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偶爾劃亮天空而他們永遠熠熠生輝
2019年09月20日03:16

原標題:流星偶爾劃亮天空而他們永遠熠熠生輝

  袁隆平榮獲“共和國勳章”當天,他還在試驗田里,查看“第三代雜交水稻”製種情況。這再次把這位科學家“網紅”頂上熱搜。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之際,42位模範人物被首次集中授予國家勳章和國家榮譽稱號。在這份名單中,我們很容易找到像袁隆平一樣的老科學家、老文藝家。他們是立德立言、無問西東的“大先生”。許多“大先生”的名字早已家喻戶曉,成為在不同領域激勵後來者向前的“明星”,也有老科學家長期在秘密戰線研製“大國重器”,如今收穫這份理應獲得的榮譽。

  相信很多人在孩提時代,都會被老師和長輩問到這樣的問題:長大以後想做什麼。當時,想成為一名科學家,大概是最常見的答案。然後,隨著大家的成長,這樣的回答似乎慢慢失去了底氣,也逐漸湮沒於價值觀多元、奮鬥方向各異的人生選擇中。

  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成為科研事業、文化事業的尖端人物。曆數國家勳章和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的豐功偉績,更多的人只能“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不管在什麼樣的崗位上,榜樣的力量,總是給人無窮的價值觀啟迪,而這,才是人們敬仰這些“大先生”所產生的最大的意義。

  在這個“網紅”輩出,娛樂明星成為青少年競相追逐的偶像的年代,營造推崇“大先生”的社會氛圍,其教育意義遠超比誰“紅”的層面。有人說,年輕人追什麼星,應該好好地追一下科學家。但我認為,將科學家與娛樂明星的影響力放在同一層面比較,本身就是價值標尺的混淆。沒錯,作為科研、文化領域的“網紅”,他們受到更多的敬仰當之無愧,可是他們對人們行動的激勵、精神的支撐,又遠遠超越“追星”“打榜”這種娛樂工業打造的狂歡。再火的娛樂偶像,都會隨著時間的消逝遁入曆史的雲煙;而那些改變人類命運的“大先生”,終將屹立於文明史的巔峰,為所有人所銘記。如果說娛樂明星是偶爾劃過天空的流星,那麼“大先生”們就是永遠熠熠生輝的恒星。

  42位模範人物被集中授予國家勳章和國家榮譽稱號,再次印證了個人價值的實現,與國家的發展、民族的複興是同頻共振的。有一句話說得好,祖國終將選擇那些選擇祖國的人。無論從事什麼事業,拋開一時的得失,以追求人類幸福和國家富強為最高的宗旨,最終帶來的獲得感和成就感是蠅營狗苟之徒無法比擬的,而他個人也能因此找到更完滿的生活。

  在娛樂造星活動中,很多偶像和明星是“包裝”出來的。而真正的精神榜樣,往往以洗盡鉛華的“素顏”面向世人,在平凡中見證篳路藍縷的創業、櫛風沐雨的奔波。我們也要看到,這些備受人們尊奉的“大先生”,也是日常生活中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有歡喜,有憂愁,更有平常人都會遭遇的挫折與困頓。推崇他們的事蹟與精神,不是將其編進神話,而要讓更多人體會到偉大功績基礎上的一分實事求是。

  袁隆平就是一位立足於實事求是的科學家。他多次向前來採訪的媒體強調,報導不要擺拍,不要弄虛作假。當某種“超級水稻”出現一定減產的情形時,他曾站出來回應質疑說:這個品種推廣這麼多年,有可能退化,如果生產上不注意,在氣候特殊的年份,是可能出問題的,這次出了點小問題,不能說超級水稻都有問題。這種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直面問題,也區分真問題與假問題的勇氣,才是真正的科學精神。

  在這些“大先生”的事蹟中,我們還要體會傳承的力量。敦煌研究院原院長樊錦詩是此次被授予的唯一一位“文物保護傑出貢獻者”。敦煌莫高窟等敦煌文物得到妥善保護,成為古代石窟藝術保存的典範,離不開文物工作者的嘔心瀝血。從“敦煌之神”常書鴻,到“敦煌的女兒”樊錦詩,再到一批又一批有誌於文保事業、奔赴西北荒漠的年輕人,他們勾勒薪火相傳的曆史脈絡,守護住無法割捨的文化之源。

  人們珍惜當下,是為了不讓曆史留下遺憾;人們崇奉榜樣,是為了在未來延續使命與榮光。漫天群星的璀璨,不在於劃過天空時的片刻輝煌,而在於那種永恒的、把發光發熱作為畢生使命的堅守。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曆史時刻”,這些“曆史時刻”可能被無數個平庸而閑暇的時光籠罩,變得模糊不清,在曆史的機遇期找準方向,衝出迷霧,同樣是榜樣給予人們的重要啟示。

王鍾的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9月20日 05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