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應援色使用有講究,“撞色”還有潛規則丨調查
2019年09月25日09:06

原標題:明星應援色使用有講究,“撞色”還有潛規則丨調查

“一個9人團里能有王者金、檸檬黃、橙金色、若芽色四個近似的應援色,你覺得他們是認真要做偶像天團,還是隨便搞個形式短時間內吸點粉賺點錢就算了?現在每個偶像團體都有應援色,但真給出一打應援色色卡,粉絲也未必能一一分清楚。”某追星粉絲說。

粉絲怎樣表達對偶像的喜愛?幾年前流行在演唱會上舉燈牌,現在除了“舉牌”,還要比拚誰家的應援色面積更大、效果更震撼。

通過應援色支持偶像,最早由韓國組合H.O.T開先河,後被吳亦凡、鹿晗等“歸國四子”帶到中國,這種方式正逐漸成為國內演唱會,尤其是偶像團體演唱會的新潮流。《偶像練習生》出道的限定組合“NINEPERCENT”9人團,按照當初的約定將於今年10月6日正式解散。解散演唱會的具體日期雖然還沒有最終敲定,但網友已經開始討論屆時現場誰的應援色會最亮眼了。

明星的應援色如何確定,能起到什麼作用,撞色了怎麼處理?帶著這些問題,新京報採訪了多位粉絲和藝人經紀公司從業者,並且統計了目前正火的偶像團體或偶像個人的應援色,發現藍色系最多。

製圖/新京報 倪萍 (因顯示問題,應援色或有色差)

應援色來自日韓,落地中國

應援色概念出自日韓娛樂圈。很多偶像組合自出道之日起,經紀公司會宣佈一種顏色作為他們的應援色。藝人在台上表演時,粉絲則在台下有組織地製造出相應應援色的海洋,不僅場面壯觀,也讓藝人更有動力。在韓國,這種獨特的應援方式從H.O.T沿用至今,已經成為韓國娛樂圈特有的文化風格。應援色被認為是藝人的象徵,對其本身和粉絲的意義都十分重要,甚至發展到可以以顏色代指藝人的地步。比如粉絲口中的“藍家”、“紅家”,分別指以寶藍色為應援色的Super Junior,和以珍珠紅為應援色的東方神起。

Super Junior應援色。圖片來自網絡

東方神起應援色。圖片來自網絡

不過,應援色被中國粉絲普遍接納還是近些年的事。從2014年開始,韓國SM娛樂公司旗下男團EXO-M的吳亦凡、鹿晗、黃子韜、張藝興相繼回國發展,被粉絲稱為“歸國四子”。他們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應援色,吳亦凡是銀色、鹿晗是黃色、黃子韜是藍色,張藝興是紫色。

與“歸國四子”形成呼應的,是2013年出道的TFBOYS。TFBOYS是由時代峻峰打造的本土偶像團體,團隊應援色為橙色,王俊凱的應援色是藍色、王源是綠色、易烊千璽是紅色。“歸國四子”的回歸和TFBOYS的走紅,讓應援色被越來越多的中國粉絲熟悉、接受。

鹿晗的應援色時金黃色。圖片來自網絡

去年偶像男團競演養成節目《偶像練習生》一炮而紅,客觀上帶動了應援色文化的傳播。這類節目捧出道的偶像團體,從NINEPERCENT到“火箭少女101”、UNINE、R1SE,不僅有各自的團應援色,有的成員還有單人應援色。團員集體亮相的場合,應援色的多少通常被認為是人氣高低的體現。

應援色由公司官宣,粉絲自定

經紀公司和粉絲組織對應援色擁有很大的話語權。在藝人經紀公司負責帶練習生的小嘉告訴記者,偶像團體的團應援色通常由經紀公司選定。比如NINEPERCENT的團應援色是星海藍,火箭少女101的團應援色是炒粉色,UNINE的團應援色是極光色,R1SE是破曉色。

具體到藝人個人的應援色,則多數由粉絲根據藝人的喜好和個人特點來決定,比如吳亦凡一直很喜歡銀河,ins昵稱也是Galaxy Fanfan,所以他的個人應援色是銀色;華晨宇外號“火星弟弟”,本人喜歡紅色,他的演唱會上粉絲會舉紅色的應援燈牌;NINEPERCENT里範丞丞的應援色橙金色,色號為#FCC616,正好是名字首字母縮寫+生日的組合。

