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芙妮崩盤:股價一天暴跌37% 虧損額≈6.5倍市值
2019年09月27日19:33

  原標題:女鞋界"寶馬"崩盤!股價一天暴跌37%,虧損額≈6.5倍市值,中國鞋業為何總是"炒糊"

  來源:券商中國

  繼富貴鳥之後,又有一鞋業股崩盤,這次是號稱女鞋界的“寶馬”達芙尼。

  港股達芙妮國際午後跳水放量暴跌,一度跌逾47%,收盤殺跌36.84%,成交額放大至2.29億港元,最新總市值4.95億港元(約為4.45億人民幣)。達芙妮國際今年上半年營收為14.03億港元,同比下降37.9%。

  消息面上,9月25日晚間,達芙妮國際宣佈人事調整,被業內認為是進軍運動鞋領域的一大信號。這一消息曾刺激該股26日大漲26.67%。

  據wind數據統計,達芙妮國際從2015年開始虧損。截至今年上半年,4年半時間總共虧損達28.78億元人民幣。該股股價最高曾達11.45港元,如今收盤僅為0.3港元,股價跌幅達97.37%,公司虧損總額已接近其市值的6.5倍。

  今年以來,“炒鞋”蔚然成風。很多流限量版的鞋子賣出了天價。在這種背景之下,耐克的股價都創出了新高,但中國鞋業卻問題頻出。2012年,百麗、達芙妮、富貴鳥佔據中國休閑鞋市場份額前三。但此後三家企業業績先後進入下降通道,2013年,達芙妮營業收入開始下降,2015年,百麗業績大幅下滑,富貴鳥營收和淨利雙降。2017年,百麗率先在港股私有化退市,今年8月底,富貴鳥公告宣佈破產、被港交所取消上市地位,達芙妮持續巨虧。

  這究竟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達芙妮午後閃崩

  有著女鞋中“寶馬”之稱的達芙妮午後閃崩。

  達芙妮國際於9月10日披露半年報,今年上半年營業收入14.13億港元,同比大幅下降37.79%;淨利潤虧損3.9億港元,較去年同期虧4.93億港元有所收窄。但該公司從2015年以來,一直處於虧損狀態,截至今年上半年,總虧損已高達28.78億元人民幣。

  按照業界的說法是,一代鞋王高光不再。在這個危機時刻,達芙尼其實也發起了自救行動。可能是看到了近期“炒鞋”的火爆場面,9月25日晚間,達芙妮發佈公告稱,韓炳祖已獲委任為該公司獨立非執行董事、審核委員會主席、薪酬委員會及提名委員會成員的職務。26日,達芙尼股價大漲26.67%至0.475港元/股。在韓炳祖的履曆中,其曾擔任361度國際有限公司獨立非執行董事,以及KAPPa母公司中國動向(集團)有限公司首席財務官。這一信號也被業內人士解讀為,達芙妮試圖在運動市場發力。

  然而,這一信號並未給市場帶來持續的動力。經過一日大漲之後,迎接投資者的是今日之大跌。

  達芙尼錯過了什麼?

  在達芙妮、百麗和富貴鳥三家鞋企中,達芙妮是最早上市的。達芙妮國際成立於1987年,1995年在港交所上市。在2015年開始連續虧損之前,達芙妮並非沒有危機。1999年,該公司就曾因為款式老舊導致庫存積壓,品牌減價,進而業績下滑,出現高管跳槽的情況。所幸,在那個電商還不是特別發達的年代,企業和產品的生命力似乎都要強很多。在陳英傑上任之後,很快就走出敗局,並走向了高速發展之路。

  2004年,達芙妮號稱中國每5雙品牌女鞋中,就有1雙來自達芙妮。在業績最好的時期,達芙妮1年能賣出5000萬雙女鞋,連續5年穩坐大陸女鞋第一品牌的交椅,市場占有率近20%。2012年是達芙妮的巔峰時刻。當年達芙妮營業收入突破100億港元,實現淨利潤9.56億港元,公司市值最高曾達到189億港元。業界賜其名號“女鞋界的寶馬”。

