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群:中國籃球就是做籃球的人私心太重
2019年09月25日08:36

  隊員們一個個都挺玩命,到頭還是難求一勝,中國男籃挺不容易的。

  差不多兩年前,打亞運會一塌糊塗,被萬人踩;差不多一年前,因為亞錦賽打得有氣勢,被捧到了天上;現在打奧運會,眼看又要一場不勝,又被狠狠踩到地上。

  每四年一次,不是亞錦賽就是奧運會,就到了集體噴中國籃球的時候,每看一場球,都會引起苦大仇深的討論,年輕的球迷百思不得其解:我們的CBA不是挺欣欣向榮的嗎?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其實這就是中國籃球的現狀,問題不是出在哪裡,而是哪裡都有問題。36年前如果不是方鳳娣和姚誌源給中國籃球生了一個姚明,08奧運會也是現在這情況;現在只不過姚明退了,就像海浪退了露出沙灘,該什麼樣還是什麼樣。

  年年罵體製,已經不管用了,好比小和尚唸經,有口無心。體製是抽像的,卻是具象的人在製造和執行。做籃球的人也都在罵體製,但輪到自己身上,又成為體製的一部分,糟粕的製造者。

  中國籃球往深裡扯,就是做籃球的人私心太重。

  比如球迷說的挺熱鬧的CBA,其實金玉其外敗絮其中。CBA涉及的各種身份,你們捫心自問,是不是私心太重?

  就說這官老爺吧——不管你姓什麼,因為不止一個官老爺,也不只是在籃管中心,還有在體育總局的——你們其實都很懂籃球,據我所知,有的籃球打得還很好。籃球有籃球的規律,出一撥人才,能用8年10年,再往死裡用,阿根廷和西班牙都頂不住。2009年姚明受傷,中國男籃在天津丟了亞洲冠軍,明擺著要轉型和更新,但2012年倫敦奧運會你們還想指著老的贏個把場次,小的擱家裡,結果現在看看王哲林在里約,拿個球都像撿了一個燙手山芋。

  CBA要管辦分離,這是大勢所趨。但如果不是上頭催著,有哪個官老爺會據理力陳,上書改革CBA?就是上頭催了,也是能拖就拖,說要看看足球管辦分離鬧成個啥樣,免得犯錯誤。真的開始管辦分離了,大家為那幾個百分點吵得不可開交。你們說,就是籃協多拿了5到10個百分點,中國男籃就能在里約對委內瑞拉多得5分10分?如果真是這樣,我舉雙手雙腳讚成籃協占股100%,這樣中國隊能場場得100分,而不是場場只拿60多分。

  CBA的老闆們說,對,這些官老爺太不作為,不僅屁股決定腦袋,而且屁股坐在腦袋上。這些老闆不管有多少錢,據我所知沒有一個不喜歡籃球的,而且熱愛中國籃球,中國隊在長沙拿個亞洲冠軍,他們和球迷一樣高興得直蹦。但事情輪到你們頭上,問一問是不是自己私心太重?你看這周琦有天份,想去NBA打球,就像當年姚明、大郅想去NBA打球,但哪個痛痛快快、順順利利能走得了的?周琦這孩子心思重,選秀不順利影響了訓練和比賽,球迷一通罵,說就你這樣子還去NBA?其實,你讓周琦、小周琦、小小周琦早一點走出去,是騾子是馬好歹溜一圈,見見世面,回來再為國效力,那見識就完全不一樣了。能出去打球的不止一個,還有能去歐洲的,也不讓去。我們現在一見歐洲球隊,就像見了外星人一樣。

  CBA的老闆們都知道中國籃球的問題出在哪裡:我們的隊員機會少,CBA賽程短比賽少,可憐的30來場比賽球權還在老外手裡。很多老闆都支持拉長賽程,增加比賽,至少回到當年50場的那個賽季。但並不是所有老闆都這樣,如果成績差球市不好,那就反對增加到50場,因為比賽打得多賠得多,還得多給贏波獎金。再說這外援控製球權的事,為什麼年年都是外援四節六人次,有的球隊還有亞洲外援?籃管中心有責任,老闆也有責任,因為多數老闆也不願意改,尤其是本土球員能力弱一些的。

