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應內地水土的“康熙”又來了?《花花萬物2》能做到嗎
2019年09月23日20:17

原標題:適應內地水土的“康熙”又來了?《花花萬物2》能做到嗎

堅持不問別人問過的問題,“新鮮的內容”是“康熙”訪談所追求的目標,“現在藝人微博、社交賬號很普及,生活會很多面都公開。對於這些公開的信息,或者是之前藝人在其他節目中談過的話題,我們是不會再問的。”

由蔡康永、小S主持的《花花萬物》第二季正在優酷熱播。相對於第一季不盡如人意的表現,第二季在口碑上實現了“逆轉”,不少網友都有再次看到“康熙來了”的感觸。新京報專訪節目總製片人陳坤,在陳坤看來,第二季節目確實希望達到“康熙”回歸的效果,但並非“複原”。“第一季節目我們太希望創新,結果步子邁得過大,這一季我們還是要讓節目先回到‘康熙’原來的樣子。”

小S和蔡康永訪談主持人大左。圖片來自網絡

讓節目先回到“康熙”原來的樣子

隨著《花花萬物2》的播出,蔡康永和小S再次“合體”出現在觀眾面前。《花花萬物》第一季節目在豆瓣僅獲4.3分,口碑不佳,而《花花萬物》第二季首播之後豆瓣評分達到7.0分,口碑實現逆轉。節目播出後,#鄭爽媽媽#、#鄭爽談粉絲關係#、#喬欣回應身份#、#小S評價鄭爽男友#等話題也在社交平台引發大量討論。

嘉賓面對康熙的犀利提問,常常啞口無言。圖片來自網絡

相較第一季,第二季節目在佈景、外采、訪談、後期製作上所表現的《康熙來了》的風格更為濃厚。《花花萬物2》“2+1”的主持陣容,是對《康熙來了》的主持人架構上經典複刻,並且砍掉了第一季中MC團的設定。陳坤說,通過第一季,節目組發現想超越“康熙”不太可能,想要做顛覆性改變太難。節目組有大數據蒐集,哪一段觀眾回看多、哪一段快進多、彈幕主要哪個方向,流失率、播完率,根據這些數據對節目有所調整。比如節目組發現觀眾在MC發言時快進率比較高,於是第二季砍掉MC團發言環節、將內容更聚焦到對明星故事的挖掘上。

陳坤表示,第一季的節目是“康熙”結束之後兩人第一次的長訪談節目“合體”,大家期待過高,節目組想嚐試創新,超越“康熙”,結果步子邁得太大了,“第一季節目想做訪談+購物的結合,但是用戶體驗不好,所以第二季我們將購物轉變成更偏向精神方面的斷舍離。”

“還是要讓節目先回到‘康熙’原來的樣子。尤其是大家記憶中蔡康永和小S犀利有趣的主持風格完全沒變。”陳坤說。

蔡康永控製現場,小S試探性提問

對於第二季節目,網友普遍評價“又找到看《康熙來了》的感覺了。”但是這個節目畢竟不是《康熙來了》,就像陳坤說的,“花花”可以看做是“康熙”的“回歸”而並非“複原”,《花花萬物》有自己的精神內核和想要傳達的理念。這個理念就是通過物品去反思一個人的經曆和生活習慣,第一季節目的觀察對像是明星網購賬單,《花花萬物2》則改成實地探訪明星住所,圍繞閑置物品進行訪談,節目中明星捨棄的物品,會被放置在交易平台上進行再次交易,交易所得將會被用於公益項目中,用於造福鄉村孩子們,為他們普及藝術教育。

在主持風格上,蔡康永和小S在“拷問”嘉賓時“一個進攻一個收緊”式的配合也相當默契。在陳坤看來,“康熙”二人是不可拆分的一對,和說相聲一樣,兩個人搭檔起來才好聽,一個人單打獨鬥總會暴露缺點。“小S比較發散、自由,節目基底是蔡康永在控製。現在的主持風格也回到‘康熙來了’時的狀態,蔡康永控製現場,小S試探性提問。但是兩個人的風格比‘康熙’時代更加成熟。比如喬欣那期,當嘉賓有所躲閃的時候,兩個人不會逼人到牆角。”

《花花萬物2》既不是宣傳作品的通告型綜藝,也不走“藝術人生”式的追溯過往套路,節目功能的定位是給藝人立新人設。節目總導演是90後,對年輕人的心態很瞭解,但是節目中並不會刻意追求網絡流行語、新奇的詞彙表達,“康熙喜歡用更樸素的語言,三五年後再看也不會過時,而不是追趕熱點。所以主持上的語言是非常接地氣的表達,不需要煽情,不需要讓人哭。”

藝人在節目上斷舍離。圖片來自網絡

堅持不問別人問過的問題

作為一檔明星訪談類節目,所探討的話題是吸引觀眾的關鍵。《花花萬物2》捨棄了《康熙來了》過往話題的“大尺度”,而是將嘉賓個人的生活方式以及很少在公眾場合談及的話題呈現在觀眾面前。比如訪談喬欣這一期之所以在社交平台引發大體量熱議,很大程度在於其回應了富二代、戀情等相關爭議。“他倆堅持不問別人問過的問題”,陳坤說,“新鮮的內容”是“康熙”訪談所追求的目標,“現在藝人微博、社交賬號很普及,生活會很多面都公開。對於這些公開的信息,或者是之前藝人在其他節目中談過的話題,我們是不會再問的。”為了達到更順利的錄製效果,節目前期,導演和製片人會和藝人本人反複溝通,最終確立的訪談劇本,錄製中“康熙”可以完成百分之八十到九十,“和‘康熙來了’播出頻率不同,我們是季播節目,有時間去充分準備。”

一方面,節目組會看被訪藝人此前的所有採訪和資料,力求在節目里聊他從未公開的故事,保證節目內容的新鮮度;另一方面,藝人也有向公眾袒露新形象的訴求。陳坤坦言,蔡康永和小S兩個主持人在行業是神奇的存在,來參加節目的藝人也會有心理期待以及心理準備。“比如喬欣是看《康熙來了》長大的,自己也有所準備。如果只是想說片湯話,也不會來。”

相比較在節目中“受訪說真心話”,陳坤表示,“斷舍離”的拍攝部分是更大的一個障礙,“我們的拍攝要求必須要去嘉賓實地居住的地方,場地不重要,但是要看是不是真的拿這個地方當家。比如喬欣雖然是在酒店公寓拍攝的,但她在那裡住了很久,是長居地,不然她也不會帶著18只獨角獸。但很多藝人不願意暴露真實生活,也有因為不願意讓我們去拍攝而放棄的藝人。”

新京報記者 劉瑋

編輯 佟娜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