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信部原部長:中國是全球唯一擁有所有工業門類國家
2019年09月22日07:25

  庫叔專訪工信部原部長:中國是全球唯一擁有所有工業門類的國家,但還欠了這些賬……

  文丨《瞭望》新聞週刊記者 王仁貴 李亞飛

  本文轉載自《瞭望》新聞週刊,原文首發於2019年第37期,標題為《持續發力製造強國》。

  “我國工業發展走了一條艱苦卓絕、自強不息、奮力拚搏、改革開放的道路。”面對工業發展的成就,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會長、工業和信息化部原部長李毅中感慨道,中國有今天的綜合實力和國際地位,70年來工業戰線的輝煌成就是基礎和支柱。

  “70年的工業發展,既有成功的經驗,也有曆史的教訓;既有舉世矚目的成績,也存在著差距和不足。”在接受《瞭望》新聞週刊專訪時,長期奮戰在工業戰線的李毅中表示,應從前30年和後40年兩個大的階段來劃分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工業化進程。

  在他看來,前30年的發展曆程里,又具體分為1949年10月~1957年的基本完成社會主義改造階段,1958~1966年開始全面建設社會主義階段,以及“文革”十年動亂期間工業艱難前行階段。這30年里,儘管遭受波折,但黨和國家一直堅持實現工業化、現代化的發展戰略。改革開放以來的40年,2012年之前為工業發展高速跨越階段,從2012年到現在則是推進工業由大變強、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

  李毅中表示,進入新時代,在看到成就的同時,也要正視差距和短板,進一步激發自主創新、奮發圖強的動力和活力。工業戰線應不忘強國富民的初心,牢記工業化、現代化的曆史使命,堅定不移地加快建設製造強國,弘揚“中國工業精神”,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作出新貢獻。

  1

  大國工業成就大國實力

  《瞭望》: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工業取得了哪些成就?

  李毅中:從規模上看,我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去年的GDP是90萬億元,折合美元是13.6萬億美元,占全球的16%;我國是世界第一大工業國,工業增加值2010年開始超過美國,2018年為30.5萬億元,4.58萬億美元,約占全球的24%;中國是全球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目錄中所有工業門類的國家,包括41大類,191個中類和525個小類。

  從產量上看,500多個工業品,有220個世界第一;我國是世界第一大出口國,去年出口16.4萬億元,折合2.48萬億美元。進口世界第二,14.1萬億元,約為2.14萬億美元,加起來超過30萬億元,折4.62萬億美元,占全球貿易量的11.75%,美國占10.87%。

  從質量上看,我們也取得了很大的進步,由跟跑、並跑,到現在在一些領域實現了領跑。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年)明確的國家科技重大專項共有16個,每個投資數百億元。現在很多都取得重大突破,我國在掌握關鍵核心技術上往前邁了一大步。在新一代信息技術、航空航天、高端裝備製造、新能源、新材料等領域,有一批產品和技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如5G技術現有專利占世界的30.3%,航空方面有C919大飛機、殲-20,航天有大功率火箭、繞月工程、北鬥衛星;再如“藍鯨1號”在南海發現可持續開採可燃冰、“華龍一號”核電、“複興號”高鐵機車等,都是我們引以為傲的領域。

  《瞭望》:如何看待工業成就對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提升的作用?

  李毅中:最近發佈的世界500強榜單上,129家中國企業上榜,數量上首超美國。中石化第二、中石油第四、國家電網第五,前五名有三個是我們的。

  2001年我國剛加入WTO時,只有11家企業上榜。榜單上原來主要是國企,現在有了不少民企;原來主要是傳統產業,現在高科技產業也不少,銷售收入增長了,技術經濟指標的水平也提高了。如中石化1999年進入500強。當時是第73位,從第73到第2位,這本身就是實力的體現。一國綜合國力的標誌之一就是跨國公司和大集團強不強、多不多。

  70年來工業戰線的輝煌成就是綜合國力的基礎和支柱。而70年工業發展背後也有著重要支撐,那就是不斷解放和發展生產力,調整生產關係。比如,社會主義改造將各種不同形態經濟改造成社會主義經濟,這是製度變化;小平同誌提出社會主義也可以搞市場經濟,建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這是體製變革;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這是機製變革。現在我們提出新舊動能轉換,發展數字經濟,發展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等,也是生產力和生產關係的變革。

  8月27日,觀眾在2019中國國際智能產業博覽會聯想展廳參觀 王全超攝/本刊

  2

  清醒認識差距和短板

  《瞭望》:怎樣評價當前我國工業發展所處的階段和水平?

