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園園:從種金桔賠光20萬積蓄到 “全國十佳農民”
2019年09月28日18:12

原標題:賴園園:從種金桔賠光20萬積蓄到 “全國十佳農民”

新京報訊(記者 王紀辛)臨近10月,又是一個金桔即將成熟的季節。6年前,也是這個時候,帶著讓家鄉金桔走出大山、賣個好價錢的多年“執念”,賴園園辭去大城市的工作,回鄉創業。沒想到,就一個環節沒把控好,20萬元的積蓄被全部賠光。中國的農民總是堅忍的,賴園園更是如此,今年家鄉的金桔銷售收入有望突破6000萬元,收購價從2013年的每斤2元,穩定在如今的每斤10元左右,金桔種植面積從不到1萬畝擴大到14萬畝。6年間,“85後”賴園園帶領鄉親搭上了致富快車,全國近六億農民里,她被評為年度“全國十佳農民”。

賴園園獲得2019年度“全國十佳農民”,在2019年“中國農民豐收節”領獎現場。受訪者供圖

種植園里的滑皮金桔也是“80後”

9月25日,帶著剛剛獲得的2019年度“全國十佳農民”獲獎證書,賴園園剛回到家鄉,就立馬鑽進金桔種植園,查看地裡的旱情,“今年上半年雨水過多,從7月開始到現在又一直幹旱。”賴園園告訴新京報記者,這是她自2013年辭去大城市工作返鄉創業以來,第一次碰到的情況。

金桔園里,2015年就鋪設好的滴灌系統已經派上用場,這還不夠,不少果農開始挑水灌溉,提灌設備則從附近河流里不停地向山上抽水。這兩天,賴園園也一直在和果農們一起思考對策,務農就是這樣,日子看似尋常,卻總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賴園園已經習慣了。

賴園園的家鄉在廣西壯族自治區柳州市融安縣大將鎮富樂村,這是一個典型的桂北山村,海拔地勢高,連綿不斷的山峰溝穀間河流交錯。山區晝夜溫差鮮明,偏酸性的土壤,倒是為柑橘類果樹提供了得天獨厚的生長條件。

大將鎮富樂村鄉親們展示豐收果實。受訪者供圖

在融安,種植金桔的曆史長達200多年,然而,目前廣泛種植的“滑皮金桔”和賴園園一樣,也是個“80後”。

1981年,在廣西融安大將鎮的一片老金桔果園里,果農偶然發現了一株金桔與眾不同。摘下一嚐,發現不但外表有點不一樣,連口感完全不同於傳統金桔,沒有油、麻、酸的口感,果皮滑潤,口味清香甘甜。村民後來稱它為“滑皮金桔”,從此開始大面積種植,這種金桔也讓融安大將鎮遠近聞名。

一定要幫父母鄉親賣金桔

賴園園至今記得小時候跟著父母種金桔、采金桔、賣金桔的日子,全村家家戶戶都栽種這種金黃甜美的果子,大家的生活卻並沒有因此變得甜美。

“那個時候,金桔對我們小孩子來說,當然是美味。只是不明白,父母起早貪黑種金桔、賣金桔,家裡為什麼還是不富裕。”賴園園告訴新京報記者,“記得我都十五六歲了,床上鋪的褥子還不是棉花做的。每年收割後的稻草要留下來,鋪在床上,上面墊一張蓆子,再加一層毯子,就這樣睡。家鄉的生活,真是太落後了。”

父母和鄉親們一年忙活下來,依舊掙不到幾個錢,“那種貧窮的場景反反複復出現在我的腦海里,上學時我總想著,如果有一天,等有了本事,就一定要幫他們改變賣金桔的方式,把家鄉的金桔賣好。”實際上,因為辛苦種金桔卻總不賺錢,已經有不少鄉親心灰意冷,想著把果樹砍了種點別的作物。

