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我的祖國”
2019年09月20日03:17

原標題:“我愛你,我的祖國”

  “朋友!中國是生育我們的母親。你們覺得這位母親可愛嗎?我想你們是和我一樣的見解,都覺得這位母親是蠻可愛蠻可愛的……”

  9月4日,未名湖畔,一些北京大學學生晨讀聲朗朗,用方誌敏的《可愛的中國》、李大釗的《青春》、梁啟超的《少年中國說》等文章經典選段喚醒了新的一天,也通過與先哲的對話向祖國告白。漸漸地,越來越多的學生加入晨讀的隊伍,告白也更加響亮。

  近日,在北京、上海、湖北、海南、雲南、西藏等全國2900多所高校,3800多萬大學生紛紛以自己的方式,獻禮新中國成立70週年:一場音樂會、一次大合唱、一台話劇演出、一個微電影……

  “告白祖國”,已成為高校的“新時尚”,也奏響了青春“最強音”。

各自亮“絕活兒”“花樣”告白祖國

  如何向祖國告白?各高校師生積極“出謀劃策”,亮出了各自的“絕活兒”。

  入學兩週,西安電子科技大學100多名2019級新生不僅完成軍事訓練任務,還排演出一場交響合唱音樂會《長征組歌》。9月6日晚8點,該校5000餘名學生觀看了這場演出,不少學生在演出時一邊搖著手機上的“手電筒”,一邊跟著合唱團大聲唱。

  “同學們都是帶著感情在唱,帶著敬意在唱,唱出了紅軍戰士‘不怕難’的鋼鐵意誌和革命樂觀主義精神,唱出了到吳起鎮‘鑼鼓響秧歌起,黃河唱長城喜’的喜悅。”該校學生王一鳴告訴記者,作為本次音樂會參演人員之一,連續兩週高強度排練的辛苦已煙消雲散,只剩下開心和自豪。

  在今年武漢大學本科生開學典禮上,7200多位新生揮舞著手中的國旗,深情合唱《我和我的祖國》《歌唱祖國》。新生們莊重地傳遞巨幅國旗,齊聲喊出“祝偉大的祖國繁榮昌盛”,不少學生熱淚盈眶;華東理工大學學生自主策劃、拍攝微電影《用心愛 勇敢說——華理青年Rap說愛國》,喊出了“用心愛,勇敢說,我愛您,祖國”的真誠告白;首都大學生自編自創《破曉》《曙光》《為有犧牲多壯誌》《向祖國報告》等作品,以詩歌誦讀向祖國致敬!

  在一堂堂精心準備的課堂和宣講中、一次次青春激揚的歌舞快閃中、一幅幅禮讚祖國的畫作書信中……高校學子以自己的方式抒發著對祖國的熱愛之情,有的用視頻,有的用歌聲,或者什麼都不用,只需大聲喊出來。

  一如在南開大學今年研究生開學典禮上,2019年“最美大學生”阿斯哈爾·努爾太帶領全場新生重新喊出了張伯苓老校長曾發出的“愛國三問”——“你是中國人嗎?”“是!”全體新生的回答響亮且堅定。“你愛中國嗎?”“愛!”“你願意中國好嗎?”“願祖國繁榮富強!”

感觸祖國脈搏 講述中國故事

  告白祖國不僅僅是說出來而已。在南海島礁海域,在彩雲之南,在長三角地區……廣大高校學生在神州大地上與祖國同行,切身感受祖國跳動的脈搏、蓬勃的生命力。

  上海市60所高校的10萬多名大學生,聚焦“看偉大成就、講中國故事、展青春風采、做時代英才、悟成才之道”主題,奔赴全國30個省份開展了近萬個實踐項目;江西省高校共有6000多名大學生組成278支暑期文明實踐誌願服務分隊,開展了脫貧攻堅、鄉村振興、生態文明建設等主題實踐活動。

  來自東南大學人文學院的00後學生肖媛媛主動參與到江蘇省委黨史工作辦公室開展的撰寫雨花英烈傳記活動中。最初,肖媛媛及其所在團隊手裡只有省黨工史辦發放的不到3000字的人物小傳,他們的目標是完成3本共計30萬字的傳記創作。