  李毅中:我國現在是工業大國,還不是工業強國;是製造大國,還不是製造強國。清醒看到差距和短板是信心和實力的表現。

  客觀上,我國工業化比發達國家晚了許多年。美國是1955年就實現了工業化,德國是1965年,日本是1972年,韓國是1995年,我們的目標是2020年基本工業化、2035年全面工業化。總的來說,我國工業製造業還處在世界價值鏈的中低端,表現在創新能力不夠強、產業結構不夠合理、綠色低碳轉型還需加快、質量效益需要提高、數字化智能化還在起步階段。集中體現為以下五方面:

  一是核心技術、關鍵技術受製於人。目前,我國關鍵零部件、關鍵元器件的自給率只有三分之一,最典型的如高端專用芯片,95%依賴進口。

  二是科技成果轉化率較低,只有發達國家的一半。我國研發投入占GDP2.19%,而美國是2.79%,還要進一步提升,北歐國家是3%,日本是3.2%。我國研發投入總量接近2萬億元,但其中用在基礎研發的只有5.7%,發達國家一般是15%~20%。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研發費用占銷售收入比例,不同行業不一樣,平均是1.1%,發達國家平均為2%~3%,幾乎各行業的企業研發投入強度都比國際同行低。

  三是工業綠色、低碳轉型任務繁重。單位GDP能耗逐年下降,但仍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4倍,是發達國家的2.1倍。各種數據顯示環境汙染依然嚴重,工業是主要汙染源之一。工業企業節能降耗、減排治汙仍需攻堅。

  四是低端產品過剩、中高端產品不足。在2018年的“世界品牌500強”榜單中,美國以223席繼續保持世界品牌第一強國位置,法國、英國、日本分列二三四位,中國有38家品牌入圍,列第五位。論規模在《財富》全球500強中名列第一,論品牌卻屈居第五,這反映出我們在質量品牌建設上的差距。

  五是工業效率有待提高。我國工業增加值率約為22%~23%,發達國家為35%~40%。規上工業企業利潤率6.49%,美國是8%。單位GDP能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4倍、發達國家的2.1倍。2018年我國勞動生產率每人每年11.6萬元,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40%。我國數字化智能化剛剛起步,正在全力打造工業3.0,謀劃工業4.0,區域、行業、企業差別大,有的還要補工業1.0、2.0的欠賬。我國萬名製造業工人擁有的工業機器人數量接近60台,接近世界平均水平,但美德日韓都在300台以上。

  《瞭望》:彌補這樣的差距和不足應抓住哪些重點?

  李毅中:要加速推進新一代信息技術和工業製造業的深度融合,加快新舊動能轉換。

  一方面,發展新興產業。多年來,我國對高技術產業的投入增幅都比總的固定資產投資增幅高10個百分點左右;高技術產業增加值的增幅比工業增加值的增幅要高5個百分點左右。但要看到,高技術產業增加值占工業增加值的比重只有13.9%,每年只增加不到1個百分點。新興產業在加快發展,但力度還不夠。

  另一方面,改造提升傳統產業。我國技術改造投資2018年達到11.9萬億元,占工業投資的48.2%,取得了明顯成效,但仍要加大力度。國家採取了多項支持鼓勵政策,企業正在開展以綠色、低碳、智能、優質為重點的新一輪技術改造。

  3

  防止工業占比過快下降

  《瞭望》:你曾在不同場合提到,要防止工業占GDP的比例過快下降。為何存有這樣的擔憂?

  李毅中:曾有中央領導人指出,我國仍處於工業化發展階段,卻已經出現製造業占經濟比重過快下降的問題,必須引起高度重視。

  這是對我國工業發展現狀非常準確的把握。數據顯示,2006年我國工業占GDP的比例是42%,2016年已降至33.3%,相當於一年降低近1個百分點;同期製造業占GDP的比重從32.5%降到28.8%,2016年以後開始回穩。

  國際方面,美國2009年提出再工業化,要重振製造業。美國實現工業化以後,製造業占GDP的比例從27.6%降到11.6%;德日韓工業化以後,製造業占GDP的比例雖也下降,但比較平滑,近十年保持穩定。2016年,日本製造業占GDP的比例是20.7%,德國20.8%,韓國27.6%,我國是28.8%。韓國人均GDP是我們三倍,但製造業占GDP的比例我們卻和韓國差不多。

  我國國情決定了工業是立國之本、製造業是強國之基,必須在國民經濟中保持一定比例。

  《瞭望》:就振興實體經濟,改變“脫實向虛”,中央已提出了很多措施,實施的效果怎麼樣?

