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看任正非對話人工智能專家:不擔心對手打垮華為
2019年09月26日17:03

  新浪科技訊 9月26日下午消息,任正非和華為公司戰略部總裁張文林對話美國著名計算機科學家Jerry Kaplan和英國皇家工程院院士Peter Cochrane。在本次咖啡對談中,幾位嘉賓就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對社會的影響,以及華為5G、6G技術的研發與應用等議題展開了討論。

  在對話中,任正非談到了人工智能對未來人類就業的影響。他表示,人工智能只會給這個社會創造更大財富,帶來更高效率,而有了更多的財富和更高的效率,就業的問題自然會解決。與此同時,人工智能是會影響和塑造國家的核心變量,一個國家會因為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被問及面對華為5G技術遭遇的不信任,是否會感到失望以及遺憾,任正非表示,“我覺得時間長了還是會有很多信任的”,任正非稱,現在歐洲還是大規模地給華為很多機會。他認為,全世界還是給了華為很多機會,這已經很寬容了。

  任正非稱,對隱私保護要科學地分析和管理,特別是一個主權國家對信和數據應該怎麼管理,這是每個主權國家自己的事情,而不要跨世界有一個統一的標準。

  在提問環節,當被問及如何用好技術、實現技術包容性時,任正非稱,華為把技術當成技術,技術只是一個工具。“我們把5G就是當成一個雞蛋,不要把5G當成原子彈,我認為就可以普遍使用了。”

  他並不認為競爭對手會產生威脅,反而會帶來鞭策,促使前進。因為靠他自己總是督促員工好好幹活是不行的,靠狼領著羊跑,羊才最健康。因此,他不擔心會出現強大的競爭對手,甚至把華為打垮。

  任正非表示,“我估計明年上半年我們的財務報表還會好,不會差,也不會大增長。到明年年底人們就更相信華為真的是活下來了。到2021年以後,大家會看到華為恢復增長。”

  在對話的最後,任正非談到“華為發債300億元”一事,他表示,發債的成本很低,才4%的成本,而“如果增加員工對企業的投資,這個成本太高了,分紅太高了。”

  以下為本次咖啡對話要點(新浪科技編輯整理):

  對話嘉賓:

  Jerry Kaplan 全球頂級計算機科學家、人工智能專家和未來學家

  Peter Cochrane 英國皇家工程院院士、大英帝國勳章獲得者,英國電信前CTO

  任正非 華為公司總裁、創始人

  張文林 華為公司戰略部總裁

  談人工智能:

  大規模的新技術會在未來20、30年產生突破

  在對話中,任正非表示,人類社會今天正處在新理論、新技術爆發的前夜,在這個時代大規模的新技術都會在未來20、30年產生突破,跨學科領域的突破或者單學科技術的突破,給我們帶來新的機會。

  任正非舉例稱,電子技術很快就到了3納米、1納米,基因技術也會在未來20、30年產生非常大的突破,它對生物科技,對生命科技,對納米醫療都會起到巨大的作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電子深入到更加精密的時候,和基因結合起來,這個社會形態會是什麼樣子?我們根本就不可能想到。

  任正非表示,新時代給我們打開了一個強大的機會窗,這個機會窗中,我們怎麼能夠更多努力,全世界的科學家、全世界的工程師、全世界團結起來,迎接這個新時代,這是我們所期望的。對未來的不可置信,我們不用忐忑不安,我們應該勇敢迎接這個新的時代。

  談人工智能對就業影響:給社會提出了新命題

  在對話中,任正非談到了人工智能對未來人類就業的影響。他表示,人工智能只會給這個社會創造更大財富,帶來更高效率,而有了更多的財富和更高的效率,就業的問題自然會解決。與此同時,人工智能是會影響和塑造國家的核心變量,一個國家會因為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任正非認為,這樣的情況下,我們要把人工智能變成整個國際社會和社會結構發展的一種動力,而技術的發展取決於這個國家的基礎能力——它包括教育、人才,還有行業成熟性的算法、算力與基礎設施的提供。“我認為這個時代到來後,將使人類變得更加繁榮。”

  至於就業問題,任正非稱,人工智能給一個社會、一個國家提出了新的命題。人類曾經經曆過工業革命時代,那時對每一個就業者的要求是只要接受中等程度就可以適應社會結構。然而,到人工智能這個時代,可能要提高人工的教育水平。每個國家都需要在這一點努力,不見得一定是大國才能成功。“我認為很多中小國家由於人工智能的實現,也可以變成一個很大的生產能力。只要有更大創造財富的能力,就能給更多人機會。”

  談華為5G:

