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之二美國人支援拆分亞馬遜和Google等科技巨頭
2019年09月20日04:35

  原標題:三分之二美國人支援拆分亞馬遜和Google等科技巨頭

  美國人高度支援拆分大科技公司,尤其是這可能意味著亞馬遜和Google等公司將無法再把有利於他們賺錢的搜索結果排在最前面。

  Vox報導稱,三分之二的美國人都支援以取消近期的併購的方法來拆分大科技公司,比如Facebook對Instagram的收購——希望藉此來確保未來能夠有更充分的競爭。

  這些大科技公司還有一個問題激起了甚至更多美國人的共鳴,即每十個受調查者當中有七個都表示,如果這些公司在對內容排序時是以自己是否賺錢為根據,那麼拆分就是個很好的主意。具體來說,如果你在亞馬遜上搜索“手提箱”,那麼首先出現在你面前的極可能是亞馬遜自家的AmazonBasics產品,而非其他品牌。

  這一調查是美國智庫Data for Progress與YouGov Blue合作發起的,Vox得到了獨家報導權。

  調查對象覆蓋了不同年齡層、不同教育程度、不同民族和種族,以及不同政治立場的廣大人群。

  從政治角度來看,不管是何種政治立場的人,都對拆分大科技公司表示了支援的態度。調查甚至發現,在極左翼和極右翼兩端,人們拆分大科技公司的熱情反而來得更高。

  在自認為是高度自由派的美國人當中有42%,自認為高度保守派的人當中有40%都強烈支援拆分大科技公司,以強化競爭,而在一般性自由派和保守派人群當中,持相同觀點的人比例也都在30%上下。(政治立場不那麼明確的人當中,對這一理念的支援相對沒有那麼強烈。)單就內容層面而論,高度自由派和高度保守派當中支援拆分大科技公司者的佔比還會進一步提升到56%和47%。

  這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值得驚奇的,事實就是,大科技公司現在已經成為了代表多方立場的幾乎全體政治家的眾矢之的。只不過,不管是國會議員,還是普羅大眾,大家在談論拆分大科技公司時,對於具體的做法也許還沒有想清楚。除了壟斷之外,還有安全和隱私權等問題,總之,該如何解決大科技公司帶來的問題,具體的應對方案目前還處在醞釀的早期。

  9月11日至13日期間,YouGov通過網絡對1280名自我確認身份的選民進行了這次調查。

  近期,這些大科技公司已經成為了眾目所矚,受到了來自幾乎每一個方向的詳細審查。

  7月間,司法部宣佈要進行一場全面的反壟斷評估,雖然他們並未披露調查的準確覆蓋名單,但是明言了Facebook、Google和亞馬遜全都在列。官員們表示將通過評估來確認“這些市場領先的線上平台是否已經獲得了市場權力,是如何獲得的,以及他們是否存在削弱競爭、阻礙創新或其他損害消費者利益的實際行動”。

  聯邦貿易委員會目前也在就反壟斷問題對Facebook展開調查。今年夏季,委員會剛剛就侵犯用戶隱私權問題對Facebook課以50億美元罰款——這也是劍橋分析醜聞的餘波之一。本月早些時候,委員會又對Google旗下YouTube課以1.7億美元罰款,理由為侵犯了兒童隱私權。(需要指出的是,相對於這些公司的營收和盈利規模,這些罰款額度多少有點不痛不癢的感覺。)

  除了這些聯邦執行機構之外,來自兩黨的其他政治家和政府官員們也在嚴厲批評這些大科技公司。

  在左翼,馬薩諸塞州民主黨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公開呼籲拆分Facebook、Google、亞馬遜和Apple。佛蒙特州獨立派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多次嚴厲抨擊亞馬遜,還批評Facebook和Google破壞了地方媒體,稱自己“絕對”想要拆分這些大科技公司。至於明尼蘇達州民主黨參議員克羅布徹(Amy Klobuchar),更是這些公司長年的批評者。

  在右翼,密蘇里州共和黨參議員豪利(Josh Hawley)已經將自己定位成了反抗大科技公司的十字軍戰士。他在這方面提出過多份立法動議,其中一份想要剝奪科技公司在用戶上傳內容方面的相關權益保護,另外一份想要將社交媒體平台的每天登錄時間控製在30分鍾以內。得克薩斯州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和其他一些政治家則一直在指責大科技公司存在政治傾向性。

  在州的層面,全美的總檢察長們已經發起了跨黨派的聯合行動,宣佈對Facebook和Google展開調查。

  Vox今年早些時候曾經有專門報導深度研究過當前呼籲拆分大科技公司的潮流,以及這潮流為何在此時出現。報導指出,相當時間內,大科技公司“飛速前進,打破一切”時,反壟斷監管部門都在一邊沉睡,直至這些大公司的作為發展到很過分的地步。Facebook並沒有與Instagram、WhatsApp展開競爭,而是直接收購了他們。Google則將自己的餐廳點評排列在Yelp的專業內容前面。報導寫道:

  “除開這些經濟和法律細節之外,圍繞著大科技公司的文化意義,還有一場更大的衝突和鬥爭。相當時期以來,科技企業家都被看作是商業世界當中的‘好孩子’——尤其是在和華爾街銀行家們相比的時候,於是受到歡迎和鼓勵。

  那時,批評意見往往都缺少具體的法律問題細節,只是出於一種普通感覺,即這個世界上最有錢的那些大公司(也包括擁有這些公司的億萬富翁們)往往正是問題的一部分。與此同時,反壟斷法規作為一種武器,對他們又不適用,這些法規都是為了處理過去幾十年間人們曾經擔心的問題而創建的,除了一小部分外,基本上無法覆蓋當代科技巨頭們的問題。”

  看來這一次,壓抑已久的反彈爆發之後,大科技公司們已經無處可逃了,因為多數美國人已經達成了必須採取某種行動的共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