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年|94版《三國演義》: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2019年09月22日09:36

原標題:想當年|94版《三國演義》: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編者按:這裏是一個懷舊劇場。

近日,《中國文藝》之“向經典致敬——九四版電視連續劇《三國演義》”特別節目在央視播出。94版《三國演義》王扶林、任大惠、鮑國安、唐國強等主要演職人員應邀參加。這部長達84集大型電視連續劇,以人物角色鮮明、戰爭場面宏大而著稱,一直深受觀眾,尤其是海內外三國迷的喜愛和追捧。

《三國演義》海報

滾滾長江東逝水

央視版《三國演義》於1994年10月23日正式播出,每天播出一集(週六不播),至12月19日播完前二部。1995年1月6日起開始播出第三部,至2月20日全部播完。

《三國演義》第一回“宴桃園豪傑三結義 斬黃巾英雄首立功”的開篇有一首蕩氣迴腸的詞《臨江仙·滾滾長江東逝水》。這首詞原作者是明代大才子、明中葉狀元楊慎;而大眾所知的《三國演義》作者羅貫中是元末明初人。那麼問題來了,羅貫中怎麼把一百多年後的詞放在自己小說的卷首呢?

現今《三國演義》作者預設羅貫中

《臨江仙》自然不會是羅貫中放上去的,羅貫中也並不一定是《三國演義》的作者。《三國演義》顯然經過曆代說書藝人、文人改編,它的版本複雜程度恐怕不下於《水滸傳》。元英宗至治(1321-1323)年間,首現以三國為題材的文本《新刊全相三國誌平話》,由建安虞氏刻,共分上中下三卷。全書故事與史實相差甚遠,但它奠定了尊劉貶曹的基調。明黃正甫刊本《三國誌傳》乃今見《三國演義》之最早刻本,並未出現作者“羅貫中”。出現“羅貫中編次”字樣的版本是晚到嘉靖後期才出現的。當時其他如《三遂平妖傳》《殘唐五代史演義》等小說,也是一下子出現“羅貫中編次”字樣。這就讓很多人懷疑“羅貫中”是出版商偽托。

日本學者中川諭所整理的版本譜系

《新刊全相三國誌平話》

之後,《三國演義》的版本也如東逝的長江之水,後浪推過前浪,又出現了眾多的《三國演義》批評版本,如明《鍾伯敬先生批評三國誌》、清李笠翁評本《李笠翁批閱三國誌》。眾多《三國演義》版本中,最具影響力的,則是清代毛綸、毛宗崗父子評改的《四大奇書第一種》。

鍾伯敬批評版和李漁批評版

現今我們看到的以《臨江仙·滾滾長江東逝水》為卷首詞的120回《三國演義》便是毛氏父子評改版。毛綸是個盲人,他負責口授,兒子毛宗崗負責筆錄。除點評以外,毛宗崗還對《三國演義》進行了大幅度的修改,去掉了大量不符合史實的元素,增強了史實性和文學性。

毛綸、毛宗崗父子評改版

明清小說、評話本有很多錯得離譜的曆史、地理概念。《三國演義》也是比比皆是,如出現了宋武帝永初二年(421年)才有的南徐。最離奇的故事恐怕是關羽“過五關斬六將”,《三國誌·蜀書·先主傳》中,只提了一句:“(袁)紹遣先主將兵與(劉)辟等略許下,關羽亡歸先主。”說書人把曹操挾天子令諸侯的根據地放在了長安,黃正甫刊本出現了“關公斬了龐德……報到長安,曹操大驚”之句。關羽過五關斬六將的起點自然也成了長安城,再到洛陽城,再到滎陽城。毛宗崗把起點糾正為許昌,但是後邊的路線並未修改,就出現了繞遠路尋兄這一令人匪夷所思之現象。毛氏似乎也忘記修改曹操送別關羽的地點長安城東“灞陵橋”,以至於灞陵橋搬到了許都。

