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推三攝、華為出四攝 專業相機路在何方
2019年09月25日03:39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方京玉 每經編輯 陳俊傑

  北京時間9月11日淩晨,Apple新品發佈會在美國加州舉行,最受消費者關注的iPhone新品如約亮相。iPhone11發佈後,其3個鏡頭呈“品”字形排列於機身後方的外觀設計卻被消費者吐槽像浴霸。這個全世界久負盛名的手機品牌,為了讓兩個長焦鏡頭和一個廣角鏡頭共同擠在巴掌大的機身後側,連設計美學都讓了步。

  德國慕尼黑時間9月19日,華為推出2019年度旗艦手機Mate30系列,其中,Mate 30 Pro配備超感光電影四攝。很多人不禁要問,智能手機時代究竟誰會站在攝影舞台的中央?

  近日,周杰倫新歌《說好不哭》MV帶火了專業高端相機品牌“哈蘇”。有報導稱,MV發佈後哈蘇品牌在淘寶網的搜索量漲了3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搜索幾大購物網站發現,哈蘇雖然在輿論領域引起火爆討論,但其銷量並沒有顯著提升。除了定位高端的哈蘇相機本身價位令人望而卻步外,目前專業相機偏高的價位、較為複雜的操作方式以及遠超過手機的自身重量,均超出了不少消費者對於日常拍照器材的接受範圍。隨著幾大手機廠家紛紛將攝影技術競爭作為主要賽道之一時,目前專業相機又成為了哪些群體的專屬工具?

  手機“攪局”

  9月末的廣州依然天氣炎熱、陽光明朗。在老城區某一靠近地鐵口的星巴克門店前,一位男生正拿著手機為女朋友拍攝照片。這樣的場景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雖然消費者使用不同品牌、不同價位的智能手機,但是無一例外他們都可以通過前置鏡頭和後置鏡頭實現拍照需求。

  在“拍照”這個詞被智能手機定義的今天,一張照片所承載的信息已不是20多年前一般對客觀信息進行呈現即可,更多包含的是拍攝者對於顏值狀態、拍攝理念等的追求以及所呈現的社交信息。目前手機攝像功能對於專業相機品牌的衝擊也是不少專業攝影師能切實感受到的。

  某知名媒體前任圖片總監、資深攝影記者姬東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隨著手機廠商對鏡頭材質,功能等的不斷升級,專業相機品牌直面挑戰,比如10年之前不少人買過的數碼卡片機現在基本沒人買了,因為它們的功能已經被手機全面替代,手機還更加便捷。

  記者注意到,擁有20餘年專業攝影經驗的姬東,平時發在朋友圈的一些日常照片也會選擇用手機拍攝,而他進行工作拍攝時所有的專業器材,包括機身、鏡頭、腳架等全部需要用一個拉杆軟包裝收納。

  目前,智能手機廠商們想在鏡頭硬件、拍攝性能以及其他鏡頭相關技術上努力,將手機從滿足日常拍攝推進到半專業甚至專業領域。例如,剛發佈的iPhone11系列正式讓iPhone走向三鏡頭陣營,而其能夠實現長焦、廣角鏡頭之間的切換則透露了向專業照相機挑戰的信號。Android機型在攝像性能上更加具有野心,華為上半年推出的P30系列,其“四攝”功能一度成為Android手機的標杆,高倍數變焦能力讓用戶拍攝的中秋月亮成為社交平台上的爆款。

  曾經輝煌的相機時代

  據日本相機影像產品工業協會統計,2018年全球數碼相機出貨量下跌24%,不但未能延續2017年複蘇的苗頭,反而創下了自2001年以來的最低記錄,但業內人士均知道2001年之前還是膠片相機時代。

  姬東回憶,其在20年前剛剛入行時購買的第一台相機就是Nikon的膠片機,需要後期衝洗膠卷才能看到最終成像,“當年這台相機的機體大概花了4000~5000元,現在膠片機基本沒人玩了,只能當古董收藏起來。”姬東透露,他於2002年底開始使用Canon數碼機,雖然只有幾百萬像素,但售價達到了1萬元左右。

  “相機從機械相機時代進入數碼相機時代之後,產品迭代開始變得非常快,專業攝影師基本兩年左右就要換一台相機,相機像素不斷提高,從開始的300萬到600萬,2007年以後全面達到1000萬像素以上。”姬東表示,機械相機時代還是國產相機,例如海鷗、鳳凰等品牌與國際品牌同台競技的階段,但是當相機進入數碼時代,隨著日本相機將眼球對焦、鏡頭光學等高科技注入相機製造後,國產相機最終退出了舞台。