  我呼籲好幾年外援4節4人次,讓你在內線或控球上必須有一個位置用中國球員。這話不知得罪多少人,因為現在當經紀人能賺大錢啊,10%提成。一個外援動輒一兩百萬美元,一個CBA球隊花300萬美元在兩個外援身上,太平常不過了,你算算有多少?而且前幾年取消了經紀人註冊製,不用交10萬塊錢的保證金了。現在CBA滿世界都是經紀人,少一個外援就少一半的收入。所以你聽到呼籲減少外援人數的建議時,肯定會有另一種聲音出來:CBA減少了外援,在低水平的對抗中能提高嗎?這樣的話你無力反駁,因為他把你套進了邏輯死結。關於CBA該不該為國家隊服務的爭論,你把日本鬼子趕跑100次也不會有結果。

  好多球迷納悶,為什麼我們青年隊在世青賽上成績還可以,怎麼一到奧運會就不行了呢?這話你得問地方青年隊,那些地方體育局的小官老爺們,把你們的隊員送上去時,究竟改小了幾歲。為了打青年聯賽,把年齡改小,以大打小,是最平常不過的做法,因為青少年時期,一年就是一年,身體發育、技術準備、比賽經驗天差地別。你看NBA的新狀元本-西蒙斯,和我們打世青賽時還是個嫩得出水的娃娃臉,當狀元時才變成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但你以為你改小了年齡可以占便宜,結果青年聯賽上場一看,還是同一撥的。那些青年隊的教練也無奈,你不改年齡打不過啊,都比我們大。

  不知道誰是第一個、在什麼時候開始改青年隊員年齡的,這就像在的四環路上,你不知道是誰第一個為了圖快進了緊急行車道。見違章可以占便宜,緊急行車道里有一輛車就會有十輛車,最後就沒有了這條生命通道,但所有違章的車,並沒有走得更快,只是讓遵紀守法的車走得更慢。有教練說,其實從根兒上講,改年齡這事是中東國家起的頭,亞青賽上先改了,我們這裏才改。這就是問題所在,在籃球這事上並沒有道德標準,但得有底線,現在中東有了ISIS,難道我們也去ISIS?

  你一定會說,蘇老師你講得太好了。我講得好有屁用!中國籃球該什麼樣還是什麼樣,因為說到底,在籃球這事兒上有私心的不僅是那些官老爺、老闆和經紀人,這隻是職業籃球的層面。涉及職業籃球的不過幾百人,每年國家隊集訓,撥拉來撥拉去就那三四十號人,其中只有12人能進最終的名單,能上場扛得住的也就四五個人,這四五個人裡面,現在只有易建聯一個算見過世面、有能力也知道怎樣和歐美球隊打起來的。不說讓那三十四號人都有易建聯這能力,至少得有七八個人行,球迷才能在奧運會上愉快地討論對位、戰術、輪換。

  你得有歐美那樣的競賽系統,讓更多的人從小打出來,跟玩遊戲過關似的,才會讓打到頂層的球員有足夠的實戰能力。而我們國家的籃球是從小先挑選,再培養,跟挑錦鯉那樣,趕上有一條花色好的——比如姚明——那就發了,要不然就賠,現在我們已經連著賠了兩屆奧運會。我們這個國家,在對待籃球這件事上整個兒就是有私心。說了五千年的體教分離,有誰真正負起責任來改過嗎?有一傢俱樂部的總經理跟我說:現在球會真招不到人了,家長都不往我們這兒送,有好苗子家長就問能進一隊不?誰能保證上一隊啊,他就去CUBA了。CUBA沒有那樣的訓練和競賽環境,CBA有條件卻沒有後備人才。

  長則每四年一次,短則每兩年一次,中國男籃就會引起大家思考啊……考啊……啊……啊……如果我們總是停留在思考和總結的層面,而沒有實實在在的行動,每個人都把屁股頂在腦袋上,吵來吵去,中國籃球是沒有出路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