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計香港經濟:香港與粵港澳大灣區其他城市應如何聯動?
2019年10月02日08:19

原標題:問計香港經濟:香港與粵港澳大灣區其他城市應如何聯動?

目前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等機製已經在發揮作用,粵港澳大灣區推出之後,大家談的就是理財通,也就是除了股票外,還有一些可以進一步合作、融合的領域。

“目前,香港局勢正出現一些積極的變化。”這是近日國務院港澳辦就當前香港局勢發表的看法。

下一步,香港經濟要怎麼走?香港經濟將如何更好地發展?香港與大灣區的其他城市應如何聯動?針對這些問題,新京報記者採訪了全國政協委員、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賈康,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渣打銀行大中華及北亞區首席經濟學家丁爽,深圳大學原黨委副書記、中國經濟特區研究中心主任陶一桃。

對於如何實現香港與內地經濟的“齊飛”,專家們形成的共識是,在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中,香港應發揮金融中心的相對優勢,深圳等地也要進一步提升製造業水平,共同構建國際化科創中心。其中,高層次創新人才和研究人才的自由流動,是很好的突破口,目前已有不少城市通過個人所得稅等優惠政策吸引香港的高端人才。

新京報:香港與粵港澳大灣區的其他城市應如何聯動?

賈康:目前合作模式可以看到。比如在金融深化發展上,深圳、廣東應該向香港看齊,借助香港金融中心的輻射力。在製造業(包括高端製造業)方面,香港要更多地借助深圳、廣東的資源,兩邊應該相得益彰。

深交所應該更好地跟香港互聯互通。深港通已有框架,以後資本市場、金融市場應該可以更好地跨境結算、跨境交易、跨境兼併、眾籌等,打造越來越多樣化的金融市場勢在必行。

港深兩地應在互補框架下更好地調動潛力。有些要素流動是必然會出現的。粵港澳大灣區一提出,我們就看到,廣東深圳、中山、江門等地紛紛推出地方政府的個人所得稅辦法,境外人才在當地個人所得稅超過15%的部分以補貼方式退還,國務院已批準。

要素流動最重要的就是人力資本流動,上述政策可以讓港澳高端人才到廣東、深圳等地貢獻其專業技能,這實際上體現了一體化的趨向。甚至有人說以後會有港澳和深圳等地市民一體化的可能。個人所得稅、市民身份是更好的要素流動和市民化的方式。

連平:“前店後場”是不錯的模式,之後會繼續存在。香港畢竟是一個城市,主要功能在國際貿易、國際金融方面。香港不可能去發展製造業,內地這麼多城市也不可能都成為金融貿易中心。內地灣區的基本優勢之一仍是豐沛的勞動力。

未來格局變化還有一個關鍵點,即內地灣區城市要發展先進、高水平的製造業,再借助香港的平台,使灣區的製造業再上一個台階。目前,在粵港澳大灣區內的內地城市製造業門類較多、製造能力很強,但有部分屬於中低端行業。如何達到更高水平,比如向日本、德國的製造業水平看齊,是值得思考的。

丁爽:內地的經濟肯定會進一步地開放,但是其實開放的形式可以有很多種,可以是直接的開放,在直接開放的條件不具備的時候,利用香港市場的獨特性,作為防風險的中間地帶,間接對國際市場開放從經濟角度也是非常合理的。

目前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等機製已經在發揮作用,粵港澳大灣區推出之後,大家談的就是理財通,也就是除了股票外,還有一些可以進一步合作、融合的領域。

陶一桃:根據2017年知識產權署發佈的全球創新指數報告,深圳—香港地區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具有創新力的區域,排在它之前的是東京橫濱地區,排在它之後的是美國矽谷地區。當深圳能為香港青年提供更多的創新創業機會時,當深港兩地消除出入關的製度障礙時,當高層次創新人才和研究人才的要素能夠自由流動時,香港與內地共同繁榮發展會找到一個很好的突破口,以此為起點帶動香港社會經濟發展。

遵循市場規則,按市場規則辦事,這是非常重要的。深港合作當中,一方面,大陸的資源和產業發展、製度創新的空間,能為香港進一步發展提供有利條件。另一方面,香港依舊是第三大國際金融中心,是世界最自由的經濟體,同時它又是成熟的、法治的市場經濟社會。

新京報記者 張姝欣 陳鵬

編輯 王宇 校對 李項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