  5G被質疑?任正非:歷史證明5G對人類會創造出財富的

  在對話中,主持人問到“為什麼人們對華為和華為所做的事情有這麼多的不信任呢?”對此,任正非回答稱,歷史會證明人工智能、5G對人類會創造出財富來的,今天大家對新技術還是要給予一種寬容和信任。

  任正非稱,幾百年前工業革命的時候,大家也不相信紡織機械,都把紡織機械砸毀了;當初火車剛出現的時候,也是被嘲笑的;中國高鐵甬溫事故發生後,大家也是一片否定的聲音。可是“今天沒有人說高鐵不好,我估計一百個人都說高鐵是好東西。”

  任正非認為,人們要給新生事物一種信任、一種寬容,創新的最大特點就是給大家一種學術上的自由,允許你奇思怪想,“現在大家對5G也是爭論不休,要歷史來證明這些人工智能、5G對人類會創造出財富來的。”

  世界還是給了華為很多機會

  在被問及面對華為5G技術遭遇的不信任,是否會感到失望以及遺憾,任正非表示,中國在過去是一個貧窮的國家,也是一個落後的國家,大家認為中國不可能趕上來,就和火車一樣,當火車跑得比馬車快,會出現新生事物的不信任。

  “我覺得時間長了還是會有很多信任的”,任正非稱,現在歐洲還是大規模地給華為很多機會。他認為,全世界還是給了華為很多機會,這已經很寬容了。“我已經很滿足了,我不能讓人人都能理解我們,至少在短時間裡面。”

  張文林也表示,目前看到的所謂的不信任主要是來自於不瞭解5G的一些人,真正瞭解5G的,包括運營商普遍都還是非常信任的。“這也是為什麼雖然有很多噪音、很多幹擾,我們現在5G的業務發展得非常好。”

  談5G授權給美國公司:我們有信心跑贏

  對話中,任正非談到“5G技術授權”時表示,“我們不是授權給所有的西方公司,我們是授權給一家西方公司,獨家讓你一家公司來獲得我們的許可,這樣的話它才有規模的市場給它支撐,我們覺得這一家公司應該是美國公司。”

  任正非解釋稱,因為歐洲、韓國和日本都有自己的5G,它應該在改進和發展過程中去調整。而“美國現在缺這個東西,我們應該獨家許可給美國公司獲得這個東西,而且它可以在全世界跟我們競爭,不是僅限定在美國市場範圍,它可以在全世界範圍共同競爭。”

  任正非表示,願意將華為所有5G技術公平、無歧視地授權給一家美國公司,所授權的內容覆蓋5G的專有技術,包括源代碼、硬件技術、測控、交付、生產上的經驗,甚至芯片設計也可以授權。

  “我們希望將來在新的起跑線上,能和歐洲、日本、韓國、美國在同一個起跑線上再次起跑,再次共同為人類做貢獻。因為我們有信心能跑贏,所以我們就有信心開放。”任正非說道。

  不擔心會出現強大的競爭對手,甚至把華為打垮

  談及或會因此為其他公司製造成長為華為巨大競爭對手的機會,任正非認為,首先,華為也會因此獲得金錢,可以去買很多“柴火”,“把我們在新技術創新的這個火燒得更大、更旺、更有機會領先。”其次,華為引入了強大的競爭對手,就迫使公司19萬員工誰也不能惰怠,誰也不能睡懶覺,因為“睡完懶覺起來可能就是死亡”。他並不認為競爭對手會產生威脅,反而會帶來鞭策,促使前進。因為靠他自己總是督促員工好好幹活是不行的,靠狼領著羊跑,羊才最健康。因此,他不擔心會出現強大的競爭對手,甚至把華為打垮。

  “真把華為打垮我才真高興,說明世界就更加偉大、更加強大了。但是如果華為跑得很快,我們跑得慢的羊都給吃掉了,都不用裁掉這些跑不快的員工,這些員工都讓狼吃掉了,有什麼不好呢?”任正非說道。

  會繼續購買美國公司零部件 不會記恨

  任正非表示,美國公司願意給華為供給零部件的時候,華為一定是要購買的,“我們也不會有什麼記恨的問題。”

  任正非稱,寧可華為自己的零部件少生產一點,我也要買。“為了維持這個社會全球化的問題,我們不會走自力更生的道路,這樣是一個封閉的結果,我們長期的理想還是要融入這個社會。”

  談無後門協議:

  華為可以與任何國家和運營商簽訂無後門協議

  在對話中,任正非表示,華為願意支援歐洲對全世界的設備商和運營商進行“體檢”,“體檢”就是都不能裝後門。華為有信心跟各個國家簽訂“無後門”協定。

  任正非稱,華為三十多年來,證明了沒有惡意的動機,“雖然英國發現了我們一些問題,我們願意改進。”

