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可樂也會爛醉如泥?!為什麼有些人滴酒不沾也會醉
2019年10月05日08:00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撰文 | Ed Yong

  翻譯 | 張元一

  來源 | 科研圈(ID:keyanquan)

  僅僅是喝果汁、可樂也會被查出酒駕,這樣的說法看似荒謬,但對一些人來說,卻是事實。在醫學上,這種症狀被稱作自動釀酒綜合徵。

  為什麼這些人攝入的糖分,也會被轉化成酒精?最近一個中國研究團隊發現,一種細菌的某些菌株能產生足量的酒精。哪怕攜帶者本人滴酒不沾,它們也能讓人像喝醉了一樣。另一些攜帶者雖然症狀比較輕微,但長期下來他們仍然可能因此出現肝臟損傷。

  這名男子的煩惱始於 2004 年他從中國移居澳州上大學的時候,那次他大醉了一場。這本來沒什麼特別的,然而他沒有喝任何酒精飲料,只喝了果汁。

  這奇怪的事件很快變成了一種常態。大約每月一次,他沒喝一點酒也會莫名其妙地醉倒。接下來,這些症狀變得越來越嚴重,也越來越頻繁。人們懷疑他酗酒。他丟掉了工作,還經常住院。2011 年他回到中國,由母親照顧。母親用呼氣酒精測試儀對他進行監測,發現他的血液酒精濃度會無緣無故異常飆升,達到法定駕駛限製的 10 倍。

  2014 年 6 月,年僅 27 歲的他被送進了醫院。某一次,他呼吸中酒精含量實在太高,令他整夜無法入睡。還有一次,他喝了些蘇打水後吐了出來,陷入昏迷。CT 掃瞄顯示他的肝臟受損、發炎,充滿了脂肪沉積物。

  該男子被診斷患有一種罕見的疾病,即所謂的自動釀酒綜合徵(auto-brewery syndrome),表現為人體腸道中的微生物將碳水化合物分解為過量的酒精。最早的病例記錄來自 20 世紀 50 年代的日本,此後在世界各地也有幾十例報導,患者中甚至有 3 歲的兒童。微生物元兇通常是酵母,就是用於釀造啤酒和葡萄酒的真菌,這種情況通常可以用抗真菌藥物治療。

  但是那些藥物對該患者無效,醫生們感到十分困惑。在首都兒科研究所的袁靜研究員的帶領下,醫療團隊分析了該男子的糞便樣本,發現他體內的酒精並非來自酵母產生的,而是來自細菌。在他住院的第一個發作期間,克雷伯菌大量繁殖,占到了腸道內微生物的 19%,達到健康人體內水平的 900 倍。

  肺炎克雷伯菌(Klebsiella pneumoniae)在土壤和人體中都極為常見。儘管通常無害,但它也是一種機會性病原體,(機體免疫功能下降時)有可能引起嚴重的感染。雖然克雷伯菌並不以灌醉宿主而聞名,但袁靜的研究小組發現,該患者體內有兩種可以分泌酒精的特殊菌株。

  許多腸道微生物都能產生酒精,只是產量很低,因此相關副產物很容易被肝臟清除。這位患者身上的菌株除外,有一次它們產生了大量的酒精,相當於給他灌了 15 份威士忌。袁靜說:“我們很驚訝,細菌竟然能產生這麼多酒精。”

一份威士忌大約這麼多。圖片來源:Pixabay
一份威士忌大約這麼多。圖片來源:Pixabay

  自動釀酒綜合徵有點極端,但它與其他更溫和、更普遍的狀況是相似的。例如,患有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的人也會像那些大量飲酒的人一樣,在肝臟中積聚脂肪,儘管他們很少或從不喝酒。這種情況非常普遍,影響了 30% 至 40% 的美國成年人,原因尚不明確,可能多種多樣。袁靜想知道克雷伯菌是否可能參與其中,她對 43 名中國 NAFLD 患者進行了分析,發現 61% 的人與這名自動釀酒綜合徵患者一樣,攜帶相同的高酒精產量菌株。相比之下,肝臟健康的人中只有 6% 攜帶這些菌株。

  為了檢驗這些菌株是否真的會引起脂肪肝,研究團隊將菌株喂給了在無菌條件下飼養且自身缺乏微生物的小鼠。在兩個月內,這些小鼠出現了肝臟疾病、發炎和癜痕形成的跡象,與本身喝酒的小鼠相當。此外,該團隊將來自 NAFLD 患者的糞便移植到無菌小鼠中,也會看到同樣的現象;但是如果他們首先使用一種特異性殺死這些菌株的噬菌體去除製造酒精的克雷伯菌,則不會發生這種情況。儘管應謹慎考慮在小鼠中進行的研究,但袁靜仍然認為,這些菌株產生的酒精可能是導致 NAFLD 的重要原因。

  其他研究人員以前也提出過同樣的猜想。2000 年,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安娜·梅·迪爾(Anna Mae Diehl)注意到,肥胖小鼠的呼吸中經常含有酒精,經過抗生素治療後酒精就會消失。她推測:“腸內產生的乙醇可能促進了肥胖相關脂肪肝的發生。”後來有兩個團隊證明,產生酒精的微生物在 NAFLD 患者的腸道中比在健康人中更常見。

  雖然袁的團隊將矛頭指向了克雷伯菌,但是“在他們研究的 NAFLD 人類受試者中,只有 60% 被發現有這種細菌”,紐約州立大學布法羅分校的蘇珊·貝克(Susan Baker)說,“其他受試者身上可能發現的其他細菌也是潛在的罪魁禍首。”她指出,不要將注意力集中在任何特定的微生物上,而應考慮身體的整個系統,包括細菌、酵母、病毒、腸細胞、免疫細胞和肝臟等。

  袁靜表示同意。她指出 NAFLD 是一個複雜多樣的疾病,即使克雷伯菌確實是病因,它也不過是許多病因之一。這引發了幾個問題:為什麼有些菌株會產生這麼多酒精?它們來自哪裡?是什麼讓它們在某些人體內如此繁榮昌盛,比如引出了這個研究的倒霉患者——遺傳,飲食或其他?也許最重要的問題是,如何應對它們?

  噬菌體最終可能會有所幫助,就像袁靜團隊的小鼠實驗那樣。但是對於那位自釀啤酒綜合徵患者來說,簡單的方法就可以解決問題。他接受了抗生素治療,並接受了三週無糖、無碳水化合物飲食。他的中毒症狀最終消退,兩個月後,他出院了。

  相關論文:

  Yuan J, Chen C, Cui J et al。 Fatty Liver Disease Caused by High-Alcohol-Producing Klebsiella pneumoniae。 Cell Metab。 2019。 doi:10.1016/j.cmet.2019.08.018

  原文鏈接:

  https://www.theatlantic.com/science/archive/2019/09/drunk-without-alcohol-autobrewery-syndrome/598414/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