迷,就像告魯夫說的:「當他踢球時,就像一場夢,一場魔術般的幻覺,世界上任何一名球員都無法接近他的水平。」

  很多人認為大勞的踢球風格與恩尼斯達有相似之處,擅長細膩而富有節奏感的盤帶,以及令人驚歎的傳球功力。勞特立的身材高大,身體更加強壯,在球場上,他的想像力天馬行空。

  「我小的時候很喜歡施丹Zinedine Zidane,因為他踢得非常漂亮,但我最喜歡的還是勞特立,無論他有沒有入球,看他比賽對我來說就是種享受。」恩尼斯達的偶像正是勞特立。就連他的標誌性技術動作「油炸丸子」也是大勞所慣用的過人技巧。

大勞特立的油炸丸子
大勞特立的油炸丸子

  大勞特立最讓人叫絕的就是他的傳球技巧,他的球感、腳法、視野加上想像力,令他成為了歷史上最好的傳球手之一。森莫蘭奴曾評價勞特立的傳球能力說:「不像普通人一樣,勞特立彷彿長了三隻眼。作為前鋒,你必須時刻注意,因為他有可能無中生有地為你創造出機會,你必須為那一刻做好準備。」的確,觀看勞特立的一些傳球我們會有這樣一種感受:有一些傳球線路,即使我們這些處在上帝視角的觀眾都看不出來,而他卻能洞察對方陣型的缺口和隊友的跑位,送出意想不到的致命一傳。

開了天眼一樣的傳球
開了天眼一樣的傳球

  大勞在巴塞時期的隊友史杜高域也表示:「我攻入100球的話,其中能有50球都是勞特立送出的助攻,和他一起踢球真是太容易了。」大勞的頂級能力絕不僅僅限於最後一傳,從first touch,到擺脫過人,到持球推進,再到傳球,他的處理球都很紮實且賞心悅目。除了送出威脅性極高的傳球,大勞還是整個進攻的發起點。

作為中前場進攻的發起點,無所不能
作為中前場進攻的發起點,無所不能

  大勞傳球的想像力也不僅體現在傳威脅球,你會感覺他在球場任何位置,任何情況下,無論對手逼的多緊,他都有辦法把球拿住並送出去,有時還會用一些非常規的腳法。推、挑、搓、彈、磕、撚、左腳、右腳、正腳背、外腳背……他都玩得來。在視頻網站YouTube上,有一個長達83分鐘的大勞特立傳球集錦,這83分鐘裡幾乎沒有重播,也不會讓人看得厭倦,而是沉醉其中。

各種奇思妙想的傳球和腳法
各種奇思妙想的傳球和腳法
83分鐘幾乎不重覆的傳球集錦
83分鐘幾乎不重覆的傳球集錦

  羅馬里奧Romario、魯爾Raul、森莫蘭奴Ivan Zamorano等人都曾說大勞特立是他們合作過的最棒的球員,碧根鮑華Franz Beckenbauer也曾表示:「比利是60年代最好的球員,告魯夫Johan Cruijff是70年代最好的球員,馬勒當拿Maradona是80年代,而勞特立則是90年代最好的。」而告魯夫卻說,人們所見到的大勞並不是最強的大勞:「當他發揮出80-90%,他已經是最好的了,而我想要他拿出100%,他卻很少做到。」

  (簡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