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女兵的獨家軍旅記憶:當你心如願 其實淚也甜
2019年09月24日16:43

原標題:90後女兵的獨家軍旅記憶:當你心如願 其實淚也甜

中新網金華9月24日電(記者 奚金燕)又是一年入伍季,來自天南地北的年輕面孔告別親人,踏入軍營,揮灑青春。這讓方朔格外感慨。方朔從19歲入伍,在部隊度過了1800多個日夜。5年,可能放在人生某個階段或許都算不了什麼,但這5年恰是青春最美好的時候。如今再回憶起6年前的軍營生活,方朔坦言,部隊帶給了自己人生中最寶貴的財富。

  在方朔很小的時候,就夢想要當一名軍人。當年,方朔的爸爸通過應徵有機會當特種兵,奶奶怕他吃苦,捨不得,這成了他終身的遺憾。再後來,方朔大伯的兒子應徵入伍了,那年方朔11歲。送行那天,看著哥哥一身帥氣的軍裝,方朔想像著自己身著軍裝也變成酷酷的女孩。

於方朔而言,人生卻烙印下一個永生難忘的詞——軍人 韓海建 攝

  “或許是爸爸當年的遺憾,或許是哥哥的帥氣讓我對軍人產生了嚮往。”方朔說道。

  念高中時,隨著《麻辣女兵》《火藍刀鋒》《我是特種兵》的熱播,方朔對軍旅生活越發嚮往。那年夏天,方朔在互聯網上看見了徵兵信息,瞬間燃起了入伍的希望。體檢、填信息、體能測驗、政審……一整個暑假方朔都在忙碌著。無數個漫長日夜的等待後,方朔終於如願踏上了去往廣東的火車。

  “我一直是個心大的孩子,喜歡外面的世界,想到第一次要去那麼遠的地方生活,內心是期待的。”對於方朔而言,那一天印象格外深刻。

於方朔而言,人生卻烙印下一個永生難忘的詞——軍人 韓海建 攝

  那天,方朔一行10人坐上了去往軍營的列車。14小時的綠皮火車,大家一路有說有笑,還互認了一大幫好姐妹。那一年,廣東遭遇了超強颱風,方朔的火車晚點了。即使如此,方朔依然興奮難耐,”幾個小時的延長,卻讓我們對軍營的期待更深了。”

  一番顛簸後,火車終於抵達目的地。整理內務、站軍姿、定型、體能訓練,第二天,方朔就開始了新兵連的生活。新兵連的日子純粹、簡單,每天在班長、排長的帶領下,迎接她們的是訓隊列、搞體能,大家拚盡全力只想為班集體爭光。

方朔從19歲入伍,在部隊度過了1800多個日夜 韓海建 攝

  隨著訓練科目的增多,爬戰術、包紮救護、手榴彈投擲接踵而來,一個個考驗等待著她們。因為自己的體能不錯,最終的結業考核,方朔獲得了“優秀新兵”。

  下連後,方朔被安排在通信兵崗位。在很多人眼裡,通信兵是部隊里最輕鬆的崗位——接接電話,記記號碼。但其實通信女兵的日常是這樣的:背號碼、練打字速度、聽聲音識人、快速背記……號碼是基礎,是話務的必修課。

  第一次抄下所有部門的號碼時,方朔懵了,1000多個號碼,怎麼可能背得下來?然而後來方朔發現自己錯了,當她參觀機房才真正體會到了什麼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一心多用”,班長們在快速反應號碼的同時,還要準確地和用戶報話,並將所要接續的用戶撥打出去。不僅如此,還要熱情禮貌地注意自己的言辭。

  但號碼實在太多了,每天背了忘,忘了又背。於是,加班也成了方朔每天的必修課,熄燈樓道、廁所便成了她的根據地。大家也會相互抽問號碼,偶爾互侃一下,夜晚也就沒那麼黑了,就這樣方朔慢慢熟悉了1000多個號碼。

  在部隊的熔爐中,方朔快速成長著,也面臨了新的問題,退伍的日子日益臨近。

  “走還是留?”方朔心裡面不斷地掙紮著。最終,還是割捨不了綠色的夢想,選擇了留隊。

  留隊後,方朔又一次挑戰自己,開始走上新媒體崗位。一開始,只是簡單的拍照,寫稿投稿,隨著媒體的不斷進步,方朔又開始學習視頻製作。經過不斷摸索,方朔的名字在公眾號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多。

  很快,5年過去了,從班長到通信兵再到新聞報導員,方朔在各個崗位得到磨煉,經受了部隊特有的鍛鍊。

  2018年9月1日,雖有不捨,還是迎來了退伍的日子。這一天,方朔正式離開了部隊,踏上返鄉的路程。這一年,她24歲。

  24歲,同齡人大多數工作穩定,或者在大學校園里繼續進修,有的甚至已組建幸福美滿的家庭,但對於方朔而言,人生卻烙印下一個永生難忘的詞——軍人。

  如今經過培訓,方朔已經到了新的崗位——金華市監察留置所。在新的工作崗位上,方朔仍保留著部隊的習慣。一進辦公室,總會把桌子擦得分外乾淨,同事也總說她幹事雷厲風行。

  在方朔看來,這些都是部隊帶給自己的寶貴財富,“剛離開時,別人喊自己名字,我總下意識地答‘到’,有些習慣改不了,也不想去改變它,就這樣讓它融入血液,融入骨髓。”

  “部隊不僅教會我吃苦,更教會我如何吃苦,關鍵是要學會樂觀。”方朔坦言,那些年所受過的苦,所流過的淚,在如今想來都是美好的事。(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