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分曾是中秋節 也是古代豐收節
2019年09月23日10:39

原標題:秋分曾是中秋節 也是古代豐收節

秋分也意味著大地豐收、萬物成熟,今年的秋分還是第二個豐收節

秋分把晝夜平分成兩半,也把秋天平分成兩半。

秋分時節,不僅有“一場秋雨一場涼”的秋意,也有大地豐收、萬物成熟的富足。

今年的秋分,是第二個豐收節,農業農村部日前發佈消息稱,“目前全國秋糧已陸續開始收穫,今年秋糧生產形勢總體較好。如果後期不發生寒露風、颱風等大的自然災害,又將是一個豐收年”。實際上,在中國古代,秋分前後舉行的秋社,就是民間的一種“豐收節”,人們把收穫的作物作為祭品,祝願五穀豐登。

秋分之際,京郊也迎來了收穫的季節。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唐代以前在秋分祭月

秋分是一年中最重要的節點之一,在北方,雷聲漸漸遠去,惱人的蟲子開始重新蟄伏,河道里的豐沛的水流也慢慢消退。天高氣爽,晴空多於陰雨。

“在唐代以前,中秋節就在秋分這天”,民俗學者高巍說,“古代秋天祭月,就在秋分,即祭祀月亮,也慶祝豐收。北京的月壇,就是皇帝在秋分這一天祭月的地方。在古代,每三年一次大祭,皇帝主祭,其它年份中則派大臣代為祭祀”。

按照節令,秋分才是整個秋季的最中間,所以秋分才是中秋,但為何中秋節會變成八月十五呢?

在曆法中,二十四節氣偏於太陽曆,而中秋節則以月亮為標誌,因此兩者之間難免出現誤差。高巍說,“既然要祭月,當然是月圓之夜最好,秋分和八月十五兩個日子雖然很近,但並不總是重合,所以後來慢慢就挪到了八月十五”。

在數千年的農耕曆史中,完全服務於農業生產的二十四節氣,並沒有成為傳統曆法的主體,反而是陰曆為主、陽曆為輔。

在宋代,沈括曾編寫過一篇完全以二十四節氣為基礎的新的太陽曆——十二氣曆。十二氣曆將二十四節氣按照兩兩分組,把一年分為十二個月,不用閏月,也不以月亮圓缺定月份。在農業生產中,十二氣曆比傳統的甲子曆等更方便。

十二氣曆編成後,就受到傳統學者的批評,因此並未真正實行過,但其中的一些觀念卻曾被採納並推行過,如以立春為元旦,其實就是十二氣曆的主張。

秋分也是古代“豐收節”

秋分之後,玉米、紅薯、大豆、水稻等主要作物,正式進入收穫的節奏。

古代沒有豐收節,但也有類似的節日或民俗活動,即秋社。秋社最初為立秋後第五個戊日,一般在秋分前後,因此也有不少地方固定在秋分這一天舉行秋社,祭祀土地神,以報大地養育之恩。

在一些地方,秋社的隆重程度比同樣祭祀土地神的春社更高,因為秋社還有豐收之義,人們會以剛剛收穫的農作物作為祭品,祈求風調雨順,五穀豐登。南朝時寫成的《荊楚時歲記》記載“秋分以牲祠社,盛於仲春之月”。

在唐宋以後,秋社的祭祀意義已經逐漸淡化,變成了一種民俗活動和公共活動,人們在這一天停止工作,飲酒唱歌慶祝節日。唐代張籍《吳楚歌》說,“今朝社日停針線”,明代《遵生八箋》中載“社日令男女輟業一日”,這裏的社日,都包含春社和秋社。

在古代,一些農村還有還有秋分“走社”的習俗。古代是熟人社會,人口流動性非常低,鄰里互助是農村社會的基本形態之一,播種、收穫等農忙時期,一家人往往難以完場工作,鄰里互助是常態。因此,在秋天收穫之後,鄉鄰之間會互相走動、答謝對方的幫助。

秋分也是種麥季

秋分時節,玉米、大豆、紅薯、晚稻等農作物,進入了收穫季。同時,冬小麥也開始準備下種。“白露早,寒露遲,秋分種麥正當時”就是華北一帶的民諺。

我國古代,大部分地方都是冬小麥為主,尤其是長城以南,多種冬小麥。因不同區域、氣候的差異,所以農曆八月至九月,都是種冬小麥的時期。其中,中原地區多在農曆八月,江南則多為農曆九月。

除了地域差異外,氣候的變化也會影響冬小麥種植的時間。比如西漢至隋朝的小冰河期,種植時間就比西漢以前更早。東漢時期的《四民月令》記載“凡種大小麥,得白露節,可種薄田,秋分,種中田,後十日,種美田”。在江南,因氣候溫暖,種植冬小麥的時間則會延後到霜降前後,也就是農曆九月底。到唐五代時期,溫暖期到來,冬小麥的種植時間隨之延後,且產量有所提升,資料顯示,唐五代時期,小麥的單位產量比以前提高一成左右,收穫期則提前一個月左右。

現代以來,全球氣候變暖,冬小麥種植的時間也逐漸後延。2018年的氣象資料顯示,河北各地區冬小麥種植時間為9月28日至10月13日,河南則為10月5日至10月28日。

北京最美的季節

秋分之後,季節的變化更加明顯,高巍說,“白露之後,夏天正式結束,秋分之後,秋季的感受真正明顯起來了。早晚溫差變大了,要加衣保暖,天氣也變得更加乾燥”。

秋日漸深,衣食住行也隨之而變。

秋天,也是北京最美的季節。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節氣是中國人數千年來觀察自然的結果,它的功能不僅是指導農業生產,也是人們調整生活節奏、改變生活狀態的節點”,高巍說,“在老北京,此時人們的日常食物中,高能量的食物如烤肉、燉肉等逐漸增多。此外,秋季乾燥,可以補充水分的水果消費也變得更大了。北京過去有名京白梨,正好在這個時候開始成熟”。

“應時當令是傳統飲食觀中最重要的的部分,最簡單的食物,往往是最適合人的,最需要的食物,也恰恰是這個時候成熟的,這不是巧合,而是漫長的曆史中人類選擇的結果,因此尊重這種習慣,本身也是健康生活的一種態度”,高巍說。

在北京,深秋是最美的季節,不論是香山、地壇等傳統的景點,還是奧體公園等新的景點,都到了最美的時刻,“不論是尋找傳統的感覺,還是感受自然的奇趣,這個時候都是最好的”,高巍說。

新京報記者 周懷宗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柳寶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