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印上人民幣的陽朔興坪:傳統景點的不傳統玩法
2019年09月29日14:21

原標題:曾被印上人民幣的陽朔興坪:傳統景點的不傳統玩法

2000年10月16日,中國人民銀行發行第五套人民幣,廣西陽朔一個叫興坪的地方火了起來。再早兩年,1998年7月,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在遊玩灕江後到過興坪漁村訪問,已經掀起過一陣風潮。直到今天,那裡棕底白字的景點指示牌上,仍寫著“20元人民幣背景”還有XX公里的直白提示。

從興坪鎮西塘村徒步走向桂林“十大名洞”之一的靈川縣潮田鄉南圩穿岩山天坑 本文均為 蔣瞰 圖

中國人民銀行發行第五套人民幣20元的背景是陽朔縣興坪鎮的灕江山水風光

開鎮於三國吳甘露元年(公元265年)的興坪是個古鎮。一提到古鎮,免不了刻板印象——石板路上搭起的小鋪子裡賣一樣的花生酥芡實糕爆米花榴蓮冰淇淋,中間穿插了一些似真似假的古建築。有些賣聯票,每到一處打洞,有些看本事,說不定可以混進去。

儘管如此,人們還是會去,大概因為千篇一律中也總能發現點不一樣的,比如江南小鎮賣醬蹄髈,廣西古鎮打著桂林米粉的旗號,不管好不好吃,不是有句話叫:“來都來了”。

興坪古鎮也一樣,賣清補涼、蟲草和米粉。不一樣的是,它不收門票,畢竟,大部分人都排隊去了灕江邊,站在二十元人民幣取景處,取出一張準備好的人民幣,拍個對照圖。為了視覺逼真,當地還有專門扮演圖中人物的農民,站在竹筏上,旁邊有鸕鶿陪伴。

傳統的景區帶動型目的地,催生了眾多農家樂。鋼便橋對岸便是農家樂一條街,除了吃飯睡覺,家家都賣“正宗”啤酒魚。沒有滴滴,只有景區統一的遊覽車,晚上會有當地人的車出來拉私活,就是東南亞國家常見的突突車,後面可坐六七人。

“積木”民宿內部,窗戶基本都會做成大幅玻璃,就像取景框,喀斯特地貌隆起的山脈就是一幅可見的山水畫。

興坪和很多國內早期傳統旅遊景點一樣,有一個很大的矛盾:誰也不想拒絕好風光,但實在扛不住烏泱泱的遊客以及條件差的住宿。

廣州國際學校四名老師在多次走訪後,在興坪楊家村(二十元人民幣景點再往深處約3公里的地方)找了一間房子,開始了民宿營建生涯。四名老師同時也是兩對夫妻,阿Q和能媽彼此是閨蜜,四個人教的都是好玩的科目:體育、音樂和舞蹈。

和2013、14年民宿起步階段那些動人心魄的故事(辭職開民宿的諸多版本)稍有不同,他們不辭職,也不宣揚發呆浪費時光的理念。

選址興坪,除了風光、知名度外,交通方便也是一個考量。2015年,貴廣高鐵開通,其中有一站是興坪,這使得陽朔往返廣州只需兩個多小時——這和上海人去莫干山開民宿一個道理,3小時交通圈永遠是王道。

位於興坪楊家村的新開民宿“積木”

民宿起名“積木”表明定位——好好玩,才是正經事。也正因此,一樓無阻礙大空間賦予了日常圖書館、音樂演奏廳、活動室的功能。房間一半為親子房,過道是樂高牆,四樓到二樓有滑梯直接滑下來,安全、乾淨、好玩。

樓頂是酒吧和茶室,灕江和喀斯特地貌就在眼前,避開人群獨享風景。

這是這一代民宿人的情懷。一方面,他們更加事無鉅細地花心思打造第二個家——比起前一波民宿里被講得最多的床品、備品,他們還關注到了清潔、私密。比如進門要脫鞋,自己的鞋子根據房號放進相應櫃子,離店後拖鞋可帶回去,儘管拖鞋成本很高。

另一方面,他們相信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積木如今託管給專業的民宿管理團隊,創始人們會在週末或者寒暑假前來,不以老闆或管理者的身份,彼此輕鬆無壓力。

當一大波“發呆喝茶做夢”的關鍵詞過去後,民宿依然面臨著“怎麼玩”的困境。新一代受過良好審美教育的年輕人成為中堅力量,“小眾”已經變成剛需,一個個號稱自己是“社恐”的人無法再忍受與眾人一起排隊拍照,但硬核探險又對他們而言太過專業。於是,民宿又承擔起開發路線的使命,或者也可以說是一個機會點。

“天門”

這次,民宿管家王聰帶大家驅車去了一個叫西塘的村子徒步,親曆了以前只在高鐵上看到過的“天門”——桂林往廣州去的方向右側,快要到陽朔高鐵站前約12公里,有一個“門”狀的高大岩洞,前方是垂直岩壁,就是傳說中的穿岩山洞。緊靠著穿岩山洞的是天坑,也就是號稱桂林“十大名洞”之一的靈川縣潮田鄉南圩穿岩山天坑——我們真實地站在天坑的岩石上,合唱了《我和我的祖國》。

“天坑”

全程只有我們一行人,沒有導遊的喇叭,也沒有陌生人的微信語音揚聲器。沒有人毫不自知的抽菸,也沒人上廁所久去不回。這讓我想到在冰島報的一個小團,雖貴,但是看到了孤獨的藍冰洞。

天坑隱藏於南圩村以南約2公里的山峰樹林間,因地下河塌陷,井口基本呈圓形。進入天坑不用登頂從井口下,代之以底部洞穴穿入。入洞後,溫度驟降,如落井底,井壁高聳,天似月園,之後,再從天坑內另一溶洞穿洞而出。

此時有兩個選擇,一是原路返回,二是翻越兩倍難度係數的另一側山坡。想到來時路也不見得容易,索性選擇了後者,結果手腳並用來到溪水邊。

這是一條名為南溪河的水流,作為地下暗河,它將通往距離此地10餘公里的草坪冠岩風景區,再流入灕江。

積木的工作人員早早鋪好了地墊,食物陸續擺上。植根於千島湖西坡的小黑麵包房,最近在積木指導工作,主人雁鵬和女朋友很認真地打磨原料和口味,將麵包做得健康好吃還好看。顏值控的積木主理人雁升便請兩人去到來到這裏。雁鵬喜歡用當地原料做麵包,比如這次,菜場上的香芋被做成紫芋戚風。

南溪河邊的野餐

在雁升看來,民宿是一個應該被引導和教化的行業。人人都可以做200一晚的民宿,給客人吃一模一樣的桂林米粉,有客就接,有錢就賺,但長此以往,總有一天,遊客會斷層。

較之“賓至如歸”這些住宿行業的口號,民宿在經曆了這幾年飛快增長又極其雷同後,面臨的是“被需要”的更深層需求,也就是我們常說的“粘性”。儘管“天坑”“天門”以及戶外野餐花了工作人員前期不少心思,但目前看來,這種真正心情愉悅的路線效果很好。對於遊客來說,最喜歡途中的一站式服務,多個陌生的對接人簡化為一人,直接清爽。而這也是高端民宿的生長基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