“過五關斬六將”路線圖

縱有不少瑕疵,毛氏評改版也是瑕不掩瑜。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改編,莫過於將楊慎的《臨江仙》詞放入卷首。《臨江仙》選自楊慎《曆代史略十段錦詞話》(後人又稱之為《廿一史彈詞》)的第三部分《說秦漢臨江仙》,為他謫戍時所作。上闋寫英雄人物如過眼雲煙,下闋寫漁父和樵夫笑談古今事。楊慎少年得誌,輕鬆獨占魁首;後與父親楊廷和參與了“大禮議”之爭,得罪了嘉靖帝,被皇帝流放。詞中“是非成敗轉頭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等句,表現了晚年楊慎豁達的人生態度。這首詠史佳作本是評秦漢的,毛宗崗父子認為更適合評論主戰場在長江的三國,便將其放入《三國演義》的卷首。讀完全書後,再回讀此詞,讓人不覺感慨萬分。央視借鑒了毛宗崗,讓其成為電視劇片頭曲。經過穀建芬譜曲的《臨江仙》,加上楊洪基的男高音,讓人回到了那個熱血磅礴的年代。這恐怕也是毛氏父子對《三國演義》的理解吧。

《廿一史彈詞注》

興亡誰人定

央視拍攝《三國演義》的計劃始於1987年《紅樓夢》完成之後,但由於種種原因,拖到了1990年才開始拍攝。劇組成立之時,三國興亡故事的總導演人選還沒確定。最終,由總製片主任任大惠出面,將此任務交給了王扶林。王扶林是87版《紅樓夢》的總導演,有掌控大型古裝電視劇的經驗。

這部曆時三年拍攝、投資近八千萬元,動用數十萬群眾演員的電視劇可用鴻篇巨製來形容。毛版《三國演義》本身是一部巨型小說,全書長達有120回。過短的篇幅是無法將原著展現開來的。100回的《西遊記》拍了25集,故事根本講不完,以至於後來不得不補拍了16集續集。同是120回的《紅樓夢》也只拍了36集。此次有了資金保障,編劇將120回改編成了84集。

《三國演義》從內容上來說,其實是漢末和三國演義,年代從東漢靈帝中平元年(184年)到晉武帝太康元年(280年)。原著第80回才寫到曹丕篡位(220年),步入三國時代;後面60年僅僅只有40回。電視劇的故事結構遵循了小說結構,將重點放在了前三國時代。全劇分群雄逐鹿(1-23 集)、赤壁鏖戰(24-48 集)、三足鼎立(49-63 集)、南征北戰(64-77 集)、三分歸一(78-84 集)五部。真正的三國時代也只有後兩部21集。

全劇共分五部

小說原著在思想上“擁劉反曹”,電視劇也遵循了這一設定。總導演王扶林認為,既然是通過小說改編,在思想傾向上就必須與原著相契合。仁慈愛民的劉備、奸詐害民的曹操等深入人心的形象就應該在電視劇中體現出來。導演把側重點放在了文戲,特別是謀略上面。我們看到的戰爭場面是宏大的,但武鬥場面並沒有拍成武俠劇,就連趙子龍“單騎救主”也往往是一兩個回合解決戰鬥。這種方式也是見仁見智了,看慣了小說、聽慣了評書的觀眾可能覺得意猶未盡。

作為一部古代小說,它自然也包含了大量迷信糟粕。影視有科普教化功能,這些東西自然不能放到電視劇中來。編劇把原著中星相算命之類情節給去掉了,代之以現代科學知識。關羽捉放曹自然不是曹操“天命不該絕”,而是諸葛亮為了平衡三方勢力,製約孫權。

安排關羽守華容道的原因作了改編

總美術師何寶通在場景、道具上面花了巨大的心血,為了還原建築、服裝,他把精力都花在資料的收集研究中。最大的單項投資是為拍攝電視劇專門建的無錫三國城。無錫三國城有吳王宮、甘露寺等建築;銅雀台則放在了涿州影視城。奠定三國版圖的三場著名戰役官渡之戰、赤壁之戰及夷陵之戰還用上了大量的仿真模型。

火燒赤壁

無錫三國影視城

即便細緻如此,電視劇在道具等方面還是了不少錯誤。如果說,劉關張武器設定依照原著是不得已的話。那麼,服裝方面就出現了不少失誤。劉備和孫仁結婚之時居然是大紅色的。《後漢書·輿服誌》的記錄是,當時的婦人婚服用多色重緣袍,“公主、貴人、妃以上,嫁娶得服錦綺羅縠繒,采十二色,重緣袍。特進、列侯以上錦繒,采十二色。六百石以上重練,采九色,禁丹紫紺。三百石以上五色采,青絳黃紅綠。二百石以上四采,青黃紅綠。賈人,緗縹而已。”

錯誤的服飾

電視劇還存在著不少低級失誤。蜀漢的旗幟經常出現“蜀”字。事實上,蜀漢一直以“漢”為國號,以正統自居。“蜀漢”是後人為了區分眾多“漢”為國號的政權才給命名。毛宗崗筆下的蜀漢自稱也是“大漢”。關羽“過五關斬六將”的故事也沿襲了原著的錯誤路線。