  李毅中:經過努力,“脫實向虛”的狀況有了改變,但仍然存在著工業被空心化、邊緣化的狀況,出現了資源、資金、人力不向工業流動的現象。有些地方、有些部門對工業重視程度不夠。

  對待我國工業化階段必須有正確的認識。我國經濟增長實現了從主要依靠工業帶動轉為工業和服務業共同帶動,從主要依靠投資拉動轉為消費和投資一起拉動。一、二、三產要協調發展,要充分發揮消費的基礎性作用、投資的關鍵作用和進出口的促進作用。

  我國現在處於工業化的後期,而不是後工業化時代。要科學把握實現工業化並進入後工業化的曆史進程,從國情出發,分階段完成使命。2020年基本實現工業化,2035年全面工業化。中國社科院工業研究所2017年6月發佈了“工業化綜合指數”,全國是84,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地區是93~98,長江經濟帶是86,東北是76,大西北和大西南是58,個別省(區)在50。這是科學的符合國情的判斷。

  位於烏魯木齊的新疆軟件園信息科技體驗中心一角(2018年8月13日攝)胡虎虎攝/本刊

  4

  把握製造強國建設關鍵點

  《瞭望》:怎麼看待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已取得的成效?

  李毅中:“三去一降一補”是一場攻堅戰,也是戰略任務,必須長期堅持下去,要在鞏固“三去一降一補”成果、增強微觀主體活力、提升產業發展水平、暢通國民經濟循環等方面協同發力,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

  以去產能為例,“建大關小、等量置換”是對的,但是有些地方執行得不夠好,大的鋼鐵廠建起來了,小的沒有關,大的煤礦建起來了,小煤礦關了又開。這幾年去產能成效大,因為大家統一了認識,變成了自覺行動。去年鋼鐵去產能1.55億噸,“十三五”目標是1.5億噸;煤炭要減8億噸,去年完成8.1億噸,都超額完成“十三五”目標。

  去產能的核心是淘汰落後,要因業施策,不能一刀切。對於絕對量已過剩的水泥、粗鋼和煤炭,要加大去產能的力度;對於結構性過剩的造船和玻璃,要著力彌補短板,提升產業層次和水平;對於成長性過剩的風電設備、光伏發電設備等,要避免大量低水平重複建設,大力提升技術經濟水平。

  《瞭望》:推進製造強國建設需要把握哪些重點?

  李毅中:振興實體經濟,推進製造強國建設,需在四個方面持續發力。

  第一要實行自主創新戰略。自主創新和開放創新並不矛盾。自主創新目標是實現核心技術、關鍵技術的自主可控,但並不排斥借鑒吸收國外先進技術,交流合作。

  一方面應加大研發投入,另一方面,要推進“產學研用”相結合。要在“用”字上狠下功夫,研發的目的全在於用,只有用才進入了市場。用戶要自始至終參加研發全過程,要加快成果的商業化、產業化。

  第二要實施“網絡強國”戰略,大力發展數字經濟。推進新一代信息技術和工業製造業深度跨界融合,數字產業化是手段,產業數字化是目的。推進一二三產尤其是工業製造業的數字化、智能化,不能本末倒置。跨界融合的實質是信息通信技術(ICT)與工業製造技術(IMT)的深度融合。十多年來我國通信技術經曆了從2G到5G的跨越和演進,互聯網技術不斷升級,工業製造技術趕超國際水準日新月異。

  由於各工業行業千差萬別,因此實現跨界融合每個行業都要專門研究,結合具體應用場景提出解決方案。從而提升高端製造技術能力,突破關鍵零部件、元器件和關鍵材料的瓶頸,助力製造強國建設。

  第三要發揮有效投資的關鍵作用。補短板、強弱項、調結構,投資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手段之一。無論是優化存量進行綠色化、智能化、高端化技術改造,還是發展增量建設高技術產業、新興產業,都需要投資支撐。這幾年工業投資增幅過低,要盡快改變。穩預期、穩投資、穩外資,提高投資效率,通過有效投資,推進製造業的轉型升級,建立現代化工業體系。

  第四要不斷改善營商環境。一是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製造業應是重點。我國規上工業企業稅費合計(含五險一金)約占主營業務收入的8.5%,負擔過重。以增值稅為例,全國一共三檔,製造業稅負最高。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製造業增值稅稅率從16%減到13%,還要加快三檔變兩檔,這對於支持製造強國建設尤為重要。

  二是支持民營企業的政策要落實見效。中央去年11月提出支持民營經濟六方面的重大政策舉措,相關部門在製定細則、辦法、方案時不要拖延推諉,不要變相抬高門檻,使政策盡快落地。

  三是進一步激發國有企業活力。要加快建立適合國有企業的現代企業製度和法人治理結構,形成靈活高效的市場化經營機製。國資委6月發佈了對中央企業《授權放權清單》,在五方面提出了35項政策措施,並要求企業集團同步對所屬企業授權“鬆綁”,激發中央企業活力和競爭力,值得稱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