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主任牛磊:我就是愛“多管閑事”,想在社區幹到退休
2019年09月28日17:28

原標題:社區主任牛磊:我就是愛“多管閑事”,想在社區幹到退休

“他們說,大家來來往往進出電梯,肯定會透過窗戶,往自己家裡看,覺得別人會把自己當猴看。”牛磊在心裡琢磨了好久,沒事站在樓門口,發現確實會不自覺地瞟一下,“要是每天有人俯視著往我家看,我也不樂意啊。

北京市朝陽區勁鬆北社區,有個居民議事廳。

多張桌子拚湊起來的大桌子,幾十張椅子。居民們時不時會聚在這裏討論公共事務,例如居民樓是否安裝電梯、活動經費分配以及停車製度。

議事廳的主事人是33歲的社區居委會主任牛磊,他已經連續兩次當選。

面積0.26平方公里的勁鬆北社區建成至今近50年了,11000多名居民生活在這裏。

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眾議和溝通,是牛磊解決社區治理難題的秘籍。

牛磊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我是社區居民選出來的,就應該處處為居民考慮,接受居民的監督,站到大多數居民的一邊。”

談起未來的規劃,牛磊希望能夠在社區工作到退休,因為社區就是他的家。

9月27日下午,牛磊正在工作,因為勞累,血壓升高,頭有些發蒙,實在承受不住的他只好到醫院做檢查,之後立即出院。

勁鬆北社區居委會主任牛磊。 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安裝電梯方案,通過率100%

雖然建成已久,但勁鬆北社區比普通的老舊小區多不少溫馨的氣息。

六層的住宅樓,外牆刷上橘紅色,與周邊高樓大廈相比溫馨許多。來來往往的居民推著自行車,井然有序。社區公園一角,長廊下頭髮花白的老人,聊著自己的生活和社區的變化。放學的孩童嬉戲打鬧。垃圾分類在樓宇間已經實施開來。

不久後,勁鬆北社區將有幾棟樓試點安裝電梯。牛磊為此溝通許久。

老舊小區安裝電梯,鄰里之間常常意見相左,讓管理者很睏擾。

勁鬆北社區有位住在五六層的老人找到居委會說,自己年齡大了腿腳不方便,上下樓都要一陣子,希望居委會牽頭安裝電梯,自己也願意出一部分錢。

在議事廳里,這一提議遭到了一樓、二樓的住戶的反對,他們覺得自己不需要電梯,不應該出電梯建設費用,也擔心安裝電梯影響採光。

牛磊的對策是,逐戶瞭解居民對安裝電梯的需求和擔憂,並進行勸說和溝通。

社區居民馬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他住在三樓,覺得沒有安裝電梯的必要。牛磊勸他:“馬哥,你現在40多歲,住在三樓,等你60歲甚至80歲的時候,沒有電梯怎麼上下樓呢?”牛磊還擬選擇全透明的玻璃材質電梯,不影響居民採光。

就這樣,同意安裝電梯率從60%多,提升至了90%左右。

剩下的不同意安裝電梯的居民住在半地下。

“他們說,大家來來往往進出電梯,肯定會透過窗戶,往自己家裡看,覺得別人會把自己當猴看。”牛磊在心裡琢磨了好久,沒事站在樓門口,發現確實會不自覺地瞟一下,“要是每天有人俯視著往我家看,我也不樂意啊。”

後來,牛磊知道,有一款玻璃可以從里往外看,但從外往里看什麼也看不到。他就幫助更換了部分住戶的玻璃。

為了節約經費,牛磊將電梯廣告費讓給建設運維公司,平時的電梯看護和清潔由社區清潔人員負責。最終,居民100%全票通過安裝方案。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勁鬆北社區將建設的電梯走民用電,建設費用全部由建設方承擔,平時居民使用電梯需要刷卡,每次0.5元。半地下的住戶免費獲得一張卡,80歲以上的老人也免費送一張卡,平時上下樓,拜訪同社區的親友可以使用。按照設計方案,社區將在6至8年內收回電梯建設成本。

社區辦公區走廊的牆壁上,掛著端午節社區組織居民包粽子的照片。 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拆除地鎖,立製度

地鎖問題是牛磊解決的另一個社區難題。

《北京市機動車停車條例》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在道路上和其他公共區域內設置固定或者可移動障礙物阻礙機動車停放和通行;不得在未取得所有權和專屬使用權的停車泊位上設置地樁、地鎖。

