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人才公寓、母嬰康養村、電商平台……上海強村富民花頭多
2019年09月23日10:21

強村富民是大家一直關注的熱門話題。如何在增收的同時讓農村更美、農業更強?一起來看看這些區的新嚐試新“花頭”️。

本文圖片 上海大調研微信公號

農業強、農村美、農民富,如今鄉村振興正在讓上海的郊區農村變得更加富有吸引力。粉牆黛瓦、小橋流水、野趣美景,讓鄉愁不僅留在上海的郊區農村,也浸入了更多都市人的心間。

在鄉村振興的進程中,如何增強農民增收新動力是一個繞不過去的大課題。隨著本市農村低效建設用地減量化和環境綜合整治的深入推進,這已成為近年來社會各界的關注重點。進一步拓寬農民增收渠道,研究新的致富路徑,顯得尤為重要。近期,市農業農村委調研組深入鄉村,調研總結了各涉農區探索形成的強村富民新路徑,來一起看看吧 。

路徑一:改革創新,激活要素價值

各涉農區通過製定扶持政策,發揮超大城市的市場優勢,優化資源配置,激活土地、資金等要素的價值,從改革創新中謀動力、添活力,持續釋放製度紅利,增加了農村的財富積累,拓寬了農民的增收渠道。

嘉定區在區層面加強資源統籌,出台了農村集體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指導意見,探索在農業地區“104”區塊統籌建設用地指標,重點對北部農業地區四鎮(外岡、徐行、華亭和嘉定工業區)增加土地配給,對符合相關規劃的區域確保每個鎮新增工業建設用地指標不少於100畝,並以鎮為單位在產業園區搭建平台發展物業經濟,實現鎮村兩級集體資產統籌管理。目前,全區8個涉農街鎮均已籌備組建了項目平台公司,註冊總資本8.28億元,其中村級集體平均持股比例約為60%,為農民增收奠定了基礎。

閔行區在環境綜合治理的近三年時間里,探索財政貼息政策,由區、鎮兩級財政對符合條件的鎮(街道)、村級集體經濟組織回購、改造或開發經營物業給予一定比例的銀行貸款貼息,使全區各村克服了轉型期的陣痛。據統計,全區三年里共規範新建增量物業約26.22萬平方米,改造存量物業約15.18萬平方米,回購經營性物業約54.38萬平方米,累計新增租金收入超過3.8億元,完成2018年度集體經濟組織分紅6.32億元,人均分紅5130元。

青浦區在198減量化“造血”項目推進過程中,出台了區屬動遷安置商業配套設施建設與管理的扶持政策,通過對接新城開發建設項目,以土地附條件出讓方式,在開發成本價以內用減量化補償資金為集體經濟購置優質的商業物業。目前,趙巷、徐涇、華新、重固和練塘鎮等5個鎮71個經濟合作社均開展了以成本價購置動遷安置配套商舖的項目,涉及商舖面積7.2萬平方米,年租金可達5000多萬元,其中趙巷鎮近兩年已實現收益分配1281.28萬元,經濟合作社平均分紅142.36萬元。

浦東新區張江鎮針對科學城內企業多,人才公寓一房難求的問題,2018年起由鎮屬全資企業與當地新豐村存有閑置房屋的村民簽訂房屋租賃協議,打造鄉村人才公寓樣板房,並根據入駐企業的需求進行個性化規劃設計,以滿足符合科創人才不同需求的租賃住房。一年來,張江鎮探索出了由政府牽頭、農民供房、鎮企改造三方合力的“鄉村人才公寓”模式,將“農民房”改造為長租公寓,不僅促進農民租賃規範化管理,使農民每月每間房屋可獲得約1500元的收入,也為政府籌集保障性住房提供了新來源。

路徑二:因地製宜,發展特色產業

充分結合當地的稟賦優勢,通過改變傳統農業發展模式,積極培育特色農業、品牌農業,促進產銷對接,使農業實現由“量”向“質”的轉變,由此提高農民的經營性收入,這是各涉農區通過加強產業扶持增加農民收入的主要手段。

奉賢區吳房村為破解近年來黃桃種植面臨的“三老”(樹老、地老、人老)問題,以標準化生產、科學化培育、規模化種植夯實黃桃生產能力,改良提升老桃園480畝,建立黃桃分揀系統,引入盒馬鮮生等商業主體,共同打造“桃你喜歡”自營電商交易平台,形成了農商對接、農社對接、農遊對接等多元化銷售渠道。此外,村里還組織開發了“桃花釀”、“黃桃音樂節”等文創產品,使桃農的收入從原來的1萬元翻了一番。

青浦區東天村積極發展紅柚產業,依託上海市農科院等科研機構培育優質品種,成立了全市第一家成功種植可食用柚子的合作社,並通過現場採摘、認購認養等方式,使農民每種一顆柚子樹,就能獲得2000元的銷售收入。同時,村里還建設以紅柚為主題的田園綜合體,研發“柚子酒”、“柚子面膜”等衍伸產品,打響了“青浦紅柚”產業品牌。