  任正非表示,華為現在投入大量的研發經費,解決適應歐洲GDPR的隱私保護,公司未來五年網絡進步的既定的目標,是要確立網絡的安全,即隱私保護作為高級目標。其次是要建立極簡的網絡、擊鍵的設備,極簡的這些東西,使網絡變得更加簡化,更加安全、更加可靠、更加快捷。“這一點來說,我們正在努力做這一件事情,我們就敢跟各個國家的政府承諾,我們可以保證這件事情我們是能做到的。”

  談鴻蒙系統:

  鴻蒙系統的終端服務 目前還在努力中

  任正非表示,鴻蒙系統是為物聯網研發的,它最大的體現是低時延,但是鴻蒙系統可能為終端提供服務,“現在我們還在努力中,如果美國GMS還是不能給我們開放,我們可能要自己在這個問題上做出一些努力。”

  互聯網時代講科技脫鉤根本不現實

  任正非表示,全球產生兩個生態和分裂的可能性並不存在。

  在他看來,現在美國應該還是在世界上最領先的地位,是世界最強大的國家,有最強大的科技,它就像喜馬拉雅山頂山的雪水一樣,但如果喜馬拉雅山上的雪水不準流到下面來,下面的莊稼干死了,上面的雪水也沒得到什麼利益。應該是上面的雪水流下來,澆灌下面的莊稼,從莊稼里分取一部分利益。這就是世界走向一個全球化的目標。“儘管美國可能跑在前面一點,我們跑在後面一點,但我們來自於喜馬拉雅山的雪水還是同樣的。”

  他認為,發展中國家得不到供給時會尋找替代,當山上的雪水不能流下來,山上很冷,也會凍得很僵,科學家要吃飯,工人也要吃飯,不去賺錢的話科學技術就不能變成商業和商品,不能占領全球市場,那它的經濟也就無法運行。“所以,我認為客觀事物迫使哪一家都不可能脫離這個世界,哪一家都不可能重建一個區域的環境,只是實現形式比較坎坷,但不管怎麼樣崎嶇的道路,世界的道路都是通的,互聯網時代再講科技脫鉤根本不現實。”

  張文林也進一步解釋稱,哪一個標準更加開放、更加擁抱全球,哪個就會贏。經曆了3G、4G到5G,全世界都擁抱了3GPP的標準,而另外一個本來非常先進的技術,以及投資該技術的所有公司都走到了錯誤的道路上。“所以,我們公司是親曆了這個整體歷史的,對於這一點,我們擁抱全球、開放創新和合作共贏,我們是發自內心地堅信。”

  談隱私保護:

  要科學管理 是每個主權國家自己的事

  談及數據和隱私保護問題,任正非認為,不同國家對數據和隱私保護的概念是有很大區別的。中國人可能過去相對保守、落後,現在已經變得更開放。他先舉了個例子——年輕人每天都會自己把他做的任何事情貼到網上。“這就是中國年輕人和我們的區別,他們認為他們什麼都不需要保護,貼上去。”

  其次,他指出,隱私保護要有利於社會安全和個人安全,還要有利於這個社會的進步,完全過分的隱私保護如果對社會造成傷害也是不好的。比如現在,開車走到哪裡都會被拍照識別出來,這是有權限的,通過這樣的保護,社會治安基本上連小偷都沒有了。與此同時,這也可能產生冒險的行為。

  任正非稱,對隱私保護要科學地分析和管理,特別是一個主權國家對信和數據應該怎麼管理,這是每個主權國家自己的事情,而不要跨世界有一個統一的標準。“只要這個國家在不傷害好人的情況下,能保護好人,有利於社會治安,這個主權國家有權對自己的數據進行管理。”

  始終支援GDPR體系 華為設備要堅決實現這一點

  當提及中國何時會出台隱私數據保護的相關法律時,任正非表示,應該出台隱私保護法,而且要處置非法獲取數據和應用數據的行為,要非常嚴格。

  他舉例稱,中國也出現了盜賣數據的情況,懷孕與否、誰是產婦等信息被壞分子盜用,把數據賣給做奶粉的公司,使其向用戶推銷,這是暴露隱私,是不正確的。

  在他看來,中國要加強相關保護、加強立法並進行嚴懲。“我們始終支援歐洲GDPR的體系,我們的設備堅決要實現這一點。我也支援我們國家不斷在信息管理上一步步地進步,我認為這兩年有不少進步。”