  “國產品牌,海鷗、虎丘等有一些知名度的相機產品當時屬於低端,並沒有進入中高端。但是相機整個行業的發展趨勢是往高技術、高智能這個趨勢去走的,國產相機的技術沒有跟上來,所以後面就慢慢退出行業競爭了,甚至有些品牌現在已經倒閉了。”姬東說。

  據虎嗅網報導,2018年數碼相機出貨量為1940萬台,對比2010年的1.21億台歷史高位數據,全球數碼相機市場規模縮水了超過六分之五。同樣在2010年,當年發佈的iPhone4像素達到了500萬。隨後不久,在國內外市場各類圖片社交APP依次誕生。

  記者瀏覽某電商平台網站“數碼相機”行列看到,最受用戶喜歡的數碼相機價位約為5000元~10000元,受歡迎程度居於第二位的是2208元~4938元價位的數碼相機,而套機(機身+鏡頭)價格在5000元~10000元,數碼相機像素基本在2000萬到3000萬。若想買到像素在5000萬以上的相機,最為暢銷的幾款僅機身價格就達近萬元。

  手機能憑高像素打敗相機嗎?

  在Sony、Canon等出產的卡片機產品初受手機衝擊的2010年左右,日本廠商通過對新款卡片機進行像素改良、屏幕翻轉、加入GPS定位系統等方式謀求競爭優勢。例如,在2011年,富士公司推出的新款卡片機可以實現光學取景器和電子取景器的自由切換;卡西歐公司的產品可以進行屏幕翻轉,在拍攝時可以用握攝像機的姿勢拿相機,實現“照片和視頻界限打通”;Canon公司新款卡片機則內置了GPS定位系統,可以自動記錄拍攝地點。

  如今,隨著手機攝像功能的提高,拍攝便攜性、圖片視頻切換、GPS定位等問題被輕鬆集成。手機攝像性能的提升逐漸擠占了卡片數碼機的使用場景,部分相機生產商因此關閉了部分工廠。

  2017年,Nikon在官網發佈消息,將要關閉位於中國江蘇省無錫市的數碼相機工廠。其在公告中也同時表示因為小型數碼相機市場受到智能手機的影響正在極速縮小,影響了工廠的開工率。

  2018年5月,日本精密器械、器具製造及銷售商Olympus宣佈位於深圳的工廠停產,7個月後Olympus做出了將深圳工廠出售的決定。Olympus深圳工廠的主要業務為數碼相機以及鏡頭製造,對於出售深圳工廠的原因,Olympus表示是因為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帶來的數碼相機市場急劇萎縮,Olympus深圳工廠的生產率顯著下降。而且,Olympus深圳工廠自設立以來已有26年之久,設備老化很難再維持競爭力。

  小型數碼相機的萎縮是否真代表著智能手機已經“吊打”了專業相機品牌?隨著智能手機像素的進一步提升,未來半專業級相機甚至專業級相機是否會被智能手機取代?

  資料顯示,目前中國攝影家協會擁有在冊會員約2.4萬人,是世界上人數最多的國家攝影家協會之一。“這個只是在冊攝影家人數,還有更多的非在冊攝影師以及攝影愛好者,這個數字是十分龐大的”。姬東表示,“拋開硬件的差距,對於專業攝影師來說,手捧單反相機的儀式感是手機無法比擬的。”

  首位華人“哈蘇大師獎”獲得者、知名攝影家謝墨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在商業拍攝或者新聞攝影等專業拍攝場景中,快門的速度對於效率的影響至關重要,比如Nikon、Canon等專業相機,1秒可以拍出5張以上照片。在專業場景中像素並不是評價一張照片優劣的唯一標準,其中還包括圖片層次、銳度等多個維度。“專業相機的可信度非常高,如果用專業相機遇到3~4級的過曝都是可以把圖片救回來的。”

  “因為手機和專業相機的感應器尺寸、處理器不一樣,最終呈現的畫質差異是很大的。”謝墨稱。

  記者瞭解到,目前手機像素的提高受到周邊生態的限製。例如,高清晰的照片對手機存儲速度、儲存容量以及網速的要求都很高。若其餘硬件設施無法相應跟上,手機廠商一味追求的高像素也不一定會被市場認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