崇明區園藝村是中國瓜子黃楊之鄉,全村近800戶村民中有675戶種植黃楊,種植規模達到1000多畝,被譽為“崇派黃楊”的發源地。近年來,村里探索“合作社+農戶”的種植經營模式,啟用“最美園藝黃楊”微信公眾號、線上搭建黃楊交易平台,推動供需雙方有效對接,改變過往農戶“提籃叫賣”的低端銷售模式。同時,村里聘請上海植物園盆景藝術專家,建立“藝園” 盆景工作室,教授村民佈局整枝技術,將綠化用黃楊改造成精緻的盆景作品。全村黃楊產業收入從2017年的3000萬元提高到2018年的4000萬元,預計今年可達到4500萬元,戶均增收約2.2萬元。

路徑三:跨界合作,推動融合發展

各涉農區在發展都市現代綠色農業的基礎上,通過引入社會資本,以跨界融合為手段,積極培育新產業新業態,創新了農村產業新舊動能轉換的途徑,實現了從農業經濟向農村經濟的轉變。

浦東新區趙橋村、嘉定區向陽村等7個首批鄉村振興示範村採取“農戶+村集體或合作社+社會資本投資”的方式,利用市場的力量盤活農民閑置房屋發展鄉村民宿,通過專業設計改造賦予老房子新的“生命力”,使農房的租金從按“間”算變成按“平方”算,農民的年租金收入較原先可翻兩番,由原先的3萬元增長到8-10萬元。在獲得租金收益的同時,農民也積極參與民宿經營,由“房東”變身成“管家”,不僅獲得了工資收入,還有效帶動了村里優質農產品銷售,同時通過與企業對接合作,拓寬了農產品銷售渠道,實現了線上線下多渠道銷售,平均每村農產品銷售額比以往增加了15-20%。

閔行區革新村素有中國曆史文化名村的美譽。2018年起,村子利用宅基歸併釋放土地紅利的契機,依託古村落的文化之美髮展文旅產業,將61幢閑置農宅委託給召樓古鎮公司統一運營,打造文創、養老、民宿為一體的休閑空間。同時,村子借助召稼樓古鎮二期開發工程,恢復當地的談箋、竹編、豆腐坊、皮坊場等本土傳統手工產業,由召稼樓古鎮免費提供自產自銷疏導點50個,免去了5500元/戶的年租金,使從事產銷經營的村民每戶每年可增收上萬元。

寶山區塘灣村利用村內林地占總面積40%的生態優勢,打造國內首個母嬰康養村,依託“母嬰康養”的概念,以萱草“母親花”園和螢火蟲親子遊作為延伸產業,開展孕婦醫護後休養、母嬰康養、嬰幼兒養育、親子渡假和學前教育服務,預計可實現年營業收入5000萬元,村集體收益年增長率將達到6-7%。塘灣村的產業轉型升級之後,不僅實現了“種農田”向“種風景”的轉變,村民收入也進一步提高。據測算,新興產業導入可逐步提供本村及鄰村村民180個就業崗位,平均一個崗位年均收入5.5萬元。

路徑四:利益聯結,實現共同富裕

各涉農區按照中央一號文件提出推廣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經驗的要求,在強村的同時注重建立農民、集體、企業多方共贏的利益聯結機製,做到“大河有水小河滿”,讓農民共享改革開放與現代化發展的成果。

鬆江區為幫助浦南地區等經濟薄弱區域的農村集體資產實現增值,與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由浦南地區的葉榭、新浜、泖港、石湖蕩四鎮聯合成立浦南集體發展有限公司,與浦北地區街鎮、中石化等三方合作,布點投資加油站項目,並建立了收益分配機製,約定集體經濟占股20-30%。設想通過股份分紅,使浦南四鎮農民共收入能持續增長。

金山區待涇村積極挖掘和利用本村自然資源稟賦,採取從以往單純做“地主”轉變為“搭順風車”做投資人的經營模式,攜手杭州藍天園林生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將村里600畝苗木基地改造建設為“花開海上生態園”,與村集體經濟組織搭建了利益聯結共享機製, 按照園區門票收入的10%返還給村集體用於土地流轉獎勵,並將生態停車位的全部收入用於農戶土地流轉分紅。通過該方式,2018年村集體多增加收入41.88萬元,今年有望進一步增加。

通過調研,市農業農村委調研組認為,在促進農民增收過程中還應把握好三個關鍵:

第一,重視建立利益聯結機製。特別要處理好強村與富民之間的關係,充分調動農民的積極性,沒有建立利益聯結機製的村要主動謀劃,已建立的村要進一步拓展多元化渠道,尤其是對新增物業和新建產業也要作出合理的利益共享安排。

第二,重視加強土地資源的供給。調研中農村基層反映最多的是土地供給問題,減量化後的建設用地指標不僅要向鄉村振興示範村傾斜,還要按照不低於5%的比例用於支持中遠郊純農地區發展,並確保設施農用地和休閑農業等產業融合用地需求。

第三,重視製定促進農民增收操作辦法。引導各涉農區梳理好經驗好做法,排摸瓶頸短板問題,結合實際出台實現農業收入倍增的操作辦法。同時,通過召開現場會,利用各種傳媒手段加強宣傳報導等方式推廣先進典型,形成全社會共同關心農民增收的良好氛圍。

促進農民增收實現生活富裕,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出發點和歸宿。

(原標題為《鄉村人才公寓、母嬰康養村、自營電商平台......上海強村富民“花頭”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