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10年:從比特幣到Libra
2019年09月27日17:21

  作者/孫鵬飛

  編輯/挨踢妹

  圖片視頻/網絡

  來源/IT時報

  數字貨幣Libra的故事還未完結。

  美國時間9月24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主席傑伊·克萊頓拒絕證實Libra加密貨幣是否屬於證券,並表示Libra應該受到其所在機構的監管。而在今年2月份,摩根大通宣佈計劃推出數字貨幣JPM Coin。

  比特幣誕生十年間,區塊鏈與金融行業的結合愈發明顯,新金融工具、新交易機製甚至新經濟模型的概念不斷推出。

  在日本野村綜合研究所高級顧問周藤一浩看來,金融行業可以利用區塊鏈透明度、可編程等特點,提供成本更低,結算更快的金融服務。但另一方面,場景應用落地,還面臨著監管方面的障礙。

  “雖然區塊鏈技術尚未成規模效應,但也已經蘊含不少機會。”這是中國銀行原行長、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區塊鏈研究工作組組長李禮輝給出的結論。

李禮輝
李禮輝
  

  區塊鏈在金融領域的機遇和挑戰有哪些?當Libra站在爭議中心,未來數字貨幣路在何方?日前,《IT時報》記者來到“2019上海區塊鏈國際周萬向峰會”,尋求一個答案。

  No.1

  從優化到重構

  2014年,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社會學系教授Nigel Dodd在《貨幣的社會進程》一書中引用了這樣一個觀點:“從市場角度看,至少到目前為止,比特幣仍未成為一款貨幣。”此時距離區塊鏈的首個應用比特幣誕生,才過去5年。

  當又一個5年過去,區塊鏈在金融領域的應用,已越發受到關注。

  在李禮輝看來,區塊鏈技術可以加持商業信用的數字信任,穿透金融中介的數字鏈接。區塊鏈技術可以改善傳統商業信用模式中的信息不對稱情況,而經濟體系也將從平面交互結構進化為多維度直接交互的架構以及加密的數據網絡。

  是的,區塊鏈技術帶來一個低成本、高效率的新信用體系。這是區塊鏈技術優化金融體系的作用。

  另一方面,區塊鏈技術還可能對全球貨幣體統形成重構。李禮揮表示,區塊鏈技術的機會,還在可以超越國家主權的數字貨幣,包括法定數字貨幣、虛擬貨幣、可信任機構數字貨幣。

  不過,萬向控股副董事長兼執行董事、萬向區塊鏈董事長兼總經理肖風認為,數字貨幣不是通用貨幣,不能用來解決所有貨幣的某些通用功能,而是一款與某個場景或跟某個特定的需求,跟某個特定的用途結合的貨幣。

  “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數字信任、數字鏈接、數字貨幣,很有可能重構經濟、金融的模式。”李禮輝如是說。

  No.2

  Libra啟示錄

  近日,數字貨幣的焦點,始終落在Libra上。

  2019年6月18日,Facebook推出數字貨幣Libra,這是一種由Facebook聯合多家機構成立發行的數字貨幣。Libra以一籃子銀行存款和短期政府債券作為儲備資產,採用100%保證金,是一種跨境自由流動的可兌換貨幣。

  Libra協會是Libra貨幣治理的最高機構,目前協會有28個初始成員,包括如支付行業的Visa 、Mastercard、 PayPal 和Stripe,電信業的Vodafone、Lliad以及消費應用公司 Uber、Booking和Lyft等行業巨頭。

  此外,Libra應用聯盟區塊鏈的分佈式對等架構,應用隱私計算技術保護數據隱私和數據安全,應用Calibra電子錢包,提供可以覆蓋全球各個角落的交易和轉賬平台。

  李禮輝在“2019上海區塊鏈國際周萬向峰會”上給出了可信任數字貨幣的定義。他認為, “可信任”數字貨幣必須具備以下品質:具有公眾信任機構的信用背書、具有商業價值的客戶規模、具有高效可靠的金融交易和支付平台、具有可審計的金融資產支撐、具有行政許可的市場準入。

  按照這一定義,除了行政許可一條,Libra似乎具備了成為可信任機構數字貨幣的其他特性。不過,目前Libra能否被世界各國政府金融監管部門認同和許可,能否獲得金融體系的信任並實現與現有金融系統安全可靠的融合,一切仍是未知數。

  而另一邊,目前有高盛、摩根大通、瑞士聯合銀行等金融機構已經獲得行政許可發行數字貨幣。

  監管層猶豫的一端,傳遞的或許是這樣一個信號:Libra會對現有的貨幣體系構成挑戰。

  Facebook希望Libra成為一個不受華爾街控製,也不受中央銀行控製的新金融系統基礎設施。這背後傳遞出Facebook試圖爭奪鑄幣權,從而超越國家主權,僭越中央銀行,跨越商業銀行的野心。

  肖風注意到,數字貨幣的發行方主要有三類,技術極客、商業機構或私人機構和各國央行。在他看來,數字貨幣由技術極客創造技術,機構負責探索踩坑,最終由央行再發行,會更穩妥。

  周藤一浩則給出這樣的觀點:接下來幾年,區塊鏈行業的規則以及監管製度會發生變化,在日本一些證券型的代幣會被監管,小的創業公司將會更難入市場。“一旦規則明確,對大公司來說可能是比較不錯的發展機會。”

  此外,李禮輝認為,Libra帶來的挑戰,還在可能衝擊主權貨幣地位、可能重塑貨幣霸權地位、可能形成跨越商業銀行的金融體系。

  當Facebook宣佈退出Libra之際,各國央行紛紛表示研究數字貨幣,或許傳遞出對於貨幣霸權來臨之際未雨綢繆的信號。

  “當前很有必要抓緊研究發行中國主導的全球性數字貨幣的可行路徑和實施方案。”李禮輝說。

  No.3

  創新or監管,路在何方

  從賦能到顛覆,區塊鏈技術走過十年。從沉默到喧鬧間,區塊鏈技術已成為數字經濟的重要一環。

  “數字貨幣在未來的全球數字經濟競爭中居於核心地位。” 李禮輝如是說。

  而創新和監管,始終是數字貨幣發展的兩條主線。

  周藤一浩有這樣一個擔憂:“我挺擔心日本監管太嚴格,會扼殺了創新。”儘管他知道,嚴格的監管對於區塊鏈在金融領域大規模推廣是必須,畢竟金融市場不可能一天之內改變。

  那麼,數字貨幣該如何創新和監管呢?

  “我們應積極鼓勵和支援技術創新,掌握數字技術、數字經濟的主導權。” 李禮輝認為,這包括實施數字技術和數字經濟國家戰略,明確產業政策,對數字技術研發企業和專業人才給予稅費優惠,鼓勵數字技術研發和應用,國家隊加民營隊,大中加小微,在數字技術的關鍵領域掌握自主知識產權,在數字經濟、數字金融的關鍵領域建立全球性競爭優勢。

  而另一方面,他表示,應“大力促進和規範製度創新,加快數字金融製度建設”。

  這意味,國家需要抓緊建立數字信任機製,製定法定數字貨幣發行、數字金融市場監管、可信任機構數字貨幣監管、虛擬貨幣監管等數字金融製度。

  與此同時,數字金融技術國家標準、數字金融技術應用審核和驗證體系也需要盡快出台。他認為,有必要建立數字金融創新沙盤試驗製度,積極探索數字金融業務監管的新模式、新規範,適當放寬數字金融市場準入。

  而在數字金融全球製度建設方面,其表示,國家應積極參與並爭取話語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