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70年的世界印記|亞非拉朋友把我們抬進了聯合國
2019年09月24日17:21

原標題:新中國70年的世界印記|亞非拉朋友把我們抬進了聯合國

【編者按】隨著中華民族偉大複興與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中國對世界的貢獻越來越大,國際社會感同身受。《參考消息》推出“新中國70年的世界印記”專題報導,圍繞70年來中國一步步走向世界、融入世界、引領世界的曆程,探訪曆史事件發生地,採訪曆史事件親曆者,以世界視角,以講故事的形式,系統勾勒中國與世界多層面的互動曆史,介紹中國在世界發展中的偉大貢獻。1971年10月25日,中國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這是世界上一切愛好和平和主持正義的國家共同努力的結果。本文講述了中國外交取得這一重大突破的過程。

參考消息網9月24日報導(文/宋宇 張伊宇)“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新中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被非法剝奪了22年,沒有中國的聯合國顯然是不完整的,普遍性和代表性遠遠不足。”中國公共外交協會會長、中國聯合國協會前會長吳海龍在接受《參考消息》記者採訪時說。

非洲代表為中國歡慶

1971年第26屆聯大上,向聯大提交的有關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權的提案有三個:一是由阿爾巴尼亞、阿爾及利亞等國提出的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合法權利,並立即把蔣介石集團驅逐出去的提案,即“兩阿提案”;第二個是由美國、日本等國提出的所謂“重要問題”提案;第三個是由美日提出的所謂“雙重代表權”提案,即接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表進入聯合國,但不剝奪“中華民國”的代表權。

10月25日,第26屆聯大先否決了所謂的“重要問題”案,接著表決“兩阿”提案,結果以76票讚成、35票反對、17票棄權的壓倒性多數得到通過。這是中國、許多第三世界國家以及在這個問題上主持正義的其他國家經過長期鬥爭而取得的巨大勝利,是中國外交工作一次重大突破。

吳海龍說,表決結果一出,聯大的會議廳頓時響起雷鳴般的掌聲,許多代表熱情擁抱甚至手舞足蹈。吳海龍特別提到時任坦桑尼亞常駐聯合國代表薩利姆,當時薩利姆身著中山裝在現場歡快舞蹈,這一場景被媒體廣泛報導。吳海龍說,幾年前他在北京見到薩利姆時,專門向他求證了此事。薩利姆回憶起當時的場景仍難掩激動之情。他說,當時非常高興,的確是情不自禁就跳起來了。

恢復席位“天時地利人和”

吳海龍談到,中國能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主要得益於以下幾方面因素:第一,中國在國際上的地位和影響力上升。1949年新中國成立,那時候與我建交的國家只有10個,到1971年10月24日,與中國建交的國家已達60餘個。中國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獲得越來越多的支持。

第二,越來越多對中國友好的國家加入了聯合國,支持中國的陣營不斷壯大。對新中國友好的國家為恢復中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衝鋒陷陣、敢打頭陣、不畏強權、仗義執言,發揮了重要的引領作用。同時,西方陣營也不是鐵板一塊,許多國家並沒有跟著美國跑,英國、法國、意大利、荷蘭、比利時等都投了讚成票。此外,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國家也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第三,國際形勢變化,特別是中美關係出現解凍的跡象,這對西方國家對新中國的態度產生了一些影響。1971年7月基辛格對中國進行秘密訪問,隨後中美雙方公開宣佈尼克遜將於1972年5月前訪問中國,這對世界發出了積極的信號。許多國家能感覺到恢復中國在聯合國合法席位已是大勢所趨。因此,中國順利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是天時、地利、人和共同作用的結果。

在聯合國地位穩步上升

中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的消息一出,舉國歡騰。中央領導也非常重視,毛主席說,是亞非拉朋友把我們抬進了聯合國。在毛主席、周總理的親自過問和關懷下,很快組成中國出席第26屆聯大代表團,由當時的外交部副部長喬冠華任團長。毛主席當時送給喬冠華兩句話,一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二是“膽大心細、遇事不慌”。

吳海龍介紹,上世紀70年代,中國主要是瞭解和學習聯合國的過程,學習聯合國的運作方法、議事規則,聯合國討論問題的來龍去脈,以及各方的立場和態度。到了80年代,中國逐漸積極地響應聯合國的一些活動,並開始向聯合國機構派出中國職員,同時開始與聯合國各機構開展小型培訓技術交流合作項目。

吳海龍1981年前往聯合國亞洲及太平洋經濟社會委員會代表處工作,當時該機構是中國除聯合國總部外最為重視、參與最多的聯合國機構。他在那裡工作六年,親曆中國參與聯合國活動由淺入深、由易到難、由小到大的全過程。

到了90年代,中國已經開始在聯合國發揮積極作用。經過20年的學習瞭解實踐積累,中國參與聯合國事務的經驗日益豐富。隨著改革開放的推進,中國經濟社會各方面快速發展,與聯合國關係越來越密切。聯合國越來越多的議題涉及中國利益,中國參與聯合國的進程也更加務實。1992年,中國全面深入地參與聯合國環境與發展大會以及《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的談判;1995年9月,聯合國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在北京舉辦,聯合國各個機構跟非政府組織的代表共計1.5萬人與會。此外,自1990年首次派出5名軍事觀察員以來,中國已累計派出維和軍事人員4萬餘人次,參加了聯合國24項維和行動。

在聯合國彰顯大國擔當

進入21世紀後,近20年是中國參與聯合國事務最廣泛、最深入的20年,也是中國在聯合國的角色舉足輕重的20年。如今,任何全球性問題缺少中國的參與,就無法得到完全解決。

僅舉幾個例子,2014年南非暴發伊波拉疫情,中國第一時間響應世衛組織的請求,向疫區及周邊國家提供數億元人民幣的緊急援助。2015年在《巴黎協定》的談判過程中,中國發揮了引領性的作用,展示應對全球性問題的雄心和決心。

不僅如此,中國現已是聯合國第二大會費繳納國。隨著中國影響力的日益擴大,中國逐漸開始外派人員擔任國際組織的主要負責人。如中國首位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陳馮富珍,現任國際電信聯盟秘書長趙厚麟等。

吳海龍認為,中國參與聯合國事務是在不斷地學習、實踐、積累和提高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中國在聯合國的影響也隨著中國國力的不斷提升而壯大。

中國是安理會中唯一的發展中國家,始終積極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現行國際體系和以聯合國憲章為基礎的國際關係準則。中國支持聯合國在國際事務中發揮主導作用,並在重大國際問題中積極參與斡旋調解,勸和促談,並主持公道和正義,起到了重要的建設性作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