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走進中小學做科普,他們都講了啥?
2019年09月20日14:10

原標題:科學家走進中小學做科普,他們都講了啥?

9月至10月,中國科學院各領域專家、平均年齡為68歲的中國科學院老科學家科普演講團將走進學校,為中小學生帶來科普報告。

新京報快訊(記者 張璐)“同學們要開地理課了!今天我用植被作為入門,給大家講講如何學好地理課。”近日,78歲的森林生態學家趙士洞來到北京市中關村中學,為初一學生帶來講座《中國植被的類型、分佈及保育》,同時也拉開了“科學,您好”科學課堂的序幕。

新京報記者從中國科學院科學教育聯盟獲悉,“科學,您好”科學課堂是為獻禮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中國科學院建院70週年而舉辦的公益活動。9月至10月,中國科學院各領域專家、平均年齡為68歲的中國科學院老科學家科普演講團將走進學校,為中小學生帶來科普報告,內容涉及數學、物理、化學、天文、地理、生物、電子信息等多學科領域,通過通俗、有趣的科學內容,激發青少年的科學夢想,培養青少年鍥而不捨的科學精神。

活動計劃在北京、南京、成都、內蒙古庫倫旗等地同時開展,惠及16所中小學校,不僅為一線城市的學生帶來科教知識,更依靠中科院科普資源優勢,助力科教幫扶工作。

學生對天文學熱情高 教授課後“開小灶”

外星人是否到訪過地球?我們要不要和他們打交道?在芳草地國際學校遠洋小學,北京師範大學天文系教授何香濤帶來的講座《尋找另外一個地球和外星人》,解答了這些疑問。

天文學絕對是科普中的熱門學科,當天的課堂座無虛席,學生們聚精會神,在科學家的帶領下探尋宇宙奧妙。隨著何香濤放出數張UFO不明飛行物的照片,小學生們的“哇”聲此起彼伏。大家興致很高,經常你一言我一語就教授講授的知識探討起來。

“我看大家熱情很高,再多講一些吧。”一個小時的講座很快就結束了,看著孩子們意猶未盡的樣子,何香濤又開起“小灶”,分享了半人馬座比鄰星和質子火箭的知識。

在講座結束後的互動環節,學生們也很踴躍,提出了很多“腦洞大開”的問題。儘管整堂課何香濤的聲音數次被孩子們的探討聲“淹沒”,但他表示,小孩子活躍其實是好事兒,他們討論說明正在思考,有很強的求知慾。

“讓科學家來給小學生講課,這種方式很新穎,很受老師和同學的歡迎。由於場地面積的原因,今天只來了四個班級的同學,我們打算下週播放演講錄像,讓孩子們都能感受到科學家授課的魅力。”芳草地國際學校遠洋小學天文老師陳京說,學校本身有天文校本課程,但何教授的授課資源更豐富,PPT中有一些精挑細選的圖片和視頻是用專業儀器拍攝的,在網上沒有見過。“我全程聽了講座,他授課的角度、理解的前瞻性都讓我有很多思考。天文知識時效性很重要,今後在教學中,我也會引入一些更加前沿的知識。”陳京說道。

“這堂課讓我收穫了很多知識,比如火星可能是地球附近行星里最適合人類生存的星球。”學生張佳盈說,講座激發了她對天文的學習熱情,希望將來能用望遠鏡觀察更多天體。

在芳草地國際學校遠洋小學,北京師範大學天文系教授何香濤帶來《尋找另外一個地球和外星人》講座。攝影/新京報記者 吳寧

78歲老科學家全程站立演講 講述科學精神

在此次的活動中,不少專家年過半百,他們來自成立了22年的老科學家科普演講團。據團長白武明介紹,演講團共有62位成員,平均年齡68歲,最年長的團員是今年92歲的天文學家李競,他在90歲高齡的時候還在樂此不疲地做演講。團員中還有來自英國的教授,由於常年生活在中國,說了一口非常流利的漢語。

每年,老科學家們來到全國各地,面對面做科普,他們的“聽眾”不僅有學生,還包括居民、公務員、解放軍戰士。“我們每年能講3600場報告,去年演講最多的團員自己就講了230多場。全國有2800多個縣,我們已經去過了1800多個。”談到老科學家的科普足跡,白武明如數家珍。