牛磊分析,之所以有居民安裝地鎖,一是平時有外來車輛進來停,二是有住戶購買新車,進來搶占車位。

他在社區居民議事廳召集居民商討社區停車規則的製定。最後形成決議:除搬家等特殊情況,外來車輛一律不允許停在社區內,新購買的車輛不能再進入社區停車,並在社區大門口安裝車牌智能識別系統和起降杆。

有了製度保障,從此社區再也沒有人安裝地鎖。

“國家需要法律,社區也需要製度,不然一時解決不了的問題,還會長期持續下去。”牛磊說。

製度之外,牛磊也講人情。一戶居民平時愛撿垃圾,撿來的垃圾堆積在樓道內,堵塞了消防通道。牛磊自掏腰包,花20元將這些廢品買下:“其實也沒多少錢,老年人愛仔細,撿廢品也能理解,我先買下,後來賣給了收廢品的。”

服務社區居民,也讓牛磊成了修水電的一把好手。

起初,修水管、接電線,牛磊並不會,於是,他下班就去賣水管的店舖學習,師傅到居民家中維修,他都在一旁認真看著。

一次,勁鬆北社區一戶居民家中屋頂總是漏水,半個月一直找不到漏水點。

牛磊感覺是樓上地板磚下面的水管破裂所致,但樓上居民則表示不是自家水管破裂。對此,牛磊表示,如果誤拆,自己負責購買地板磚將樓上住戶恢復原樣。最終,地板磚拆開,找到了漏水點,這戶居民家中再不漏水。

牛磊(中)和社區誌願者留影。 受訪者供圖

“我就是愛‘多管閑事’”

牛磊是北京人,家住朝陽區六里屯,但為了更好地服務社區居民,他在勁鬆北社區附近的潘家園和妻子一起租房住。他還住在六里屯的時候,為了調解一對鄰居的矛盾,他夜裡12點多才能休息,只好在單位潦草睡了一晚。

提起自己的家庭,牛磊覺得有許多虧欠。他的妻子在其他街道工作,早出晚歸的生活節奏兩人早已習慣。平時,兩人在工作和生活中相互理解、相互支持、鼓勵。

牛磊的孩子6歲了,大多數時間由丈母娘照看。

有個週末,牛磊答應帶著孩子去遊樂園玩,但因為臨時要回單位加班,沒有帶孩子去。這個未兌現的承諾至今讓他覺得內疚、自責。

12年前,計算機專業大四學生牛磊,就像許多應屆大學畢業生一樣,希望找一份穩定的工作。他順利通過筆試、面試等環節進入北京市朝陽區勁鬆街道辦事處,擔任精神文明專幹。

這份工作並不輕鬆,必須在9點之前趕到單位。牛磊只好每天7點左右起床洗漱吃飯,從10餘公裡外的六里屯出發,擠公交地鐵或者騎車上班。

過了一年,牛磊從街道辦調到社區工作,相比街道辦,每天要說的話,走的路更多了。除了本職工作外,他還陪居民嘮嗑,看到上年齡的居民,主動上前幫忙提水拎菜。他已經連續兩屆被選為居委會主任。

“社區工作比較瑣碎,要想把本職工作幹好,那就要多和居民交流,把他們當作家人,互相走進彼此的生活。”牛磊說。

2019年4月的一天,加完班的牛磊騎車回家途中,社區居民打來電話說,鄰居家的老太太此前不小心摔倒,生活不能自理,平時由其女兒照看。這天,老太太和女兒發生矛盾,只剩老太太一人在家。

牛磊一手將電話放在耳朵旁聽著電話那頭的介紹,一手握著車把掉頭。接著,他又給距他不遠的妻子打電話說:“今晚吃飯不用等我了,社區有位老人需要照看。”“嗯,記得吃飯。”電話那頭回應道。

回到社區,牛磊詢問老太太想吃什麼後,轉身做起飯來,直到老人吃過飯休息後,他才騎車回家。

在社區,老人們把他當作自己的孩子,有一次,一位居民看到辛苦工作的牛磊,特意烙肉餅請他到家裡吃。

在社區議事廳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他總結道:“我就是愛‘多管閑事’。”

議事廳的展架上,擺放著“首都文明社區”“先進社區居委會”等榮譽證書以及“北京大學暑期社會實踐基地”等牌匾。

新京報記者 劉名洋

編輯 郭琛

校對 郭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