2011年,賴園園從泰國留學歸國,加入廣西南寧一家現代化物流公司,很快成為業務骨幹,在掌握物流運營技術並觸網銷售家鄉金桔之後,2013年12月,賴園園放棄了城市白領的生活,回到大將鎮富樂村,成立了融安縣金色桔韻金桔專業合作社。她準備大幹一場,發展鮮食金桔的電商銷售。

一個細節擊碎電商夢

“沒有經過現實的摔打,永遠不知道情懷裡到底包含了多少水分”,這是賴園園對自己初期創業的總結。對物流門兒清、家鄉金桔品質好、也瞭解電商的概念和流程,銷路也有,賴園園當時覺得準備很充分了,可就在她滿腔激情先後收購了50多噸金桔,開始對外發貨時,一個細節輕易擊碎了她的金桔電商夢。

由於金桔皮薄,稍經剮蹭,果皮就會破掉,包裝問題與物流高成本問題解決不了,貨就不好賣,也賺不到錢,結果還沒等收購季結束,賴園園就賠光了自己積蓄的20萬元,合作電商也終止了合作。

嚴格把控包裝環節,降低鮮食金桔在運輸環節的損耗。受訪者供圖

出師不利,在一個靜悄悄的早上,賴園園離開了村子。當鄉親們還在擔心與議論的時候,賴園園已經到了南寧一家農副產品電子商務公司學習。半年後,再次“學成歸來”的賴園園又回到了村里,這一次,除了依然深厚的情懷,還有一套鮮食農副產品種植、銷售的操作標準,也找到了合適的物流與產品包裝。

2元一斤沒人要的金桔 身價翻幾番

功夫不負有心人,家鄉漫山遍野的金色果實,終於給村民們帶來了致富希望,發展一年一個台階。

2014年,賴園園註冊了“桔韻”商標,種植端獲得“綠色食品A證”,銷售端推出城市合夥人模式。2015年,為了徹底打開銷路,賴園園創立了電商品牌“桔鄉里”,建立電子商務基地,組建電子商務銷售團隊,與各大電商平台簽訂供銷協議。

賴園園嚐試城市合夥人模式,壓縮銷售環節,讓山村鮮果第一時間到達消費者手上。受訪者供圖

2016年“桔鄉里”電商品牌帶動大將鎮桔農實現金桔網絡銷售50萬公斤,銷售額突破1000萬元。2017年,賴園園帶領團隊通過電商平台實現網絡銷售金桔近200萬公斤,金桔最高單價賣到了一斤50元,其中幫助50多戶貧困戶銷售了15萬公斤金桔。2018年,融安縣金色桔韻金桔專業合作社與85戶貧困戶簽訂62萬斤收購協議,銷售額達2500多萬元。

幾年下來,賴園園初步實現了她當初製定的目標——鄉親們再也不用半夜出去賣金桔了。今年的銷售收入,從預訂情況看,有望突破6000萬元,不用山區桔農再像過去那樣四處求著人買,如今果子還在樹上,訂單就已經來了。

昔日,那些差點被砍掉的金桔樹結出了“金蛋蛋”。2013年,賣2元錢一斤都沒人願意要的金桔,收購價格穩定在了10元左右一斤,融安縣的金桔種植面積也從6年前的不到1萬畝擴大到現在的14萬畝。

洪水都衝不垮的“良心果”

賴園園告訴新京報記者,金桔這種果樹,一年內能開花4到5次,結果4到5次。今年6月首次開花時,融安金桔經曆洪水衝擊,第一批金桔花都脫落了,當時桔農都很難過與憂心忡忡,沒想到等洪水退去,金桔再次開花結果,為此,當地人都把金桔稱為“良心果”。

眼下,大將鎮富樂村滿山坡的金桔樹都掛上了綠色的果實。此時也是金桔成熟前的關鍵期。除了抓緊抗旱,山坡上,果農們還在忙著為金桔樹施用牛糞和經過發酵的花生殼,“這些有機肥料將為金桔由青變黃的轉色期提供養料。”