  前期的文獻檢索猶如大海撈針,肖媛媛及其所在團隊只能在浩如煙海的資料中挖掘烈士足跡,並一一走訪各地的檔案館、紀念館和烈士曾工作學習的地方,足跡遍佈長三角地區。遺憾的是,很多烈士居住、學習、工作過的地方早已不存在。“我們常說,忘記了曆史就意味著背叛。如果我們再不行動起來,終有一天,烈士們的名字和事蹟將隨風飄散,曆史上將失去一截挺得筆直的脊樑骨。”她說。

  隨著一個個珍貴史料被發掘,烈士的光輝歲月也一筆筆被勾勒出來。目前,肖媛媛及其實踐團隊已基本完成鄧定海烈士傳記,楊振鐸和李濟平烈士傳記也已完成大部分章節,即將出版。“烈士的光輝不會消散,他們就如同天上的群星般光芒璀璨,等待後人追隨著熠熠星光繼續完成未竟的事業。”肖媛媛說。

  9月9日下午,肖媛媛在“青春告白祖國——東南大學學生思政課開講啦”活動上與300多名師生分享了這一故事。她希望,“當代青年自當銘記英烈精神,勇擔民族複興的曆史大任”。

  江西師範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2017級碩士生趙靈飛則從家鄉安徽亳州的一點一滴說起,從麥田說到取消農業稅、精準扶貧等惠民政策,從“傻子瓜子”說到民營經濟發展,展現了家鄉在這20年里從破舊鄉村到高樓林立的巨大變化,用最真切的案例和最真摯的情感講出了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只有社會主義才能發展中國的樸素道理,引起同學共鳴。

與祖國同行 用奮鬥獻禮祖國

  告白祖國,更多的高校師生正用實際行動詮釋著“愛國”。

  在同濟大學,就有一支“能征善戰”的年輕團隊——鄉村振興研習社。這支團隊由兩名80後教師帶領、120多名90後組成。為走進真實的鄉土中國,為鄉村振興提供數據支撐,自去年4月成立至今,鄉村振興研習社先後有23支實踐團隊分赴浙江、福建、雲南、四川等地18個縣市100餘個鄉村進行田野調查。

  相較於城市,鄉村如同“數據荒漠”,因此調研每次都至少持續一週。“每次調研都基本是在最熱或最冷的時候進行,所以大家不是滿頭大汗就是瑟瑟發抖。”同濟大學鄉村振興研習社社員、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城鄉規劃專業95後學生徐浩文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他們往往一天調研要做幾十次訪談,光是音頻、視頻資料就占滿了整個硬盤。

  但正是他們從泥土中挖出的第一手數據、鮮活的案例和資料、幾百份熬夜錄入數據庫的問卷構成了至關重要的鄉村基礎資料彙編,逐步建立起類型豐富、模式多樣的案例庫,為描繪鄉村產業振興模式的代際圖譜總結了規律,也為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提供了借鑒和參考。

  在調研過程中,徐浩文也欣喜地發現,越來越多的村莊開始修繕、改造村內廢棄的房屋、社區中心、老年活動室等,更多的年輕人願意回到鄉村創業,“這也給了我們很大的鼓舞,我很慶幸自己可以參與並見證祖國的鄉村振興事業”。

  有人奔波在鄉土,也有人奮戰在海域。在上海大學,“精海”無人艇團隊通過自主研發的無人艇,完成了在南極、東海、南海島礁海域、長江口等地的海洋測繪、環境監測、水下考古等多項任務。

  回想起在“精海”無人艇的自主布放回收項目,上海大學機械電子工程專業研究生徐海彬認為“可以說是一波三折”:設備在寄送快遞過程中遭到損壞,由逆波順波引起的無人艇速度控製問題、圖像傳輸延時以至於無法對接等問題又讓他們“垂頭喪氣”。但他相信,“對海洋強國的追求激勵著我們必須打起精神來,因為我們深知不能在最後關頭再被這些困難打倒”。

  於是,吃著船廠的大鍋飯,頂著6月、7月的高溫,忍受著工廠里機器的轟鳴聲和車間內的刺鼻氣味,徐海彬與其他3名同學一起完成了任務,一個個曬得黝黑,“但我們每個人內心都是無比的充實。”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孫慶玲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9月20日 02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