錯誤的旗號

曆史的天空閃爍幾顆星

1990年8月起,劇組進行演員遴選,至1991年5月作大體結束。這部電視劇劇組團隊實在過於龐大,只能實行總導演負責、執行導演分頭拍攝製度。演員如何安排角色成了一個重點難題。最後,劇組決定,劉備、曹操、諸葛亮、關羽、張飛、孫權六個最主要人物的演員一律不變。其餘演員分組拍攝,實在無法調配時,可以調整扮演者。這樣,就出現了三人演趙雲、一人分演孫乾和普淨等現象。

小說已經成功塑造了“仁絕”劉備、“奸絕”曹操、“智絕”諸葛亮、“義絕”關羽、“勇絕”趙雲等眾多經典形象。電視劇要拍出效果,讓觀眾滿意,最終還是通過演員表演出來。主要演員並沒有讓製作人員和觀眾失望。

皮膚白皙的孫彥軍本來想試著去演曹操的,但導演認為他的形象更適合劉備。事實證明了導演的眼光,孫彥軍將劉備的仁義和優柔的性格演繹得非常到位。按照小說原著的精神,劉備是前期第一主角。不過,劉備前半生的曆史是曹操統一北方的曆史,電視劇必須也結合真實的曆史。這樣,第一部群雄逐鹿,其實是有劉備、曹操兩個主角。鮑國安版的曹操,表裡如一地演出了梟雄氣質,達到了靈魂附體、形神合一的高超境界。他的奸詐、多疑,甚至可以以“可愛”來形容。電視劇除了如實演繹“錯殺呂伯奢”“煮酒論英雄”等經典橋段外,還為曹操增加了適當戲份,更加突出了他奸雄的氣質、奸詐的性格。修改後的曹操也知道連環船容易遭火攻,沒有輕信龐統。他選擇連環船的原因,是認定冬季無東南風。

更加奸詐的曹操

編劇雖然繼承了“擁劉反曹”“尊重原著”等主調,但也對個別人物進行了按史修改或自創修改,使之形象更加豐滿。曹操是個奸雄,但不可否認也曾是個英雄。他早期也是忠於漢室,在掌握權力的同時,野心也不斷放大。青年曹操率先於己吾揭竿舉義,討伐董卓。與袁氏兄弟為了爭奪地盤不同,十八路諸侯中只有他真正想擊敗董卓,撥亂反正。董卓敗退後,誰也不敢追擊,唯有曹操單獨引兵西行。在此之時,導演為曹操配上了《蒿里行》,真實、深刻地揭示漢末軍閥混戰給民眾帶來的苦難,曹操的形象頓時豐滿了許多。之後的《觀滄海》《短歌行》,分別描述了曹操胸懷天下的雄心和統一天下的壯誌。

陸樹銘的關羽、李靖飛的張飛很符合原著中的“美髯公、丹鳳眼”和“豹頭環眼”形象。 陸樹銘在特別節目中坦言就是因為眼睛像傳說中的關羽而入選劇組的。然而,就如上文所講,簡化的武鬥使他們的表演並不出彩。筆者個人認為,第一部中最為出彩的主要配角反而是張光北的呂布。我們看到的是一位以文戲見長的呂布。他通過臉部表情的變化,把呂布反複無常的性格拿捏的很到位,使之複雜的人性完美地展現在大家面前。他既有得誌時俯視天下的霸氣,也有索取時惺惺作態的虛偽,更有走投無路時的軟弱,簡直是教科書版的呂布。在十多年後的《亮劍》中,我們也見到過張光北老師精彩的演技。

呂布豐富的表情

這部長篇電視劇如果非要說誰是第一主角的話,那就是諸葛亮,他的故事橫跨了赤壁鏖戰(24-48 集)、三足鼎立(49-63 集)、南征北戰(64-77 集)三部51集。27集開始,第一部的主角劉備和曹操幾乎都快成為他的綠葉。從“三顧茅廬”到“星落五丈原”,年齡跨度是26歲到54歲,演諸葛亮的難度可想而知。唐國強以小生形象出道,接手這個角色的時候,質疑者非常多。電視上映後,觀眾發現:不管是羽扇綸巾、雄姿英發的青年諸葛亮,還是壯誌未酬的老年諸葛亮,唐國強把握得非常理想。各種儀態、台詞都是信手掂來,沒有絲毫不自然的現象。“諸葛亮罵死王朗”是全劇最為經典的一段戲,唐國強的台詞以一段段駢句、散句組成,配合他的神情,渾然天成。誰能想到這個片段後來會深受年輕網民喜愛,被編輯成各種段子和表情包,成為了網絡惡搞文化的鼻祖。“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這句原創台詞至今還是網上流行用語。唐國強版的諸葛亮,已成為後來者不可攀越的高峰。這也使他的演藝事業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為他成功轉型鋪墊了道路。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浪花淘盡英雄