  他同時感慨,逐步地改變中國的隱私保護,讓大家生活在一種又祥和、又安全的環境中,是人民最渴望的幸福。

  談新技術:

  華為沒有想做商業霸權 希望在新技術上做貢獻

  對話中,談及對待新技術的態度,任正非認為,中國首先要抓基礎教育。基礎研究使得中國具有和世界同軌的能力,現在整個教育體系還是美國、英國等西方國家最發達,因為其對學術自由、宣傳自由非常開放,相比之下,中國統一教材,出來就比考分。中國科學技術的突破需要領軍人物,領軍人物就還要高一點。

  他也談到了這樣的背景下,華為受到的影響。在他看來,作為基於全球化的公司,時代賦予華為以新的要求和機會。華為有3萬多外籍員工,其中包括相當大的科學家群體;華為有7、8萬研發人員,其中既有科學家也有頂級專家,他們結合起來,形成一種新的突破的機會。

  “我們就是想在新技術上為人類多做一些貢獻,並沒有想做商業的獨家霸權,我們不是上市公司,我們不謀求財務報表變好,我們謀求的就是我們的實力在增強就可以了。所以,我們覺得沒有什麼事情限製著我們。”任正非稱。

  科學掌握在少數人手裡 要對“少數”進行保護

  在對話中,任正非表示,整個社會對新技術都要有寬容,因為沒有學術的自由是不可能有創造發明的。

  任正非稱,當創造發明出來的時候,它有時可能是有利於人類,有可能不利於人類,要創造發明後我們慢慢去認識。比如社會學家就對人工智能提出了若干倫理方面的質疑,但“我覺得至少30年以內不會出現社會學家所想到的問題。”不妨把人工智能的問題放得更加寬容些,不要老是阻擋人工智能的前進。”

  任正非還認為,新技術、新科學、新思想總是突破了人們的傳統,總是不被多數人接受,科學就是在少數人手裡,如果用互聯網投票來評價的話,一定是否定的,因為多數人不明白。所以,要對少數進行保護。

  技術應通過市場競爭和比較來選擇 共享福祉

  在提問環節,當被問及如何用好技術、實現技術包容性時,任正非稱,華為把技術當成技術,技術只是一個工具。“我們把5G就是當成一個雞蛋,不要把5G當成原子彈,我認為就可以普遍使用了。”

  他認為,首先技術不要政治化,而是通過市場的競爭和比較來選擇,這樣就可以大家共享同一個新技術帶來的福祉。

  談6G研發:

  華為6G和5G技術並行開發 6G規模化還很早

  談及華為6G技術的開發進展,任正非表示,華為6G和5G的技術在開發過程中是並行的,6G早就在接觸了。

  他介紹,6G主要是毫米波,因為它有非常寬的帶寬,但可能會犧牲發射的距離。“所以,6G真正規模化工程投入使用,對我們公司來說還很早,還是有限的過程。”任正非說。

  明年上半年華為財報不會大增長 當然也不差

  在對話中,任正非表示,“我估計明年上半年我們的財務報表還會好,不會差,也不會大增長。到明年年底人們就更相信華為真的是活下來了。到2021年以後,大家會看到華為恢復增長。”

  談“發債300億”:

  任正非:成本很低 為了增強社會信任

  在對話中,任正非談到“華為發債300億元”一事,他表示,發債的成本很低,才4%的成本,而“如果增加員工對企業的投資,這個成本太高了,分紅太高了。”

  任正非提到,關於發債這個事情,他剛開始並不知道,是之後看到外面有新聞,他才打電話去問資管部門的人,資管部門說“我們必須在最好的情況下發債,增強這個社會的瞭解和信任,不能到困難再發債。”

  任正非稱,過去華為主要是在西方銀行融資,現在西方銀行融資的管道慢慢地不是很通暢了,華為就改換在國內銀行融資,試試看。“反正他們願意發多少債他們就發多少債,我們的資金比較寬裕。”

  談印度市場:

  任正非:寬帶數據通信需適應性政策

  在提問環節,談及對印度市場的看法時,任正非表示,印度過去對電信管製是只對話音規則的管製,變成寬帶數據通信,如何出台新的適應性法規和政策,印度政府需要思考。“基礎設施是一個國家經濟發展的基礎,通信是基礎設施的一部分,這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張文林也認為,印度有非常好的人才和基礎,15年前華為就在印度設立了一個很大的研究中心,至今有3000多人,並且這個研究中心一直在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他強調,印度市場一直是華為一個重要的市場。“我們這麼多年在印度市場的經營還是非常好的。印度市場的管製政策也是相對開放的,跟我們有非常多的溝通和交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