“粉絲定了應援色,有的就直接在活動、接機的時候用了。如果有比較完善的粉絲會組織,他們會跟藝人經紀團隊取得聯繫,詢問藝人方對於應援色的意見以獲得認可,並向經紀公司報備。”小嘉介紹說,偶像團體的經紀公司對待藝人個人應援色的心態很矛盾,既不希望個人應援色分走團隊的關注度,又對藝人粉絲群互相競爭帶來的熱度樂見其成。有的經紀公司明確表態不承認藝人個人應援色,但也僅限於表態,並沒有任何實際的限製措施。

記者注意到,樂華娛樂旗下偶像團體UNIQ的官博今年4月8日發聲明稱,其團應援色是星空紫,不承認任何個人應援色及類似概念或說法。但這並不妨礙UNIQ成員的粉絲為各自偶像選定應援色,例如李汶翰的紅色,王一博的綠色。“粉絲會是粉絲的自發組織,不是經紀公司的下屬部門。粉絲定的應援色,經紀公司的意見,人家愛聽不聽。更真實的原因是,說話的份量由實力決定,國內目前沒有一家公司擁有SM的造星能力和資源。”

撞色講究先來後到,協商解決

偶像藝人設定應援色的初衷是為了區分和競爭,基本的原則是不能撞色。一旦撞色,就會引發雙方粉絲掐架,輕則吵上熱搜,重則發展成線下對峙。雖然國際通用的潘通色卡(PANTONE)有超1000種色號,但基礎色就紅黃藍綠白幾種。偶像團體更新速度快,成員又多,相似或撞色在所難免。早在2016年,韓國YG娛樂公司旗下偶像男團iKON的應援棒關燈和開燈的顏色分別與前輩神話和東方神起的應援色撞色,引發粉絲大戰。神話隊長Eric親自下場呼籲後輩避開橙色,東方神起的粉絲則組織去YG公司樓下表達抗議。

熟知日韓娛樂圈的追星少女許騰騰告訴新京報記者,韓國曾發生過前後輩偶像的應援色特別相近,後輩偶像的粉絲就會盜用前輩偶像粉絲拍下的演唱會現場照片,後期調下色,說是該後輩偶像的演出現場,從而引發兩派粉絲爭執。

國內從去年開始,隨著NINEPERCENT、“火箭少女101”、UNINE、R1SE等新興偶像團體的出道,與前輩藝人的應援色撞色的情況也時有發生。

NINEPERCENT林彥俊的應援色是水色(淡青色),其粉絲某次活動舉了藍色應援燈牌,和王俊凱應援色撞色,“俊”字單人旁上有一頂皇冠,與王俊凱的應援字體十分相似,引發王俊凱粉絲不滿。

林彥俊粉絲會隨即解釋稱,這次是由燈牌製作廠家技術限製導致的撞色,並給出瞭解決方案,雙方和平收場;另一個案例里,“火箭少女101”孟美岐的應援色電光紫與前輩偶像團體UNIQ的團應援色撞色,雙方粉絲在網上針鋒相對。但畢竟孟美岐與UNIQ同屬一家娛樂公司,這一撞色事件也不了了之。

這兩個案例也代表了目前應援色撞色處理的兩種主流方式。有多年追星經曆、粉過多個“牆頭”(喜歡多位藝人)的袁圓說,處理規則也是從韓圈學來的:先來後到,後輩讓前輩,名氣小讓名氣大的,雙方粉絲協商解決。“大家對應援色沒有像韓國那麼看重,只要藝人不是競爭關係,不經常同台,也沒大所謂。粉絲確實比較介意的話,就協商解決。要是雙方都不肯讓步也沒有辦法,畢竟誰也不可能獨占某個顏色。”

應援色的尷尬是只有形式,未得精髓

儘管應援色已經被中國的追星族接納,但中國的偶像明星與應援色的“捆綁”並不像韓國娛樂圈那麼緊密,並沒有出現顏色就能指代藝人的現象。

在袁圓看來,應援色追星不過是中國偶像製造產業主導的一次“趕時尚”,但只學了日韓同行的形式,沒有得到精髓。“一個9人團里能有王者金、檸檬黃、橙金色、若芽色四個近似的應援色,你覺得他們是認真要做偶像天團,還是隨便搞個形式短時間內吸點粉賺點錢就算了?現在每個偶像團體都有應援色,但真給出一打應援色色卡,粉絲也未必能一一分清楚。”袁圓說,尤其通過選秀節目出道的偶像團體,很多都是“限定團”,即從成團那一日起就知道解散的日期。“限定團”成員來自不同的經紀公司,大家都是借節目積累人氣,缺乏把這個偶像團體做大做強的動力和能力。相應地,應援色就更像是輔助節目漲人氣的噱頭,而不是凝聚粉絲的利器。

新京報記者 楊蓮潔 實習生 薑宇巍

編輯 佟娜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