  然而,電商卻讓達芙妮迎來了至今為止最大的“痛”。2009年,達芙妮與百度共同投資電商平台“耀點100”。為了支持這個平台,達芙妮孤注一擲,關閉了京東、樂淘等分銷渠道,結果三年之後,2012年7月28日“耀點100”因資金鏈斷裂而倒閉,達芙妮亦從此滑向深淵。從2013年開始,該公司營業收入開始下滑,直到今年上半年,營收萎縮的幅度還在擴大。

  如果說錯過電商是錯過了渠道,那麼錯過“運動”則是錯過了產品、錯過了時尚。據中國產業信息網,2014年-2016年,國內運動鞋消費總額從686億元提升至928億元,復合年均增長率達到16.31%,在鞋類消費占比從20.1%上升至25.7%。在這個運動鞋的黃金時段,達芙妮卻未能抓住,反而國內另一個也經曆了諸多磨難的品牌“李寧”因此大為受益。

  據國盛證券研報,2018年我國整體鞋服市場規模為3771億美元,運動鞋服占整體鞋服市場總量的10.6%,預計2023年將達到11.7%的滲透率。如果按照這個比例估算,空間已經不是特別大,更何況有品牌的擠了效應。此時,達芙妮才進軍這個領域是否為時已晚也是一個疑問。今年以來,“炒鞋”的熱度已經很高。按慣常的規律,一個產品在經曆熱炒之後,其價格和需求通常都會迎來低迷期。

  耐克股價漲新高,中國鞋業為何“炒糊”了

  “炒鞋”按理來說,對於鞋業公司是一件好事。但中國鞋業兩大巨頭“富貴鳥”和“達芙妮”為何卻倒在了這個風口上呢?

  先來看看“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的耐克吧。美東時間週二,耐克公佈最新一季財報顯示,儘管在全球貿易緊張背景下,本季銷售較去年同期增長7%,其中大中華地區收入增長22%,達16.8億美元,市場預期15.7億美元。中國地區明顯成為最主要增長動力。具體營收數字如下,2020第一財季,耐克總收入107億美元,高於市場預期104.3億美元,去年同期為99.48億美元,同比增長7%。受此刺激,耐克股價創新高。

  令人“氣憤”的是,耐克業績如此優秀的主要原因竟然是大中華區業績飆漲,營收和利潤增幅遠超其他地區。

  有分析指出,這份逆天的財報背後,中國“炒鞋”大軍功不可沒。最近半年的“炒鞋潮”把耐克鞋的熱度捧到極點,一雙耐克Air Jordan 1 Retro High Rust Pink 髒粉黑腳趾限量款發售價1299,但是卻能在APP上炒到66669元。

  據紅塔期貨的資料,近兩年,在眾多力量的推動下,球鞋市場迎來爆髮式增長。某限量款球鞋開售,商家以抽籤搖號方式進行售賣。但是, 排隊抽籤的隊伍中往往出現了很多以炒作價格為目的的買家,最終導致球鞋價格不斷飆高。原本是小眾圈子的玩物,但短短幾日動輒數倍的價格暴漲,使得不少“圈外人士”紛紛揚言進場。

  根據相關平台數據:8月19日在成交量前100的球鞋中26個熱門款的成交金額已達到4.5億元,超過同日新三板9431家公司的成交量。

  在這樣一個火爆的市場當中,曾經的鞋業巨頭“富貴鳥”卻倒下了,“達芙妮”也只是在苟延殘喘。這究竟又是為什麼?業內人士分析,鞋業雖然有風口,但這些巨頭卻未站在風口之上。能夠拿來炒的鞋很多都是限量版運動時尚品牌,在此之前的達芙妮和富貴鳥卻拿不出這樣的品牌。按照專業的說法是,轉型不夠及時,未能在產品上下足功夫,便成了週期的棄兒。達芙妮如今可能要走運動品牌路線,但亦可能來到了運動週期的尾部。分析人士認為,與其轉型,還不如收縮戰線,發揚工匠精神,做好原有產品的研發,走“百年老店”的路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