“現在合作社成員已經形成了統一管護、統一施肥、統一用藥、統一上市、統一標準、統一包裝、統一銷售的產業形態。”賴園園表示她當初培訓果農的時候,就提出4項要求,大家都要不折不扣執行:1,要在金桔的外表皮還是青色沒有轉為金色的時候就進行採摘;2,採摘金桔時必須戴手套,還不能直接摘,要用剪刀一個一個剪下來才可以;3,果子在竹籃子裡,還要專門鋪一層軟布;4,一個竹筐里最多裝6斤。

“這些要求和傳統做法不同,一開始,村民都不理解。”農戶們都覺得太麻煩,甚至一度有村民都賭氣不賣給她金桔了。賴園園並沒退縮,而是反複宣講,包括為此提高中型果、大型果的收購價格。“我寧願高價收購合格的金桔,也不會降低標準,同時把收購價格提高到4元到12元不等。”

嚴格的標準不光是對果農,對物流公司也是精挑細選,以確保最快的速度、最安全的運輸。“失敗是最好的老師。”曾經輸在細節上的賴園園,如今不敢再放過每一個細節,用高標準把控品質。

在賴園園的眼裡,目前只是起步階段,品牌文化建設、渠道銷量等環節還需要進一步提升。“今年我們新建的冷庫、電商大數據中心、自動化分揀包裝流水線都要投入使用,從現在的預訂情況看,今年的銷售收入將突破6000萬元。”

【原聲回放】

新京報:當初是如何下決心辭掉城里工作回家創業的?

賴園園:我是1987年出生的,但我家鄉跟你們的不一樣,小時候家裡特別的窮。不是光我家窮,是整個村子都很窮。大家都在種金桔,包括我的父母。金桔是人們唯一的收入來源,可一年下來,能賣個一兩千塊錢,最多賣到三千塊,這就是全家一年的收入了。

我從小到大,就跟著父母栽金桔、選金桔、賣金桔,我看著他們從早忙到晚。那時候家裡沒車,賣金桔就得用擔子挑著,走十幾二十幾里的山路,然後搭班車去縣城。回來的時候,身上就帶著幾十塊錢。那個時候,每次看到這些,心裡就很痛很痛。

我當時心裡就想著,不管以後讀書讀到哪裡,工作到哪裡,等覺得自己有能力的時候,我一定要回家鄉,改變金桔銷售難的情況。

記者:你回鄉以後,製定了一個高於當時收購價一倍多的價格,現在融安滑皮金桔也出名了,下一步發展會不會感到有壓力?

賴園園:不會。我們主要以中果、大果、特果為主,這個價格是從2013年到現在都沒有太大的起伏。我們家自己也種。我知道金桔種植成本比較高,如果給不到這麼高的價格,果農收入不高,沒有種植積極性,慢慢地就會砍樹改種別的。現在,來融安收購的也不少,大將鎮是合作社主導,收購商都會遵守合作社製定的收購價格。

除了提高收購價,合作社還會對農戶提供技術指導、農資補貼,所以農戶的果子都願意先賣給合作社,我們之間的關係非常穩定。

記者:生鮮果品對銷售環節要求極高,在銷售模式上,你提出了“城市合夥人”,這是對電商平台模式的補充嗎?

賴園園:一說到做電商,大家就以為是天貓、京東,其實,城市合夥人是我們走量最大的一條渠道。

產地和城市合夥人是點對點的對接,一個地級市,我們有10到20位合夥人,比如,在長沙,當地會有做得比較好的,由他負責組織這個城市的金桔銷售微商群,統一彙總預訂數量,這樣一來,金桔從摘下樹到消費者手中,可能就只有24小時。這樣可以縮短供銷鏈條,壓縮成本。

新京報記者 王紀辛 編輯 唐崢

校對 李項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