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周琦改成波蘭籍,是情緒走火也是詞條編輯權濫用
2019年09月20日15:52

原標題:把周琦改成波蘭籍,是情緒走火也是詞條編輯權濫用

將周琦百科詞條改成“波蘭球員”,只關乎泄憤式抹黑,無關理性表達。

▲網頁截圖

眼下的周琦,的確是處在“琦難無比”的境地:由於在今年男籃世界盃上發揮欠佳,加上在對陣波蘭的小組賽中出現關鍵性失誤,他招來了一大波黑粉。這些黑粉不只拿他造詞開涮,還在國內最大的百科詞條上黑了他一把——將他的詞條改成了“波蘭籃球運動員”,意即嘲諷他是波蘭隊“臥底”。

而據澎湃新聞報導,就在9月19日中午,有網友發現,周琦的百科詞條被平台鎖定,只能由官方進行修改。一時間,該消息上了微博熱搜,周琦也成了男籃史上首位詞條被鎖定的運動員。

涉事平台採取的“藍氏禁改術”式操作,對周琦自然是種保護。周琦眼下被黑得太慘:如果說,拿他改編出“出琦止勝”“琦糊難下”“莫名琦妙”等成語,還是失落疊著失落後的宣泄性澆塊壘,那將其百科詞條改成波蘭籍,有些過了。此舉顯然溢出了起於激憤止於理性的“吐槽”範疇,成了泄憤與攻訐。

這既是對籃球這項運動團隊配合高要求的罔顧,也是對百科詞條編輯權的濫用。

就籃球層面看,周琦這次世界盃之旅,的確沒擔起中國男籃新頂樑柱的期待,也證明了他離世界級球星還有差距,擔責不冤。但將所有問題遷怒於周琦,認為是他的“臥底”表現毀了全局,繼而讓他一人背鍋,顯然失之偏頗。

▲新京報記者吳江攝。

往小了說,發邊線球對發球者視線手感、場上整體調度、隊員無球跑動,都有很高的要求;往大了說,中國男籃接連失利,輸在了技不如人上,而技不如人的關鍵在於“積澱不夠”,這可溯因至之前的體教融合不夠、人才斷層等深層癥結上,輸球只是問題積重後的必然。

所以姚明掌舵籃協後,也啟動了許多改革舉措,如CBA聯賽擴軍,完善CBA選秀機製,推行紅藍隊“雙國家隊”製度,推廣“小籃球”推廣及U12小球員比賽等,旨在革弊布新。在此背景下,急著用“波蘭梗”棒殺周琦,改變不了賽果,不如在抱有耐心的基礎上力促改革。籃球改革之事,“再楠也絕不能放琦”。

而利用對百科詞條的編輯權對周琦身份加以篡改,以顯羞辱之意,本質上,也是往公共資訊“內容池”里注入一瓢“汙水”。當這樣無節製的“開黑”成了詞條編輯常見做法,那弊害不容小覷:很多人想通過百科獲取信息時,獲取的或許是被汙染的信息。

網絡百科通常具有雙重屬性:UGC社區;知識檢索工具。如今的中文百科,最早都是對標國外的維基百科。而維基百科就是互聯網學者約查·本克勒說的“共同對等生產(也叫群體價值的非市場化創造)”的範例,是網友基於趣緣聚合協作的信息生產平台,其“參與、平等、開放、協作”的特點跟知識生產權力高度集中的傳統模式相悖,也實現了信息供給的權限下移。

按理想化設計,在信息交互補充、相互糾偏的無影燈效應下,網絡百科能以“自淨功效”對衝有些錯誤信息,何況有些百科平台是用“UGC+PGC(用戶與專家共同生成內容)”雙核驅動確保內容可靠度、權威度。

可從此次事件看,當編輯者被情緒左右,而寬鬆審核又“網開一面”時,詞條被“蓋歪樓”也就會來得更容易。考慮到有些平台已成使用頻率最高的大眾化知識檢索工具,“詞條汙染”的危害更該警惕。

▲網友篡改後的周琦百科詞條。

此次周琦的詞條被亂改,無疑暴露了平台自淨機製在某些情境下的失靈,這沒準會誤導部分人,也損害這類知識平台的“權威性”。此事中,平台鎖定周琦詞條,是用官方干預矯正現有機製之偏,也是一次平台公信力“止損”。

說到底,挾“百科詞條編輯權”黑周琦,連其國籍都改了,恨不能將其置於難以回頭之地,是被“惡意”洪水衝潰了理性之堤的結果。比起這類“惡搞”,讓體育歸體育、遵守基本的“不編造不訛傳”規則,才是一個球迷的自我修養。

而對這起名人詞條被亂改的鬧劇,平台方也有必要盡到主體責任,用必要的補漏性機製設計,防範UGC模式豐富內容生態的“另一面”——捏造虛假信息,拉低信息質量。

□佘宗明(媒體人)

編輯 陳靜 校對 劉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