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政治偶像淪為醜聞主角:特魯多的人設如何崩塌的
2019年09月24日19:31

  原標題:從政治偶像淪為醜聞主角:特魯多總理的人設是如何崩塌的

  Justin·特魯多  IC 資料圖
  Justin·特魯多 IC 資料圖

  四年前,被視為進步派代言人的Justin·特魯多以壓倒性的優勢當選為加拿大新一屆總理時,這位外表英俊的政治新星在媒體上曾引發一股熱潮。四年之後,特魯多再次引發了一股熱潮,不過這一次是以醜聞的形式。

  近日,媒體接連曝出多張特魯多的舊照,照片中特魯多將自己裝扮成黑人形象,這被認為是一種明顯的種族歧視行為。鑒於特魯多一直以來塑造的倡導社會多元包容的個人形象,這一醜聞對特魯多而言猶如一記響亮的耳光。

  “黑臉照”醜聞對特魯多而言可謂一顆政治炸彈,不僅許多自由派人士表示對特魯多感到失望,他的競爭對手也抓住機會對他展開攻擊。10月21日,加拿大將舉行聯邦大選,民調顯示在這一事件之後特魯多領導的自由黨的選情受到不小的影響。

  不過,上海外國語大學加拿大研究中心主任錢皓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認為,經濟才是選民投票選擇的主要因素,“黑臉照”事件如果妥善處理,不會有很大影響。

  政治明星被扒出“黑”曆史

  9月18日,美國《時代》雜誌刊登了特魯多2001年在溫哥華一所私立學校任教時的舊照。照片中,在一場名為“阿拉伯之夜”的化裝舞會上,特魯多裹著頭巾,穿著白色長袍,還將臉部、頸部與手部塗黑,裝扮成神話故事“阿拉丁神燈”里的主人公“阿拉丁”。

  白人塗黑臉在電影或者戲劇中扮演黑人角色在西方國家有很長的曆史,這種行為被認為是一種典型的種族歧視行為。

  照片曝光後,特魯多匆忙道歉。但他辯解稱,當時自己沒有想到這種行為是種族主義。不過,在特魯多道歉之後不久,媒體又接連爆出多張他裝扮成黑人的舊照,加拿大媒體19日還公開了一段他裝扮成黑人的視頻。

  特魯多是加拿大前總理皮埃爾·特魯多的兒子,後者曾兩度出任加拿大總理,任內頗有建樹。小特魯多2015年當選之初,外界對他雖不乏缺少從政經驗的質疑,但他一向以社會正義、多樣性和包容性的捍衛者的形象示人,他對少數族裔和移民的進步姿態讓他贏得了廣泛的國際讚譽。

  特別是當2016年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後,特魯多幾乎成了特朗普的對照物。在特朗普毫不掩飾他的反移民立場時,特魯多卻繼續在對待難民問題上採取開放立場。以至於美國總統大選剛結束沒多久,加拿大移民局的網站就因為訪問量激增至原來的五倍而崩潰。

  2017年8月,特魯多登上美國《滾石》雜誌封面。《滾石》雜誌對這位鄰國總理大加讚賞,甚至在封面標題中感歎“為什麼他不能是我們的總統”。

  如今,“黑臉照”醜聞讓特魯多這位自由派的偶像陷入無比尷尬的境地。美國《洛杉磯時報》21日評論道,這些照片讓人們對特魯多所做的承諾的真實性和他所宣稱的信念的深度提出了不安的疑問。

  作為一個標榜多樣性和寬容的政治明星,特魯多的種族醜聞尤其讓外界難以容忍。醜聞發生後,儘管特魯多立即公開道歉,乞求國民原諒,但外界似乎並不買賬。

  媒體以今年年初發生的華裔自由黨成員由於涉嫌種族歧視被迫退出議員競選的事件,質疑特魯多在種族歧視問題上的雙重標準。據《中國僑網》報導,今年1月,自由黨國會議員補選華裔候選人王小寶(Karen Wang)因點出其競爭對手是印裔而被指種族歧視。媒體指出,在這個時候特魯多和自由黨選擇迫使她辭職,而沒有給她第二次機會。

  “他的言論和現實之間存在鮮明的對比,在這種情況下,人們認為他對待人的方式與他想要得到的待遇是不同的。”多倫多大學蒙克全球事務學院教授德魯·法甘(Drew Fagan)說。

  公眾形象早已大不如前

  “黑臉照”事件對特魯多一貫的公眾形象造成了巨大破壞,不過這並不是讓特魯多“人設崩塌”的唯一事件。在過去兩年,一系列醜聞已經讓縈繞在這位政治明星頭上光環變得日益黯淡。

  去年7月,媒體曝出特魯多曾在2000年參加一次活動時對一名女記者有“不當觸摸”行為。特魯多最初表示不記得當時的情況,後來不得已承認他當時已經向該名女記者表示了歉意,但是他認為當時並沒有做錯什麼。特魯多上任後大力支持女權主義者,一向以鮮明的反對性騷擾的態度出現在輿論場,這一事件讓他的公眾形象大減價扣。