儘管很多古代小說有很強的故事性,但在它們被改編成電視劇時,會面臨很大的困難。同樣都是在講故事,小說可以以人物心理刻畫的方式展現人物性格。而影視劇是不能通過大量旁白支撐劇情,其情節要靠性格鮮明的人物和強烈的戲劇衝突來支撐。《三國演義》尤其如此。於是,導演就以幾個命運跌宕起伏的主角為核心,推進劇情。

另一大困難是原著有幾十場戰爭,全拍下來的話,會不可避免地導致千篇一律。為避免視覺疲勞,電視劇中刪減了不少戰爭故事,它們純粹是旁白或主要角色對話中帶過,如曹操滅青州黃巾、孫堅攻劉表,袁紹滅公孫瓚等無關主線的戰爭。

長達84集的電視劇要是全部以權謀、戰爭等方式敘事,未免顯得得過於單調。編劇增加了大量的彩蛋。除了像小說一樣引用大量詩詞以外,穀建芬和王健兩位老師為電視劇製作了大量經典插曲。這些插曲出現於重要角色的重要場合,對於劇情表達具有重要作用。劉備有第1集桃園結義插曲《這一拜》、29集攜民渡江插曲《民得平安天下安》、43集娶親插曲《子夜四時歌》,最後一首還特意用了吳普女聲;呂布有第3集赤兔馬之歌《烈火雄風》;趙雲有第30集長阪坡單騎救主插曲《當陽常誌此心丹》。諸葛亮有第27集的《有為歌/臥龍吟》、第77集星落五丈原插曲《哭諸葛》。這些插曲不但起到了烘托氣氛功能,更成為電視劇敘述英雄人物生平的另一種方式。伴隨著電視插曲,一個個英雄出場又離去,“浪花淘盡英雄”的感覺就這麼被表達出來了。

網友整理的《三國演義》歌曲曲目

234年,諸葛亮離開曆史舞台,其實距離三分歸晉還有46年時間。隨著這個英雄逝去, 作者已經是興味索然,下面的書也只剩16回,草草結束。為避免觀眾失去觀看興趣,編劇把最後7集中的6集集中給了薑維。最後一集中,鄧艾偷渡陰平成功,後主劉禪投降。薑維為了不負恩師所托,利用假投降之計,成功地誘騙鍾會坑害鄧艾、起兵反魏。最終事情敗露,鍾會、鄧艾都被魏國監軍衛瓘殺滅;薑維自盡,一代將星就此隕落。原著中憤怒的魏兵急於報仇,便剖開了薑維的腹部,見其膽大如雞卵。電視劇為了表示對英雄的尊重,沒有拍攝這些畫面,代之以一段衛瓘向薑維致敬的話:“蜀國之滅,絕非將軍之罪。實是後主無道而致啊。”

最後一集結束後,導演並沒有照例使用毛阿敏演唱的片尾曲《曆史的天空》,而是使用了《滾滾長江東逝水》。只有看完全書,才懂此詞的意境。同樣地,看完全劇,再聽此曲,才能理解毛宗崗父子為何以此詞來概括全書故事。這首明白如話的卷首詞作為主題歌詞,同影視畫面鮮活的人物形象結合,既忠於原著,又深化了主題,達到了高超的藝術效果。隨著薑維姓名在末集演員表中劃過,“浪花淘盡英雄”的悲涼感油然而生。

最後的名將

片尾曲《曆史的天空》是一首蕩氣迴腸、婉轉低回的歌曲。如果說,片頭曲“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是讓人豁達的話,片尾曲則充滿了對英雄的思念和敬仰,“暗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爭鳴,眼前飛揚著一個個鮮活的面容,湮沒了黃塵故道,荒蕪了烽火邊城,歲月啊你帶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長江有意化作淚,長江有情起歌聲”,這首片尾曲與片頭曲遙相呼應,使曆史劇得到在現實意義上的昇華。正因為人間有一股英雄氣,中華文明才能在幾經興衰後,繼續馳騁縱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