雖然老科學家年事已高,但仍然非常敬業。在北京市中關村中學,78歲的森林生態學家趙士洞全程站立,用一個多小時的演講,帶領同學們把中國從東到西“遊覽”了一遍。“一個小時不可能傳遞太多具體的知識,我更在意的是要提高他們的興趣,啟迪孩子們熱愛自然、多鑽研。”

78歲的森林生態學家趙士洞來到北京市中關村中學,全程站立一個多小時為學生們演講。攝影/新京報記者 張璐

為了更好和中小學生溝通,趙士洞特意熟悉了中小學教材。“和我有關係的是小學自然課和中學地理課,正好我的孫子也是這個年齡段,所以我要講什麼都先跟他溝通一下,看他能不能聽懂、感不感興趣。”趙士洞說,他還要用孩子們熟悉的語言傳達信息,深入淺出,不能像給研究生上課一樣,用太多學術名詞。

擔心光講植被,學生會覺得乏味單調,趙士洞還穿插了動物的知識,因為孩子對動物更感興趣。“當年由於過度砍伐,闊葉紅鬆林面積大幅度減少,東北虎和遠東豹沒有棲息地,都跑到俄羅斯去了。如今我國重視自然保護工作,虎和豹又回國了。”他告訴同學們,中國還建設了東北虎豹國家公園。

同時,趙士洞也給孩子們講述了科學家的精神,“當年我的老師、知名的林學家王戰先生發現了水杉,這些過程我也講給孩子們聽,讓他們明白所有成就都要起步於足下。”他叮囑孩子們,學好地理課要多看地圖,“牆上要掛地圖,而不是明星海報。”

何香濤也精心準備了多個課件,緊跟目前最前沿的天文題材,比如根據熱門科幻電影製作的《地球為什麼要流浪》、《星際穿越能實現麼?》、《霍金與黑洞》等等。為了引起孩子們的注意,他讓研究生幫忙,收集了大量的圖片素材。“現在孩子課外閱讀較多、知識面豐富,我提的很多問題他們都知道答案。所以我也會注意更新課件內容,讓他們瞭解天文最新的發展和發現。

對話:核物理專家陳賀能

“科普要講科學思維和科學方法”

新京報:您如何看待科學家進入中小學做科普?

陳賀能:現在的教育製度讓老師更注重灌輸書本知識,多做習題,有的忽視了方法的培養。未來年輕人要搞創新,離不開科學方法。科學家科普不僅要講知識,也要講方法,讓孩子瞭解科學家是怎麼工作的,瞭解科學精神和科學方法,鼓勵他們像科學家一樣細心觀察世界、大膽想像。我舉了很多例子,弗萊明發現青黴素、達爾文提出自然選擇都離不開細心觀察和深入思考。

新京報:此次活動中,您去哪所學校講了哪些內容?

陳賀能:這次我去了中關村四小和河北保定龍泉關學校。龍泉關學校位於縣城,學生們獲得科學知識的渠道不多,我講了兩個鍾頭,更多講的是現在科學家在做什麼工作,提出問題,引發他們思考。比如人口學家說2050年世界人口達到97億,那糧食夠不夠?我就會講袁隆平正在研究海水稻(耐鹽堿水稻),從吃穿住行的方面告訴他們科學有多重要。孩子們的反響還不錯。

新京報:您如何準備課件?

陳賀能:我現在退休了,時間比較多。我會大量瀏覽科學類期刊,從論文中挑選一些適合科普的例子。比如科學家為何在這個方面有研究,他是怎麼研究的,研究有什麼意義。

新京報:您對科學普及有何建議?

陳賀能:科普很重要,能提高中國人的基本素養,近幾年科學普及的形勢越來越好。公眾在書本和媒體上可以獲取前沿的科學知識,我們這些幹過科學技術的人當面去科普,分享科學思維也是很必要的。

目前,大城市的孩子眼界寬、知識面更廣,縣城和農村的孩子在這方面稍有欠缺,我建議加大偏遠地區的科普力度。另外,我建議科普更多向公務員普及,讓他們瞭解前沿的科學知識,比如瞭解5G的發展,以便更好作出決策,助力城市發展,為百姓服務。

新京報記者 張璐 協作記者 吳寧 陳超

編輯 樊一婧 校對 李世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