  此外,特魯多努力推進的一項輸油管道項目,也破壞了他的在環保領域的一貫形象。今年6月,特魯多政府批準啟動“跨山輸油管道”擴建工程,希望借此減少對美國市場的依賴。特魯多強調:“我們需要錢,以支付經濟綠色轉型和創新費用。”

  但是,這一舉措與特魯多政府的“抗擊氣候變化”招牌相悖,特魯多所屬自由黨的傳統支持者陣營對這一項目反對最為強烈。

  真正對特魯多造成打擊的還是今年年初發生的SNC—蘭萬靈公司醜聞。今年2月,加拿大《環球郵報》披露,SNC—蘭萬靈集團公司與加拿大政府簽訂利比亞工程合同涉嫌腐敗和行賄。

  加拿大前司法部長威爾遜-雷布爾德稱,SNC—蘭萬靈公司被起訴之後,特魯多及11名政府高級官員向她施壓,要求她指示公訴方與這家企業達成“補救協議”,允許該公司以繳納罰款的方式免受刑事起訴。

  威爾遜-雷布爾德事後不久宣佈辭職,她在加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作證時表示,特魯多還警告她說不這樣做會導致不利於自由黨繼續執政的政治和經濟後果。

  由於這起醜聞,特魯多的首席秘書傑拉德·巴茨、加拿大國庫委員會主席兼數字政府部部長菲爾波特相繼辭職。

  威爾遜-雷布爾德和菲爾波特是特魯多內閣中的兩名重要的女性閣員,前者是一位原住民後裔,後者曾擔任原住民服務部部長。加拿大麥吉爾研究所主任丹尼爾·貝蘭德當時曾指出,這兩位女性閣員的辭職傷害了特魯多推動女性主義和幫助原住民的願景。

  今年8月14日,加拿大議會利益衝突和道德規範專員Dion公佈了有關這一案件的調查報告,確認特魯多試圖“從多方面”影響前司法部長威爾遜-雷布爾德有關對上述案件起訴的決定,違反了加拿大聯邦利益衝突法。

  醜聞暫未根本動搖特魯多選情

  一直以來,特魯多慣以“種族主義”和“白人至上主義”的罪名攻擊他的對手,而這次黑臉照事件則讓他從攻擊者變成了攻擊對象。

  特魯多的政治對手、加拿大保守黨領導人希爾18日當天評論說:“加拿大人今晚看到的是一個完全缺少判斷和正直的人,是一個不適合治理這個國家的人。”

  加拿大首位少數族裔的政黨領袖、新民主黨黨魁辛格則評價說:“我們看到一個公共場合的特魯多,說實話,他在公共場合看上去很友好,很熱情。但是,關起門來他就像完全不同的一個特魯多。哪一個才是真正的特魯多?”

  前保守黨成員、加拿大人民黨領導人馬克西姆·貝爾涅批評更加激烈,他說:“他(特魯多)是身份政治的大師,自由黨幾個月來指控每一個人是‘白人至上主義者’。他絕對是這個國家最大的偽君子。”

  美國《洛杉磯時報》21日報導,在其整個政治生涯中,特魯多在加拿大這個以接納少數族裔和移民為榮的國家踐行身份政治,如今他卻面臨被身份政治擊敗的危險。

  不過,錢皓教授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黑臉照”事件是大選中互黑的“常態”,競爭對手將此包裝為“政治不正確”,是打倒特魯多的政治牌。

  在2015年大選中,特魯多領導的自由黨贏得眾議院184個議席,成為眾議院第一大黨;保守黨位居第二,獲得99個議席。

  “我們所知道的是,總理的形象對自由黨的政治成功至關重要,這些照片完全違背了總理精心塑造的寬容形象,這對他和他的政黨都是不好的。”民調公司益普索(Ipsos)首席執行官布里克(Darrell Bricker)說。

  10月21日,加拿大將舉行議會選舉,眼下選戰正酣。布里克說,需要幾天時間才能知道特魯多領導的自由黨競選前景是否會受到持久的影響。

  路透社報導,此前民調顯示特魯多領導的自由黨可能會擊敗保守黨連任,但是“黑臉照”曝光之後,選舉形勢正在發生轉變。

  艾克斯民調機構的民調人員弗蘭克·格雷夫斯說:“自由黨在安大略省的領先地位似乎在一夜之間消失了。”

  格雷夫斯說,8月底,自由黨在這個加拿大人口最多的省份的支持率要領先保守黨15個百分點。而另一項9月20日公佈的民調顯示,在全國範圍內,保守黨的得票率是35.5%,自由黨則只有32.9%。

  不過,錢皓指出,一系列醜聞並未從根本上動搖自由黨的競選,從加拿大智庫學者反饋的情況看,特魯多的勝算高於希爾。

  “在對內政策上,特魯多支持中小企業發展的政策落實比較到位,並將小企業稅收率從11%降低至9%,低於保守黨時期的稅率;2015-2019年經濟增長持續上升,共增長約10%,並增加了100萬的就業崗位。”錢皓指出,“經濟增長是大選中選民最為關注的因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